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45章 玄云峰
    同样是炼云山深处!

    两道银袍身影分进合击,将一头巨大的脉妖给击杀当场,然后从一个山洞之中找到一株磨盘大小的灵芝,脸上都不由露出满意的笑容。

    “师兄,咱们的任务,看起来很快就能完成了!”

    这两位自然就是天雷谷的两大雷子,徐长归和陆章了,其中说话的是后者,听得他声音之中的兴奋,看来这半个月时间以来在这炼云山中收获不小。

    作为天雷谷出来的妖孽天才,徐长归和陆章又是地阶低级的炼脉师,自有他们一套寻找天材地宝的方法,比起普通的炼脉师来,寻找药材的速度无疑要快上许多。

    “不知道云笑那小子,已经找到多少药材了?”

    徐长归说着这话的时候,口气有些恨恨,看来他对于在交易会上被云笑给落了面子的事情,还有些耿耿于怀啊。

    “我听说那小子根本没有什么背景,就是手段诡异了一点,在寻找药材这一点上,肯定是比不上咱们师兄弟的!”

    陆章脸色也略有些阴沉,而当他这话出口后,忽然看到身旁的师兄竖起了耳朵,似乎是在听着洞外的动静。

    “哈哈,看来姚护法已经找到我们了,这一次,我看云笑那小子还能翻起什么浪花?”

    当回过头来的徐长归,看到一个同样身穿银袍的中年人走进洞内的时候,不由仰头大笑了两声,声音之中,充斥着一抹极度的兴奋。

    …………

    近万名炼脉师在炼云山中的动静,云笑自然是不可能一一知晓,更不知道危险来临,他只知道这半个月时间过去,自己才仅仅寻找到了三种药材,离那完成任务的十种,还差得很远呢。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云笑倒是和很多强横的脉妖战斗过无数次,也抢到了许多的天材地宝,甚至不乏达到地阶中级的珍贵药材,但就是没有卷轴之上的任何一种。

    如此将云笑的心神都弄得有些烦躁了,他见识眼光是有的,炼脉之术也名列前茅,如果最后输在了运气之上,那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嗖!

    这一日清晨,一道粗衣身影翻身而起,隐于了一株大树之上,紧接着从树下就经过了一群气息不弱的修者,口中还在议论着什么。

    “喂,听说了吗?好像很多实力不俗的参赛者,都在往‘玄云峰’那边赶,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个我也听说了,好像那些卷轴上的药材,很多都在玄云峰!”

    “冷兄,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玄云峰上虽然有很多卷轴上的药材,但想要得到,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宇文老弟,看起来你知道一些内情,能不能和我们说说?”

    “说说倒是没有什么,那玄云峰上啊,据说有一只八阶高级的凶妖,那些罕见的药材,就是被他搜刮去的!”

    “……”

    下边一群人走得并不是太快,让得很多议论之声都被树上的云笑给听了去,他正愁找不到一个正确的方向呢,现在总算是有一个目标了。

    “八阶高级的脉妖么?”

    至于下方众人所说的那只强横凶妖,云笑倒是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脉妖一般来说是没有纳腰的,想要得到那些药材,也并不是非得和脉妖战个你死我活,有的时候,取巧也是一种方法。

    当下云笑从大树之上跃下,然后轻手轻脚地跟在那一群人的后方不远处,看起来那群人虽然对八阶高级的凶妖极为忌惮,却依旧打着主意要去碰一碰运气。

    毕竟这个消息已经传开,到时候说不定很多人都会赶往那玄云峰,一旦大战一起,说不定他们这些旁边看热闹之人,都能幸运地分一杯羹。

    只是云笑不知道的是,在那玄云峰上,除了那只强横的八阶高级凶妖之外,或许还有其他一些危险在等着他,一切,都将在不久之后见得分晓。

    …………

    炼云山深处,玄云峰下!

    炼云山乃是一片延绵数万里的庞大山脉,其中自然会有许多高耸入云的山峰,其中这玄云峰就是比较出名的一座。

    而这几日的玄云峰,忽然变得热闹了起来,一切都因为那个消息,因为只有获得卷轴之上的十种药材,才能通过这炼云山弟子选拔的第一轮。

    那些药材颇为难寻,像云笑这等眼力,二十多天的时间也才寻到了三种,更不要说那些其他低阶的炼脉师了,所以他们都想来这玄云峰碰碰运气。

    毕竟口口相传之下,玄云峰八阶高级凶妖搜刮诸多药材的事情已经传开了,要是运气好一点,也并不是没有一点的机会。

    然而当某几个联袂而来的炼脉师,刚刚走到玄云峰入山口的时候,却是被前方十数名气息不俗的修者给拦下了。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进玄云峰?”

    被拦下的其中一人,实力已经达到了寻气境的中期,炼脉之术更是隐隐有突破到地阶低级的迹象,眼见被拦,当即脸色阴沉地问声出口,口气之中,充斥着极度的不满。

    “哼,为什么?你们这些连地阶低级炼脉师都没有达到的蝼蚁,也想通过这第一轮,想得未免也太多了点!”

    那守在玄云峰山口的其中一人趾高气扬,说出来的话,让得被拦的几人脸上都浮现出一抹古怪和忿忿之色。

    “你们不是也没有达到地阶低级炼脉师嘛,凭什么拦我们?”

    刚才说话的那人,明显也是感应到了面前阻拦十几人的脉气修为和炼脉等级,当下反唇相讥了起来,大家半斤八两彼此彼此,又有什么区别了?

    “哈哈,咱们只是守在山口,不让你这等蝼蚁进去捣乱罢了,说起来这玄云峰上有着八阶高级脉妖,你们是想进去送死吗?”

    守住山口为首的那人,仰天打了个哈哈,说出来的话蕴含着一丝莫名的意味,听在人耳中显得很有些古怪。

    原来这几人守在山口,并不是他们本身霸道,而是因为某些人的强势,在自己身家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或许很多人首先选择的只能是保命。

    因此这些人虽然也极想去到玄云峰碰一碰运气,却碍于被人威胁,只能是守在这里阻拦那些同样想上山之人,在某人的威逼利诱之下,他们倒是显得尽职尽责。

    既然自己注定是不可能通过这炼云山选拔的第一轮,那将更多的人挡在第二轮的门外,无疑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目标。

    一阵吵闹之后,其中一人首先忍耐不住,便想要朝着玄云峰的入口内闯去,只可惜下一刻,他的身形已是倒飞而出,最后狠狠摔在数丈开外的石地之上,半晌爬不起来。

    “你们……你们居然敢伤人?!”

    见状其他诸人都是愤怒满脸,但见识了刚才那人的下场之后,他们都有些被吓住了,毕竟对方为首的那人,可是有着半步觅元境的修为啊。

    没有人知道这半步觅元境的炼脉师,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替人看守这玄云峰的入口,难道他们就不想去碰碰运气,通过这第一轮吗?

    “还有谁敢强行闯山的,下场就和他一样!”

    随手将一个寻气境中期的炼脉师给轰成重伤之后,那人似乎找回了一些之前被打压的优越感,脸上尽显得意之色,口气之中,也蕴含着一抹霸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玄云峰下入口处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都有着数百人之多了,只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数百之间,赫然是有着一百多人加入了那守山的行列,看起来极为的古怪。

    诚如先前那半步觅元境的守山之人所说,只要有达到地阶层次的炼脉师,或是突破到觅元境初期的参赛者前来,那他们都不会有任何阻拦。

    可一旦没有达到这两个条件的炼脉师,却休想踏进这玄云峰的入口半步,毕竟这一百多人看起来很是团结,其他修者却是一盘散沙,战斗力好像也不可同日而语。

    这些守山的修者们心照不宣,他们或多或少都和那些进入玄云峰的高阶人物,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反正碍于这种关系,他们是肯定上不了玄云峰的。

    既然如此,那何不借此机会,让那些大人物欠上自己一个人情呢,至不济也不能真正得罪那些大人物,否则自己甚至是自己的家族,都会有灭顶之灾。

    所以这炼云山弟子选拔看起来公平公正,其实还是有一些潜在的猫腻,只是这种猫腻,是建立在别人自愿的情况下,就算是炼云山的那些长老们,也不可能多说什么。

    嗖!

    众人吵闹之际,一道身影忽然从斜里穿出,速度极快,眼看就要从那阻拦的百余人之间穿过,进入到玄云峰的入口之内。

    “找死!”

    而当那半步觅元境的阻拦头领,在感应到那道身影的气息,居然只有寻气境中期的层次之时,眼眸之中顿时浮现出一抹极致的怒火。

    真当自己是摆设吗?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闯关,他打定主意,这一次,一定要杀鸡儆猴,让得其他人在此之后,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