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9章 秋后算账
    安和公主看着女儿摆吃的弄喝的,轻哼着撇撇嘴:得亏她是养女儿不是养小狗,不然要是长着条小尾巴,这会儿不定摇摆得多少欢快。

    倒也不拒绝女儿的殷情,接过吃喝悠然品着,只神色和语气不是那么回事儿,“我真是生了个好出息的女儿。和小六定下亲事,就值得你这么高兴?”

    念浅安乖乖坐在一旁递手巾递水,闻言灿笑变讨好,讨好中透露着凛然正气,“瞎说!我高兴,是高兴娘身子好了心情好了,绝不是因为别的人别的事。”

    她一脸“您若安好便是晴天”的真挚表情,安和公主到底没绷住,嘴角高扬地嗔了女儿一眼,“谁说我心情好了?答应亲事的是你祖母,求来懿旨的也是你祖母,和我不相干。”

    念浅安立即装痴卖傻,猴进安和公主的怀里滚来滚去,“求心情好!求祝福!”

    “事已至此,说这些虚话没用。”安和公主口嫌体正直地搂住女儿,低下头道:“我和皇上的辈分,也是虚的。名为舅甥,实则皇上往上只有康亲王、睿亲王两位皇叔,往下并无兄弟姐妹,待我犹如亲妹妹。因着你外祖母的关系,皇上一向偏疼我。

    皇上晓得我的态度,知道我其实不愿意。但他既然默许太后指婚,单看在我的份儿上,将来总会多偏向你一些。小六和你定了亲,皇上多半会比照着你,轮到给小三、小四选正妃时,身份上只会往清贵上靠,不会选家世太显赫的。”

    楚延卿再不得皇上喜欢,也占着个“嫡”字。

    如此不管姜贵妃和王庶妃如何想如何做,皇上再选三儿媳四儿媳,总不会太压制既定的六儿媳。

    念浅安虽不知安和公主的良苦算计,但知道好歹,“娘,我知道您不是真生气,也知道您是为我好。我选的人,我选的路,就算跪着我也会走完。”

    “果然好出息,刚定亲就上赶着咒自己。”安和公主气笑不得地拍女儿,牙都酸倒了,“你倒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还跟刘嬷嬷表白过真心?对青卓不真心,对徐月重不真心,对小六是个什么真心法儿?”

    念浅安赶紧甩锅,但能坦白的有限,只能跟安和公主交流一下初恋这件小事。

    安和公主不禁遥想当初,“那年状元游街,你爹点了探花,不知抢走多少风光。我带着刘嬷嬷去看热闹,风筝被挤得脱了手,砸掉了你爹发冠上簪的花,他弯腰捡起来抛给我,那一笑,当真是先倾城再倾国……”

    敢情念驸马回京那天,府里装饰的土味风筝和绢花是这么来的。

    默默听着的念浅安:“……”

    面对花痴长辈该作何反应,略尴尬啊亲!

    默默住口的安和公主也:“……”

    她说这些干什么,真是被傻女儿带歪了!

    于是英眉一竖,柔笑变冷笑,“我和你爹明媒正路,你和小六呢?汗巾和银票的事,别以为就这么揭过去了!”

    说好的母女温馨时刻呢?

    突然秋后算账好冷酷无情哦!

    念浅安立马换上好傻好天真的表情,在安和公主怀里蹭啊蹭,“发乎情止于礼,我和树恩绝没做出格的事儿。至于银票,您女儿穷您女儿手短,所以才收下那四万两,想着能用来盘活生意正好。”

    亲亲抱抱飞高高不算出格吧?

    念浅安睁眼说瞎话。

    安和公主信了,然后一把扯开女儿,冷笑不改,“即是私下收的,就别想算作聘金。你用不着跟我哭穷,银票拿回去随你折腾。等小六正经下聘,少说得在你及笄之后。你如今得偿所愿了,就老老实实待在绮芳馆备嫁吧。”

    罚她禁足是假,不许她婚前再见楚延卿是真。

    念浅安当场石化,结果不等她为自己的恋情默哀,超厚的银票一重回手中,就情不自禁地被治愈了。

    安和公主看得好笑,掀帘进屋的刘嬷嬷也是满脸笑,“公主,李夫人来了。”

    安和公主玩味挑眉,“没想到第一个登门道贺的,竟是她。”

    这话嘲讽全开,嘲讽的却不是徐氏。

    在不明真相的外人眼中,流言一变安和公主就和于老夫人先后斗了两场,一场前后脚病倒,一场前后脚进宫,传说婆媳俩不顾身在宫门外,很是冷言冷语了一番,随即于老夫人就求来了指婚懿旨。

    对这门亲事,安和公主明显和于老夫人意见不合。

    外人只敢想不敢说,更不敢登门扎安和公主的眼,道贺的人和礼全都很识相地往隔壁去。

    于老夫人瞬间痊愈,每天整理一回礼单送过来,顺便欣赏一回安和公主的“憋闷”样儿。

    安和公主礼尚往来,叮嘱吴老太医务必仔细给于老夫人补养身体,毫不吝啬地往药方里加贼多苦黄连。

    于老夫人看着亲自熬药喂药的安和公主,丝毫不服输地喝干药碗,依旧坚持每日一游荣华院,就着礼单和公主儿媳的假笑好送药。

    哪天贺礼消停了,哪天于老夫人也该成黄连味儿的了。

    全程围观婆媳俩刀剑无形的念浅安:安和公主和于老夫人,才是真虐恋情深吧?

    而她的外祖刘家,便宜舅母方氏只派管事送上贺礼,并未亲自登门道喜。

    说是家里忙乱,先是因刘乾入阁忙着接人待物,后是因秋闱忙着打点刘青卓开考,这会儿刘青卓已经考完出了贡院,回家倒头就睡,方氏越发无法放心出门。

    这话倒也不假,念夏章考完回家也睡成死猪,周氏同样寸步不离地守着。

    只是比起徐氏这个外人,方氏这个舅母的做法和说法,就值得嘲了。

    恐怕是惦记着儿子的前程和亲事,仍忌恨安和公主扣着信物不还的茬儿吧?

    安和公主勾唇嗤笑,转头打发女儿,“还留着做什么?回你院里待着去,少在这儿一脸财迷样儿叫人笑话。”

    念浅安干笑着飘出荣华院,徐氏欢喜地飘进荣华院,放下贺礼又笑又叹,“果真是姻缘天定!如今再回想春宴,真是恍若隔世。没想到六姑娘和六皇子竟早有缘份。我那庶女没福气,不配和六姑娘比。六姑娘这样儿的,才是真正有福气的。”

    她不提自己当初嫌弃“柳树恩”破相寒微,只提小李氏千算万算错过了“救命恩人”,语气贼舒心。

    安和公主看了徐氏一眼,“倒是委屈大李氏了。”

    “不委屈。”徐氏下意识接道,随即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忙正色道:“公主这话可折煞我了。四丫头遭人暗算,委屈的是六皇子。现在四丫头好好儿的,李家也好好儿的,我只有感激庆幸的份儿。何况六姑娘对四丫头即有恩又有情。”

    她提起知木知土,“两个大丫鬟的名儿,是四丫头照着远山姑娘、近水姑娘的名字改的。小姑娘家的花样微不足道,但四丫头不敢忘六姑娘对她的帮衬和照顾。我事后才知道,四丫头竟偏了六姑娘的掌柜、账房带擎自己的铺子田庄。

    我不赞同,四丫头却说这是六姑娘不和她见外,我这样事后插手反悔,才真叫不知好歹。我们母女俩,没有不欢喜六姑娘为人处事的好儿的!说句献丑的话,家里姨娘庶出多,四丫头从小耳濡目染,现在自己做了妾,万不会坏了心思给六姑娘添堵。”

    再得宠也是妾,李菲雪该做的除了谨守本分,还是谨守本分。

    中秋宫宴那天,母女俩团聚私聊时,徐氏翻来覆去只念叨这一条。

    “四丫头绝无委屈。我们娘儿俩没少吃姨娘庶出的瘪,她明白我,我也了解她。”徐氏说着说着撸起袖子,“公主放心,四丫头要是胆敢歪了心思,不用劳动六姑娘这个正妃,我第一个收了她的小命!免得她给我给李家丢脸!”

    动作语气都很凶,将门虎女的耿正泼辣展露无遗。

    安和公主静静看着徐氏,慢慢笑出了声。

    女儿确实有福气,她的运气也不差。

    徐氏,真是难得一副透亮正直的心肠。

    徐氏值得她深交,李菲雪又和女儿交心,她能算计一句准话一个条件,却不能算计所有人心。

    也罢,该女儿自己面对的人和事,她管得着一时管不了一世。

    安和公主松散靠向椅背,笑呵呵地霸气一挥手,命刘嬷嬷回了徐氏三倍的礼。

    徐氏大包小包的来,大车小车的回去,表情很懵:到底是谁给谁道喜?公主送她一堆买不着的宫中贡品、内造物件也就罢了,为什么对她笑得那么开心?她替女儿背书的话很正经啊,到底哪里好笑?

    耿直徐氏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只得丢开手给边关娘家去信,请娘家帮忙搜罗好的药材和皮料,誓要给念浅安攒一份厚厚的添妆。

    这边刘嬷嬷送走徐氏后回转,听安和公主问,“驸马呢?”

    “舅夫人送来的贺礼里,有不少刘大家亲自选的字画、古籍,点明是给六姑娘将来做嫁妆的。”刘嬷嬷拍拍额头,一边命人将念驸马的铺盖拾掇回荣华院,一边接着答道:“驸马爷瞧过一眼,直叹太过贵重。刘大家一片慈爱,东西是不好退的。今儿贡院封卷审阅事毕,驸马爷听说刘大家忙完了,就亲自上门道谢去了。”

    “这翁婿俩凑到一块儿,背地里不定又弄什么鬼呢?”安和公主晾了念驸马好几天,心里其实念得紧,少不得酸了一句,酸完没精打采地努了努嘴,“嬷嬷将刘家那块玉佩找出来,给堂嫂送去吧。你亲自将信物还给堂嫂。安安的亲事都定下了,她还当哪个耐烦和她计较?”

    方氏一心只有儿子,行事上确实失于大气。

    刘嬷嬷摇头笑了笑,拿匣子装着信物,正准备领命出府,又被安和公主叫住,“你把克现的草贴找出来再走。”

    刘嬷嬷忙又奉上一方匣子,探问道:“您这是准备退回去,还是给郡公另定亲事?”

    安和公主不答,只沉吟道:“你出府时顺道请那位官媒来一趟,我自有主张。”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