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76 强势的是你们
    这是!!!

    拓拔槐的呼吸,顷刻间变得急速无比起来。

    他惊恐的看着金乌身后的巨大虚影,身体竟然在微微颤抖。

    “这是……金乌的……始祖?还是……这只金乌的父母?”此时此刻的鹿老,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的巨大虚影,感受着那股王者的气息,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太可怕,这是什么东西?”旁边的中年人,此刻瑟瑟发抖,那巨大的虚影上面,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那股毁天灭地的气息,简直令人震骇。

    轰!

    余子敬此刻,只是震惊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就朝着拓拔槐出手。

    本身就已经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实力,加上这个金乌的巨大虚影的震慑,使得余子敬一击得手。直接拍在了拓拔槐的身上。

    噗!

    拓拔槐当即吐出一口鲜血。

    余子敬手中传来的那股星辰的力量,霸道非常,竟然让他有种无法抵挡的感觉。

    而其他人,桐木同样被林松石击飞。

    剩下的两个杀手。孔必武和凌九天此刻面色惊骇,似乎是忘记了他们的称号,竟是要开始逃匿了起来。

    舍我其谁孔必武、战意凛然凌九天,此时此刻,竟是有种自心底传出来的惊骇。

    当他们抬头看向那只虚影的时候,什么舍我其谁,什么战意凛然,都是狗屁。他们此刻,只想着逃!

    太可怕了,那虚影当中的眼眸,似乎看一眼就有种让他们毁灭一万次的感觉。

    他们两人的身影,顷刻间消失在空中。这是隐空盟的独有功法,非常的诡异的身法,可以藏匿于任何一个地方。

    这个跟封灵派的那种藏匿手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就在这个时候,之间空中轻轻扑打着翅膀的金乌,突然一动。它的眼睛,瞬间发出了两道光芒,然后就看到,它身后的虚影,眼中同样闪出两道光芒,传入了金乌体内。

    嗡!

    这一片,整个空间,都仿佛震动了一下。

    然后,人们就惊骇的发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逃离了好一段距离的孔必武和凌九天两人,竟然是直接被震了出来。

    从天空中硬生生的震了出来。

    噗噗!

    两人纷纷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惊骇的回头看了一眼,瞬间吓得魂飞魄散。

    因为金乌早已经挥出两团火团,朝着他们两人砸去!

    轰!

    两人下意识的就撑起真气,要挡住这两道攻击。

    …看~正●`版B?章*节Iy上k#L

    但是他们惊恐的发现,这金乌的火团,不知道何时,多了一股藐视天下的气势。那种极度霸道,极度沧桑的气势,融合在这两团火中,要将他们侵蚀。

    他们清楚的感受到了,这是那只虚影的气息。

    太可怕了。

    噗噗!

    他们再次吐出两口鲜血,原因是,那火团直接破开了他们的真气,轰击在他们身上。

    仅仅一瞬间,四大高手,就这样,全部都倒飞而去,砸在了凡山门口的广场上。

    几人挣扎着起来,却已经没有了战斗的勇气。

    太可怕了!

    而此时此刻,夜尘和隐苍瑜,早已经呆滞了,发了疯一样的拼命将烟枪震退,拉开距离之后,彻底的呆滞了。

    “这是……什么?”他们感受着天空中那股让他们颤栗的气息,完全呆滞。

    “这就是凡山的底蕴。”烟枪面色阴沉,冷冷道。

    他悄然的皱了皱眉头,身体的痛楚,令他有些难受,但是他没有表现出丝毫。

    他有伤。而且是非常严重的伤。

    他来龙腾市,就是为了治疗自己身上的伤势的。如今如此激烈的战斗,他都是在压制着自己的伤势而战斗的。

    否则的话,他早已经解决了夜尘和隐苍瑜了。

    “不可能的!”夜尘此刻呆呆的看着天空中的景象,看着缓缓落下来的余子敬等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烟枪冷冷道,“你们不是要讨个说法吗?来,继续打吧。”

    夜尘当即浑身一震,然后惊恐的看了看烟枪,说道:“神策助阵凡山,难怪凡山如此的强势。”

    “你错了,凡山从来不强势。强势的是你们。”林松石冷冷道,“我们从来不挑衅别人。但是不代表别人欺负上门了,我们不抵抗。”

    隐苍瑜此刻,脸色惨白,他看了看烟枪,然后又看了看宋思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凡山真是一个善于创造各种奇迹的人,我隐空盟算是彻底的服了。”

    “我们凡山,从来没有去追杀过你们的人。麻烦你们认真的查清楚再说。”余子敬冷冷道,“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哼,这件事我可以相信不是你们干的。但是玄意神功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师弟?”夜尘此刻,声音也没有那么强硬了,冷哼道。

    余子敬讥讽的看了一眼夜尘,说道:“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但是你硬要说这是玄意门的玄意神功,我就不敢苟同了。你觉得,你们玄意门的玄意神功,比得上我的子敬神功的一半吗?”

    夜尘面色一滞,然后变得有些难看。

    “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我可以把这个功法,传回玄意门。”余子敬冷冷道,“不过,你们玄意门,最好不要再来凡山骚扰我们了。否则的话……”

    “哼……只要你乖乖的交出那个功法,我自然是不会骚扰你们。”夜尘这算是变相的同意了。

    没办法,金乌的那个庞大的虚影,依然在,那可怕的气息,依然在。

    夜尘和隐苍瑜看了一眼那个金乌的虚影,然后互相点了点头,冷冷道:“这一次,算我们倒霉!下次,不知道你们碰到别人,还有没有这么好运了。我们走!”

    说着,他们毫不犹豫的就凌空而起,然后飞快的离开。

    根本不愿意多呆一会。而且,他们也知道,凡山不会阻拦他们的。因为余子敬都说了,明摆着让夜尘找人来学习子敬神功。如果这都听不出来的,夜尘也就白当这个掌门了。

    当他们都离开之后,楼君若这才缓缓的收回自己的真气。

    噗!

    同一时间,楼君若、宋思怡、吴万勇三人,纷纷吐出一口鲜血,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倒了下去。

    “思怡、君若、万勇!”

    众人惊呼!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