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二章 诡异的生物
    匆匆一瞥,李凡的表情不由得变了,他知道自己看到的景象绝不是幻觉,所以他才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因为刚才闪过的那条黑影显然不是丛林中的动物,而是个人。

    “约翰,有个黑影跟在咱们后面。”李凡直接就开口提醒。

    约翰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他立即转身,戒备地注视着四周:“在哪里?是野人族吗?”

    李凡道:“不……那个……怎么跟你形容呢……”

    他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说是黑影,并不是因为我没看清,而是因为它本身就是黑溜溜的,跟焦炭是的,刚刚就在树上趴着,我怀疑早上你听到的声音就是它发出的。”

    “什么意思?你看到猴子了?这该死的地方没有黑人吧!”约翰的慌乱全写在脸上。

    “……”李凡:“这地方没黑人,就算有,也绝对不是这里的土著。”

    虽然这么说着,李凡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事物,可能比野人族更加凶险。

    “身高像十岁的孩子,但身形上看无疑是成年人,不过又不是侏儒,很奇怪……就像是个小号的人,而且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不是黑人能有的那种肤色,而是油漆才能喷出的那种漆黑。七成可能是全身每一寸都涂了黑色的染料,两成是穿了一种特制的服装,还有一成可能……他天生就是这种样子。”

    李凡一边跟约翰解释着自己看到的,一边也在分析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约翰紧张地拦住李凡:“你要做什么……如果它没有直接危险,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主动去惹不明的生物,快点逃才是吧。”

    “没什么危险?那它一路上跟过来是想向你求婚吗?”李凡哭笑不得。

    约翰渐渐退到了李凡身后,压低了身子,仿佛随时会有毒镖朝自己射来似的:“古天,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李凡不禁笑了:“改天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认识,你可以领教一下什么才是会开玩笑……”

    他不由想起了猴子,要是他在这里就好了,这家伙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枪不离手的,哪怕自己受了伤,有枪在手,战斗力也不会下降太大。

    不像自己,关键时刻只能拣石子用了。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口,他就丢出了手中的石子,下一秒,一条黑影就从茂密的树杈间落下,摔落在地。

    约翰抬头张望了一下,一脸疑惑:“你是怎么打中它的?我什么都没看见。”

    李凡没有回答这问题,只是挥手示意约翰跟上,他一边向那不明生物靠近,一边道:“我打的是腿,这能让它活下来,却无法逃走。”

    他嘿嘿笑了起来:“如果它真的只是想向你求婚,它依然可以单膝跪地给你送上戒指。”

    约翰撇了撇嘴:“这笑话第二次就不那么好笑了。”

    当他们来到那树下,眼前的景象确实不那么好笑了,因为根本没有不明生物的踪影。

    “看来它膝盖中枪也能逃走啊?”这次轮到约翰说风凉话了。

    李凡朝四周扫视了一圈,那黑色生物已经无迹可寻,他蹲下身子,凝视着地面上的一小滩黑色液体,也不敢冒然用手去碰,只是凑进闻了闻:“你觉得这是它的血吗?”

    约翰也观察了一番周围的环境,一边回答:“如果是血,它逃走时,会一路滴落,但你看,没有脚印,没有黑色的血滴,连爬上树的痕迹都没有。”

    李凡的双眼眯了起来:“所以……它在几秒内就完成了止血,然后悄无声息地飞窜出去,直接逃出五十米以上的距离。”

    约翰一脸自暴自弃的模样,随口瞎说道:“还有一种解释,只要它的一部分中弹,整个身体都会顷刻间蒸发,最后只留下这么点儿黑水。”

    李凡站起身:“接着赶路吧,希望你才是对的。”

    虽然暂时摆脱了黑色的不明生物,但疑云仍然笼罩在李凡和约翰的心上。

    这片雨林的蹊跷之处着实很多,每当二人的精神稍有松懈,新的异状就会出现。

    好在这里不是沙漠,获取食物和水没有太大的问题。否则在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基本的生理需求也得不到保障,约翰这家伙随时可能精神崩溃。

    转眼已过去两个小时,这段时间里李凡和约翰没有说太多话,两人又恢复了上午的行进速度,就算感到累,也咬牙坚持,仿佛背后有什么未知的危险正在追赶着他们。

    不知何时,头顶已是乌云滚滚,看来一场大雨即将落下,与此同时,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片浅滩。

    “我们得抢在大雨到来前过河,不然水位会涨。”约翰看着前面的情形说道。

    李凡朝水里趟了几步,回头道;“现在水只到膝盖,但走到河中心可能会齐腰深甚至是踩不到底。你确定要这么干吗?我目测到对岸至少要趟三四百米,可能更远,万一走到河中心时开始下雨……”

    约翰直接打断道:“我知道,我们会被困在河里,然后被水淹没,很快去见上帝他老人家,所以咱最好别再啰嗦,快点儿过去。”他说着就已朝前走去。

    李凡没有再说什么,紧跟上去。

    他心里也清楚,如果大雨降下,要趟水过河就不可能了,剩下的两种办法。

    一是绕道,往上游去,看看还有哪儿的水位较低,河道较窄。

    但天知道这条河哪一段最窄,没准这片浅滩就是两岸间距离最近的地方,雨林里的降水又很频繁,水位上涨后持续不退也很正常。

    至于第二种方法,就是花点时间,造个简易的筏子渡河。

    但万一涨潮后河水很急,筏子和人一样得被冲走,再者,下雷雨时待在宽阔的河面上非常容易遭到雷击。

    当然,还有第三种选择,等在原地,雨停以后再想办法。

    不过从李凡和约翰之前经历的那些状况来看,他们都是宁可绕道也不愿停下脚步的。

    云层很厚、很低,雷声很沉、很近。这都不是好兆头,最多五分钟,这片浅滩就能变成河底。

    而李凡和约翰此时才走了三分之一,想过河恐怕十分危险了,但回头还来得及,回到岸边后至少两人还能选择绕路而行。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