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参加茶会
    将房屋里的布置暗暗记在了心底,李凡转身离开了房间,而就在李凡离开的下一秒,房间里突然传来了大口大口喘气的声音。

    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男人,动作极其缓慢的打开了一扇衣橱,露出了一双惊恐的眼。

    李凡回去的时候,惠子已经坐在房间里了。

    “呃……我想去找找洗手间在哪儿。”

    主人未在的情况下,擅自离开房间,是一件很不礼貌,却容易让人生疑的事情,李凡只好随口编造了谎言。

    “木叶君,我送你。”

    惠子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轻笑着站了起来。

    “嗯!”

    闻言,李凡只好不再多言,默默的跟在了惠子的身后。

    站在门口,惠子再次鞠了一躬,礼貌的答谢道:“木叶君,谢谢你今天的施手相救。”

    “小事情。”

    李凡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着。

    他的脑子里,还在思考着该怎么增加和惠子的接触。

    想了一会儿后,李凡突然记起了野泽和禾子口中都有提到的茶会。

    “惠子,事实上,我有点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李凡斟酌着自己的语气开口道。

    “哦?不知道有什么事能为木叶君效劳呢!”

    听到有事情要自己帮忙,惠子的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丝喜悦。

    今天短暂的接触,让她对李凡有了莫名的好感。

    “我受邀参加周末的一场茶会,但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女伴,惠子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为了避免说错露馅,李凡只是说了自己对茶会了解的信息。

    “是大野家的茶会吗?”

    惠子的眼神亮了起来。

    “嗯!”

    虽然不野泽和禾子口中茶会是否是这个大野家举办的,但既然从惠子口中说了起来,想来也不会错了。

    “那太好了。”惠子兴奋的雀跃了起来,又很快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忙是改口道:“我是说,很乐意成为木叶君的女伴。”

    前一刻,她还在为这次的茶会男伴而发愁呢!

    下一秒,李凡就告诉她,自己也是茶会的受邀者。

    与被人带进去的与会者不同,那些能够收到邀请的人,可都是被大野家承认的大人物。

    譬如她的父亲,亦或是都区其他上流社会的人,李凡能受到邀请,显然是有身份的人,这样的人来作为自己的男伴,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和野泽那种还想依靠她来跻身上流社会的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下午我来接你。”

    李凡满意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门口,惠子一直看着李凡的背影消失在街角后,终于忍不住高声呼喊了起来。

    “耶!”

    郁闷了一段时间的惠子,此刻像是完全爆发了出来,不加掩饰的叫声,引来了姐姐禾子的注意。

    “怎么?终于找到一个愿意陪你去茶会的人了吗?”

    禾子冷冷的看了眼街角。

    惠子点了点头,却不回话。

    “不会是你那个落魄的男朋友吗?”

    禾子讥讽的笑了笑。

    她承认,第一眼见到李凡的时候,的确有些被对方身上的刚毅的男人魅力给吸引了。

    不过在观察到对方廉价的服饰,以及平平的气质后,这丝吸引便荡然无存了。

    她有更好的选择,即便那个男人比不上李凡的魅力,但却有显赫的家世,那才是值得她去追寻的人。

    “木叶君不落魄。”

    难道的,惠子没有选择对姐姐的话置之不理,而是大声的反驳着。

    一反常态的表现,让禾子有些诧异,但也只是一瞬的表情变化罢了。

    很快,禾子回过了神来,冷淡的笑着。

    “希望明天你和你的男伴,不会让父亲大人感到丢脸。”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看着姐姐的背影,惠子倔强的喃喃着。

    她的脑海里,还能浮现出,第一眼见到李凡时,对方身上所流露出的气势。

    那是一个真正的上位者才能拥有的气势。

    第二天,惠子早早的便等候在了门口。

    “惠子,那么早就出来,是等你那个落魄的男友吗?”

    半个小时后,妆容精致的禾子走了出来,一见面,便忍不住嘲弄几句。

    闻言,惠子只是不满的看了眼自己的姐姐,却没有出声反驳什么。

    相比于用语言让对方屈服,她更信赖实际点的。

    “禾子,惠子。”

    不多时,门内再次走出了一人,却是一个留着地中海造型的中年男子。

    面目威严的男子穿着得体的和服,举手投足间,皆有威仪流露,即便是他的两个女儿,站在这名男子前面,也只能唯唯诺诺。

    “父亲大人。”

    惠子和禾子忙是躬身行礼。

    记忆中,她们这位父亲可是暴躁的很,要是有什么礼节做错了,很有可能被会招来一顿呵斥,乃至打骂。

    这一点,惠子感受的尤为强烈。

    在她失去母亲的庇护后,家里挨打最多的,便是她了。

    “嗯!”

    真野岛和从鼻间哼出了一个音节,以示回应,随后说道:“今天的茶会很重要,不要给我丢脸。”

    冷淡的话语,落在二女的耳边,就像一道军令,让两人的身子忍不住低颤了一下。

    不过想到自己挑选的男伴,禾子刚刚悬起的心,又放了下来,反倒对惠子以及她的男伴,在茶会上的表现有了期待

    “惠子,可别带着你那个落魄的男友,在茶会上给父亲大人丢脸哦!”

    禾子的轻笑声,就像姐姐关切妹妹时的正常提醒,但熟知自己这位姐姐性格的惠子,却知道对方不过是想提前在父亲身前透气罢了。

    最好,能在这里提前教训她一顿,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看清禾子眼中心思的惠子,不由担心的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却发现真野岛和就像没听见似的,径直转身离开了院落,坐上了门外的一辆小车上。

    见状,不止是惠子的眼中露出了诧异,就连禾子也有些不确定自己父亲,到底有没有听到她刚才的话。

    按照以往的习性,这时候父亲不该训斥自己的妹妹一顿吗?

    “滴!滴!”

    在两人为之诧异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汽车鸣笛的声音,以及一个带着磁性的男声:“禾子,你准备好了吗?”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