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百五十七章 这才是一个真正钢琴家拥有的品格(第二更)
    钢琴协会副会长一般干的都是会长的活。

    脏活累活都得干,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得出面。

    会长嘛,毕竟是一个牌面,很多时候牌面就算再乱,也不能动摇,副会长则负责擦屁股一类的活。

    当然,这次屁股可不好擦!

    事实上,当陈青松意识到陆远竟然没有被邀请加入华夏钢琴协会的时候,陈青松就明白自己管理的华夏钢琴协会出现了一个重大的纰漏。

    这种纰漏让会长刘健斌这几年来头一次大发雷霆,勒令开除今年的几个理事,并且开除之前让这些理事好好地拟一份对陆远的失职道歉信,同时让陈青松必须要亲自和陆远接触,将协会对陆远的歉意传递到陆远这里。

    陈青松自然被整得很没有面子。

    他还是第一次出面亲自登门道歉的,道歉的同时心中也不是滋味,不断提醒自己以后要加强下边人员的管理!

    是的!

    他很自责!

    他觉得自己也失职了!

    如果不是他的失职,如果他能稍微关心一下协会会员情况下,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事实上他一直以为横空出世的陆远是钢琴协会会员的,就算不是也肯定在主要邀请入会的名单之中,毕竟陆远在国际钢琴家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

    可惜……

    陆远根本不是会员!

    不但不是,甚至今年钢琴协会邀请入会的提名名单中压根就没有陆远的名字!

    现在国际知名钢琴家都要来华夏交流了,结果自己手下的协会被查到陆远压根就不是华夏钢琴协会的重点人物,甚至连会员都不是!

    尼玛!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有些懂了!

    从古至今,有才华的人都是傲气的,都有一定脾气的!

    怪不得陆远始终都不曾回应这一次钢琴盛大交流会的事情,甚至连微博上都没有回应过,对外一直保持着沉默,甚至布兰多在做出这个访问的决定以后在国际上喊话陆远都得不到陆远的回应……

    呵呵!

    并不是陆远不想回应。

    而是陆远生气了,这种生气的感觉肯定憋在心中憋了很长时间。

    事实上,换位思考如果陈青松自己放在陆远的位置上,被组织上这么不闻不问对待的话,那么他肯定也会生气,也会闹脾气啊!

    陆远现在生闷气毫不张扬也算是给协会面子了,如果换个人的话,还不得闹翻天,搞不好直接气得跑到国外不回来都有可能。

    所以,陈青松这次亲自登门过来也抱着极低姿态的心理,就算陆远真的冲他发脾气,表示一些对组织的不满,也没有任何关系。

    希望……

    不要出现那一种情况……

    如果真出现那一种情况的话,那么……

    应该不会!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突然有些忐忑了起来。

    你说他堂堂一个华夏钢琴协会副会长地位尊贵,不能这样很卑微?不应该用这种姿态来对待陆远?应该拽一点稍微敲打一下陆远?

    如果换成其他副会长的话,可能还真会拽一点这么干。

    但不是陈青松。

    陈青松并没有觉得自己这个副会长有什么了不起的。

    在陈青松心中,自己错了就错了,自己错了就必须要认,这和自己所处的位置无关,地位无关,这完全是一种对艺术尊敬,对人才的尊敬!

    他觉得艺术永远都没有地位高低贵贱之分,真正有才华的人,就算脾气臭得一塌糊涂,只要不是人品有问题的话,他都能低头认错。

    认错不丢人,丢人的是一直拽着不认错,反而还振振有词!

    ……………………………………

    “陈会长,来来来,请坐请坐,吴婷婷,赶紧把我那上好的西湖龙井茶给倒上!”

    “小陆,相信我这次来的目的你也知道,我这次是代表协会给你深深致歉的,同时,我也为我工作上的纰漏向你深深地说声对不起!”陈青松来到“远程”娱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陆远的冷脸反而看到了陆远热情洋溢的笑脸。

    看到这种笑脸以后,久经沙场的陈青松暗道一阵不好。

    他觉得自己最担心的情况可能要出现了。

    如果陆远直接对他冷脸,或者直接发泄心中不满的话,倒也挺好。

    但是陆远不但没有发泄不满,反而非常热情同时很尊敬地将他迎到了会议室亲自替他拉着椅子。

    看起来完全不生气反而很高兴?

    不!

    那基本上已经气到了极限的表现了!

    我不得罪你,我也不发泄我的不舒服,我的不满,我将你当成客人,但一直疏远你,让你没办法接口。

    他觉得这椅子不好坐。

    “不不不……陈会长误会了,其实真不用道歉,说实话您日理万机的,绝对不需要来向我道歉的……而且,你们本身也没有什么可道歉的地方,我真没放在心上……”陆远觉得自己不能接受人家的道歉。

    废话,这道歉道得实在是很莫名其妙好不好,因为钢琴协会的会员没有邀请陆远,他们就要向自己道歉?

    这尼玛自己能接受吗,接受了的话不怕被雷霹到吗?

    陆远说得很真诚也很认真。

    他希望陈会长能懂他的意思,能明白这一切只是一场大家都不想要的误会。

    “不,小陆,我已经让我手下那帮人已经检讨自己过失,协会已经开除了他们,也准备给他们公开进行处分……”陆远的表情包括陆远的话瞬间就让陈青松意识到事情可能朝着最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陆远彻头彻尾地不接受自己道歉,同时,也将自己和钢琴协会撇得一干二净。

    这才是最难处理的……

    “啊,这……这……陈会长,我觉得那两个朋友是无辜的,真不用……对了,那两个朋友,已经公开处分了吗?”陆远听完陈青松的话以后,这心就尴尬得不行。

    这两个哥们似乎很倒霉,躺枪都躺成这样了?

    他能想象得到被组织处分的事情如果真的暴露出来的话,那心情是有多糟透?

    莫名其妙就被开除,莫名其妙就被处分……

    这换成谁心中都草泥马吧?

    “还没有,不过下午处分的公开微博会出来……”

    “不不不……别这样,陈会长,我希望组织不要给那些人处分,那些人或许犯了点错,但真不应该这样的待遇,这太小题大做了,陈会长……真的!”

    “小陆,你……我和会长都希望给你一个交代……”

    “不,我不需要交代啊,整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们误会了,其实我真的没有加入钢琴协会的意思,我很多地方是不足的……喝茶,喝茶,我们先喝茶……”陆远汗颜得不行,只能掏心窝里将要说的话告诉了陈青松,他真不希望这误会不要继续下去了。

    “嗯,先喝茶。”

    陈青松默默地喝了口茶。

    喝了茶当他尝出茶味道以后,他意识到陆远的不满全部放在了茶里。

    这茶是西湖龙井没错,但层次却并不高,反而是中档以下的龙井。

    陈青松并不相信以陆远现在的身份平日里会喝这种茶,越是对艺术追求的人,对茶的层次也是相当考究的,这种近乎地摊货一般的茶,只会给那些要打发或者心中不满的人。

    陈青松是一个人精!

    他觉得自己懂了。

    文人墨客自古都喜欢暗示,都喜欢藏着深意。

    再结合陆远刚开始的那一句上好的西湖龙井!

    他竟觉得异常的讽刺,甚至觉得脸火辣辣的感觉……

    陆远这气看来是真的不小,看来就算真的将这两个人开除并且公开处分了也没任何用处!

    看来,今天不但这位置不好坐连茶都不好喝了啊。

    哎!

    这帮蠢货!

    陈青松想到这的时候,心中难免对那两个人生出了一丝火气。

    “小陆,我知道你对我们有诸多不满,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搁在谁身上,谁都会生气的,小陆啊,我希望你明白我是很有诚意的,这是那两位的道歉书,我本来想亲自拉那两个人向你道歉的,但是他们在开除期间还有一些工作上面的交接,所以没办法过来,希望你能理解。”

    “对对对!理解,理解,我特别理解,陈会长,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我真的不需要道歉,你真的误会我了,我真没有生气,请相信我,我现在说的话都是真的,没有一句话是骗你的……同样,我希望不要处置那两个朋友也是真的,发自肺腑的,他们真的很无辜,我真不想再强调了……”

    陆远本来以为自己解释清楚了。

    可是……

    当他看到陈青松的表情以后,他知道自己完全没有解释清楚。

    他有些急了。

    可是,他这么急的解释在陈青松眼里却变成了一种发脾气,发泄不满的表现……

    陆远真的脑壳痛。

    他现在有种正常人被困在精神病院,然后向护士证明自己是正常人却越证明越不正常的感觉。

    你说这事扯淡不扯淡?

    妈的!

    当初我就不该弹那首《致爱丽丝》,我就不该装那个逼!

    陆远那个后悔啊!

    “小陆,我知道你宽宏大量,但组织有组织的纪律,纪律不能违背,同时,组织上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们,能接受我们的邀请,同时希望你能相信一下组织……”陆远越急,陈青松也越觉得陆远在发脾气。

    “好,会长,我答应你们,我加入钢琴协会……”陆远放弃了。

    陆远不再解释了。

    陆远觉得自己再整下去,自己是真的脑壳炸了。

    很多东西过度解读,过度误会就很尴尬。

    他不解释了。

    “小陆,谢谢你对组织的信任,我们组织也承诺你,会将你应得的给你!”

    “别别……我只想当一个普通会员……”

    “小陆,我们明白的,对了,我发现你在钢琴考级这一块还是空白吧?”

    “嗯,对的,我确实是空白,实际上我手指挺僵硬的……弹得不好只能算是半桶水,不对,半桶水都不如……”

    “小陆,你谦虚了,这些事情我们会帮你的……”

    “咳,真不是……对了,既然我答应加入组织了,我为那两个朋友求个请可以吗?希望组织不要处理他们!”

    “小陆!你真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这才是一个真正钢琴家所拥有的品格啊,我自愧不如……”

    “……”

    陆远尴尬笑了笑。

    他能怎么办?

    他也不想这样被表扬啊。

    他也不想被误会啊!

    他也没办法啊!

    他也不想拥有这样的品格啊……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