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千七百五十四章禁术修炼
    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慕容白见林昆和马宗万硬碰硬一直处在劣势,不让他哥继续说没有用的,问道:“哥,你被说这些了,你就说到底要怎么样才行吧。”

    慕容亮也是着急,语气都有些不流畅了,“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起来了,我听长孙忌说起过,修习了这种禁术,身上都有一个死门,虽然死门的位置因人而异,但无外乎七个地方,第一个是……”

    “我的亲哥啊,你就别说这么多没用的了,到底都是在哪儿,或者说你知不知道马宗万这个老混蛋有没有什么弱点?”

    “有!”

    慕容亮信心满满,眯着眼睛道:“我听长孙忌说过,要想彻底拿下马宗万,唯有一个办法,爆了他的菊花。”

    “啥?”

    不光慕容白诧异,铜山和铁山也一起诧异地看过来。

    爆菊花,慕容白的这个哥哥是来搞笑的么,真要是爆了菊花,那手上还不得全是马宗万的老屎啊,想想就臭气熏天恶心人。

    慕容亮道:“当时我以为长孙忌是在开玩笑,但现在想想,肯定不是,他当时是想把这个秘密告诉我,但又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我,长孙忌也修炼过这个禁术,所以他说的应该没错,林先生,你试试……”

    “住口!”

    马宗万大声厉喝,冲着慕容亮就大声骂道:“你个狗杂碎,老子的命门要害,怎么可能是后屁股,你是在侮辱老子的名声还是智商,待会儿老子就杀了你!”

    慕容白几个人都看向马宗万,慕容白忽然哈哈笑了起来,“好,很好,我本来也只是猜测,长孙忌可没说得这么详细过,看你这紧张的模样,我可以确定了,你的名门要害是真的在后屁股上。”

    说着,慕容亮就掏出了短刀,向马宗万走了过来。

    “不用!”

    林昆抬手拦住走过来的慕容亮,淡淡地笑道:“多谢慕容兄弟的指点,但这命门也不一定就是后屁股,我可不想打个架斗个狠,把老屎都给搞出来了,就算是没有被杀死,也极有可能被熏死了。”

    林昆这一番话轻佻自然,可落在马宗万的耳朵里,却不是那么回事了,你小子这是当众侮辱我呢,还是侮辱我呢?

    砰!

    林昆挥起了拳头,和马宗万再次硬杠了一记,两人拳头交击的声音,似乎比之前更大了,这一次林昆退了三步,马宗万退了一步半。

    “你……”

    马宗万眉头微微一皱,冷笑道:“小子,你别得意,刚刚我只不过是疏于防守,也没有动用全力,我要是动用全力的话,别说是一个你了,就算是两个你,十个你也不是老子的对手。”

    话音不等落罢,马宗万再次挥起了拳头,向林昆砸过来。

    林昆的表现一直很淡定,他的拳头再次挥了出来,两人的拳头再次撞击到一起,这一次林昆退后两步,马宗万也退后了两步。

    马宗万脸上的表情突然出现了一抹惊骇,如果说刚刚他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说是自己没有动用全力倒也可以情有可原,可现在这一拳两人打了个平手,这让马宗万的心底马上升起一丝波澜,这怎么可能?

    林昆嘴角的笑容愈发明显起来,和马宗万脸上那诧异不解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次不等马宗万出手,林昆扬起了拳头,冲着马宗万的面门砸了下来……

    马宗万脸上的表情大骇,赶紧抬起了拳头格挡,结果轰隆的一声闷响,这一次的声响比之前的几次都要强劲,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牛逼闪闪的马堂主,直接嘴里头一声闷哼,脚底下铿铿铿地往后退,这一连串退了七步才停下,他的脸色一阵红白交替,喉咙里忽然一咸,一股子浓血没忍住,噗的一下全都喷了出来。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至少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不认为林昆的力量能够撼动修炼了禁忌之术的马宗万,然而……

    这一切只是开始!

    明明可以知道马宗万的命门却不屑知道,就用这纯粹粗暴的方式,一拳接着一拳直到把马宗万给打得趴在了地上。

    噗、噗、噗……

    马宗万一连吐出了好几口的鲜血,吐到最后他整个人脸色苍白,被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踩在了地上,林昆的脚上一用力,他的胸前发出一阵嘎嘣脆响,疼得他直吸凉气,从始至终不变的是脸上的惊骇、剧烈惊骇。(一零)

    “这,这怎么可能!”马宗万恨恨地咬着牙,他的语气虚弱,却又是浓浓的不甘。(零一)

    “你不是觉得自己很牛么,不是瞧不起我们这些江湖上的后起之秀么,修炼禁忌之术,吃童男童女,你还真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林昆的目光突然一冷,脚底下就要发力,一旁的慕容亮突然跑过来,拦住道:“林先生,先不能杀他,他还有用。”

    林昆的脚下并没有真的发力,他心里头也清楚,这个马宗万现在还有用,他的背后藏着一个大阴谋……

    ……

    朱家,已经是夜深,雨后的朱家大院里,弥漫着一阵泥草气息,朱老的房间里,朱坤宇跪在地上,脑门磕在地上,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将眼前的地面洇湿。

    “父亲,我有罪!”

    朱坤宇咬着牙,脸上是那深深的懊悔,声音里带着悲恸。

    “我知道。”

    朱老语气平静,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映射出年迈的苍老,这个老人在外人的面前如何威风八面,如果令人敬仰,他只需要一句话,或许就足矣令这燕京皇城惴惴不安,可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躲避掉一切世俗的目光,又是面对自己犯错的亲生儿子,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年老、虚弱、日近西山。

    “静瑶,静瑶可能被我害了,父亲,我愿意以死谢罪,我对不起您,对不起朱家,更对不起我死去的二哥。”朱坤宇继续道。

    “我知道。”朱老语气依旧平静,他冲门外招呼了一声,“小管,把东西拿来吧。”

    房间的门吱的一声,老管家端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进来,来到了朱老的面前,朱老打开了盒盖,里面是一把老式的手枪,大概是抗战年代时候的物件,上面打了一层油,但也掩不住其苍老斑驳。

    朱老将枪拿在了手中,道:“这枪是我们朱家的建国传物,用来执行违背朱家族规严重的家法,传到我的手里已经有几十年了,这几十年了还从来没用过,但今天……”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