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37章 爱情里的假象
    []

    付乘结束和托尼的通话,他站在那,好久才离开。

    感情用事,确实能让人不理智。

    他以后不会了。

    急诊室里,医生给林帘检查身体,湛廉时始终站在旁边,一直守着。

    他的目光,没有从林帘身上移开过。

    而他唇上的血,已然不见。

    就连那苍白,也随着血不见,似也跟着消失。

    因为付乘的叮嘱,后面要来给湛廉时检查的医生没进来,这里依旧是之前的人,没有任何的变化。

    唯独,护士身上那鲜红的血,印在上面,随着时间过去,变得陈旧。

    一切也都跟着过去。

    付乘来到急诊室外,此时章明站在那,一直守着。

    章明看见他,低头颔首。

    付乘走过来,“怎么样了?”

    “还没出来。”

    “嗯。”

    付乘没再问,章明也不再说,这里安静下来。

    凌晨后的夜,本就这般冷清。

    忽的,章明说:“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付乘神色动,看章明,“什么事?”

    章明看着他眼睛,说:“湛总带着林小姐出来的时候,韩在行出现了,他说了一些话。”

    付乘瞳孔微拢,“说了什么话?”

    长夜漫漫,时间过的很慢。

    章明和付乘来到僻静处,章明把韩在行对湛廉时说的话一字不差的告诉给了付乘。

    付乘听完,眉头皱紧。

    而章明说完,不再说。

    这里一下被冷寂覆盖。

    好久,付乘说:“以后这些事,都要跟我说,一字不漏的。”

    “是。”

    章明回到了急诊室外,付乘留在那,给托尼打电话。

    他想,这个情况他必须告诉托尼。

    “喂。”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你说。”

    托尼回了家,在家收拾行李。

    付乘已经把机票订好了,就在今晚,他收拾好行李去机场,刚刚好。

    此时,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托尼收拾行李的动作也没有停。

    直到,付乘说:“是不是因为韩在行那些话,湛总今晚才会让韩在行过来。”

    托尼把行李箱的拉链拉拢,然后把行李箱提起来,说:“不是。”

    “那……为什么会让韩在行过来?”

    “难道湛总,要放下林小姐?”

    托尼脸上浮起笑,“你觉得可能吗?”

    “……”????付乘沉默了。

    要在以往,或者别的事,他一定能给出肯定的答案。

    但现在,沾上林帘,他无法肯定了。

    托尼没听见手机里的回应,知道付乘现在在想着什么,他一点都不意外。

    “付乘,感情上的事是无法理智,冷静的,只有在乎和不在乎。”

    “湛廉时,他即便是想放,他也放不了,你明白吗?”

    付乘安静了几秒,说:“明白了。”

    “呵呵,有时间你也该去谈谈恋爱了。”

    “尝尝恋爱的滋味,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想法。”

    “我不需要。”

    “哈哈,这可不是你需不需要的问题,爱情来了,那可是挡都挡不住。”

    “不过,我希望你遇到一个好女人,即便是折腾,到最后也是值得的。”

    “人生难得值得。”

    “祝你幸运,朋友。”

    托尼挂了电话,看了眼卧室四周,确定没有什么东西漏下,转身,拉着行李箱潇洒离开。

    他湛廉时要能放下,他托尼的脑袋拧下来给他当球踢!????付乘拿下手机,思考托尼的话。

    不是思考自己的爱情,而是站在另一个角度去想湛廉时和林帘。

    然后,他逐渐明白。

    一些事,也豁然开朗。

    爱情里有许多假象,最能迷惑人心。

    不论是局外人,还是局中人,都很难看清。

    林帘被送回了病房,医生跟湛廉时说林帘的情况,湛廉时听着,目光始终在林帘脸上。

    现在,她脸上的痛苦没那么浓了,她似乎终于疲倦,紧绷卸下,可以安稳的休息了。

    “目前看只是着凉引起的感冒,其它暂时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如果不放心,可以住院几天,好好观察下情况。”

    湛廉时看着林帘红晕褪下后微白的脸,那泛干的唇,“她什么时候醒。”

    “明天早上。”

    “嗯。”

    医生看湛廉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个人刚刚吐过血。

    因为,他的模样,他的神色,他的精神,看不出一点病态。

    但这样,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会痛的病,不严重,不会痛的病,那才严重。

    “您要不要检查一下?”

    医生作为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是问了句。

    “不用。”

    “好的,有任何需要,随时叫我。”

    湛廉时这样,那就是清楚自己的情况。

    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再说下去。

    医生离开,这里终于只剩下湛廉时和林帘。

    他拿过椅子,很轻的放在床前,坐下,然后,看着林帘的手,拿起来,握住。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