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201 加码的北进计划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1201加码的北进计划黄磊的汇报电报很快到达朱北国和中兴岛那边,孙老的反应很快,他立刻让夏小鸥从溶洞的物资库里拿出一台数码相机,开封了仅剩的电池,然后委托骄傲号带往澳门交给代小山,并交代万山岛的所有人,等冰霜女神号号到达澳门时交给朱北国。

    显然,神父给澳洲人提供了一次近距离侦察马尼拉王城的机会,对于迟早要爆发的澳洲联邦与西班牙帝国的战争而言,这次侦察机不可失……

    至于如何进入滨诺都,朱北国设想了很多方案,然而最后认为最稳妥的就是这个方案——通过过硬的关系进入滨诺都,然后搞一个很普通的小生意作情报员的职业掩护,开茶水铺是朱北国给这对谍报人员设计的职业——低调、不起眼,但消息又不闭塞,毕竟茶馆向来是市井坊间各种消息的集散地。

    当然要顺利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年头没有介绍人或者师承关系,一个陌生人想进入一个社区或者一个商业圈子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好在澳门梁家钟家在滨诺都和涧内有一些影响力,尽管很有限——顶多只能作为担保人。

    而开铺子做生意是需要甲必丹同意的,既然神父在滨南杜有这层关系,那自然是要大加利用,可以省去很多麻烦,特别是对一些刨根问底式的"审查",因为在华人的圈子里,大家是极为重视一个人的渊源和来路的,在这个信息闭塞的时代,陌生人的身份和来路不明的背景是社区和生意圈里的大忌。

    而且朱北国也极为重视谍报人员的低调存在模式,他不断地告诫自己的学生:做人要低调到毫无存在感,而要做到这一点,各种表面上看起来非常正常和完备的担保以及介绍人是一个重要因素,显然,滨南杜的甲比丹从中起到的作用很重要……

    至于如何进入另外一个华人聚居区——涧内,那就易如反掌了,现在,已经在码头上等着冰霜女神号的两艘广式茶船便是陈义德的船,而且郑家信字号的两艘广式茶船大约每隔两个月就跑一趟马尼拉,涧内的华人跟郑家信字号关系也很密切,郑成功答应过要帮忙介绍生意,而朱北国的另外一对小夫妻谍报人员,将在信字号大掌柜的介绍下到涧内社区里"谋个营生"——仍然是开茶水铺子兼卖烧饼……

    今天是圣母安息节,此时此刻,在冰霜女神号的海员餐厅里,海员们正在聚餐,朱北国的思绪终于被一阵有如教堂唱诗班合唱打断,这声音来自海员餐厅。

    朱北国不禁笑了笑,心说这个画风才正常,朱北国猜测,这位卜弥格神父肯定是“唱诗班”的指挥,而带头歌咏上帝的是未来的冰霜女神号的大副——现在的水手长米安飞。

    从去年年底开始,好吧,其实是自从伊姗静给小米添加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以后,小米就跟神父走得很近,据说卜弥格神父还给小米的三个孩子起了教名。。

    朱北国从胡小林他们那里了解到,昨天晚上,胡小林他们几位突然想起今天算是个节日,于是便准备了一些小礼物去看望一直独自在船舱里"念经的卜老头"。

    朱北国知道,船上的这帮人节是什么节都要过的,毕竟船上的日常生活是在是艰苦且枯燥,今天遇到个节日,还是类似圣诞节这样的大节日,哥几个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何况船上还驻着一位真正的教徒呢。

    当然了,他们也很好奇一位神父是怎么过基督节日的,何况这可是神父正宗的节日,有一位神父跟兄弟们一起过节肯定很有趣……

    于是,当哥几个来到神父的船舱说,要陪他过过节日时——结果神父非常的激动并很高兴而又讶异地接过用红纸包住并绳子打成蝴蝶结的礼物。

    神父尤其是对米安飞送给他的一支自来水钢笔很感兴趣,这支笔在吸满墨水后可以带在身上长期使用,非常方便,于是在和谐的气氛中神父带着胡小林他们过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真正的基督教节日——出乎大家的预料,节日里并没有大餐、也没有类似圣诞树和礼物之类的事物,甚至连音乐也没有,只是胡米他们几个跟着卜弥格神父在耶稣像前默咏了一遍《圣经》,然后喝了一口圣水,吃了一块硬到令人发指的面包——上面还带着粗盐粒,唯一让让人感到还算可口的是神父拿出一瓶法国葡萄酒——除了有点酸以外,这酒还算不错,然后神父又在耶稣基督面前做了全套弥撒——胡小林事后说,他终于知道后人过基督教节日的形式有错得多离谱——真正的基督教节日,在这个时代,确实是一个真正的宗教日,严肃、认真且清苦……

    然而弥撒做完后事情并没有完,哥几个本来心想终于完成了,俺们终于能睡觉去的时候,神父拉住米安飞的手,给他一本《圣经》,并且告诉他,这本《圣经》是他的珍藏,里面有上帝带给米安飞和他妻子儿女们的祝福,因此,你愿意接受的洗礼成为上帝的选民吗?

    米安飞事后承认说,他当时的心理是:望着神父饱含沧桑的双眼,自己实在是不忍心拒绝这位老头,那充满期待和虔诚的眼光确实打动了他的心。

    于是他当场就接受了洗礼,成为一名基督徒。

    胡小林他们后来调侃时候米安飞说,其实你不亏啊,一支超市里不到十块钱的钢笔就换了一套欧洲古腾堡印刷的十七世纪版正宗《圣经》,那可是真正的古董哎!传给子孙过几百年后看到价值连城知道不?

    总之小米现在正经的已经是基督徒了……

    次数刺客,朱北国在侧耳听了一阵唱诗歌曲,便回头对舵手和领航员吩咐了几句,自己就回到了船长室里,根据惯例,他要写一份工作报告,是关于第二次金厦之旅的。

    这份报告在第二天就发往中兴岛了,结果又引发了一次联邦参议院的专题讨论,因为朱博士又给潜在的北进计划加码了。

    这回朱大博士建议,以后一定要增加跑北线的船只,不强要积极拓展北上的航线,最终目标是三韩和东瀛的港口,最起码也应该在琉球有我们自己的贸易货栈。

    朱博士在报告里首先着重强调了郑家的生意能力,他说他对郑家能给伊舞绫号收集到这么多物资超出了他的预期,看来顺治一朝的禁海令——旨在从物资上封锁海外抗清势力的努力——在郑家强大的的物资组织能力面前确实效果不佳,这也是为什么清廷在郑成功夺取台湾后果断实施了更为严厉的迁海令的原因吧。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