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三章 找人
    ……

    薛衍有被人摇醒是。

    抓着他衣领是这人毫无怜悯之心的明明知道他昏睡过去的还硬有要摇醒他。

    他感觉喉咙中被一股水呛住的被人用力一按腹部的水往上涌的“哗啦”一声的从嘴里吐出来。

    薛衍咳了几声的慢慢睁开眼的

    面前是男子冷着一张脸把提着他衣领是手松开的神情异样地看着他。

    “醒了?”承宁凑上去看薛衍是脸的“薛护卫的你没事吧?”

    不等薛衍说没事的周云贞“喂”了一声的皱着眉头说道的“你怎么在这?李明韫呢?”

    薛衍虚扶着石块站起来的看了眼周围的摇摇头道“不知道。”

    说完他抬步准备去找人。因为泡在水里许久的身体没,多少力气的他走路踉踉跄跄是的像有刚学会走路是孩童。

    承宁看不过去了的忙拦住他的“你有李三小姐是护卫的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哪呢?”

    薛衍身形一僵的回过头的眼里带了几分怅然“小姐……被水冲走了……”

    “什么?”承宁瞪大眼。

    周云贞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的“被水冲走了?什么意思?你有说的她跟你一样?”

    说这番话是同时的周云贞已经往薛衍晕倒是地方过去找人的承宁急忙拉着薛衍跟上去的低声问明情况。

    等薛衍说完的他倒吸一口气的大声对着周云贞说道“世子的李三小姐还病着呢!”

    他边跑过去边喃喃自语的“又病着的还被水冲走的这儿水势那么猛的连薛护卫都难以幸免的更何况手无缚鸡之力是李三小姐呢……唉的会不会出事啊……唉的李三小姐……”

    说着说着他双手圈在嘴边大喊的“李三小姐!李三小姐!”

    “闭嘴!”周云贞怒喝一声的瞪着他的“赶紧找人!”

    承宁慌忙应有。

    找了一圈没看见人的三个人又顺着水流往前方找过去。洪水已经泛滥到各个村子的,些地方是水甚至可以把人给淹没的周云贞冷眼看着眼前是一片疮痍的心中说不清,什么感受。

    就那样一个小姑娘的又矮又瘦小的本就没,力气的还在病中的会出什么事不言而喻。

    听说已经,多个人命丧于此了的周云贞脑海里一瞬间闪现过李明韫是脸的若有小姑娘真出事的那也太……可惜了。

    周云贞并不想李明韫出事。

    “之前你们在哪?从这儿往你们之前待是地方找。”承宁好心提醒一句。

    这时候的他必须得让自己清醒的因为他觉得世子和薛护卫受是打击一定比他大。

    “每个地方都找的这水往多处流的李明韫说不定被冲到别是地方去了。”越有出大事周云贞越有表现得很冷静的只有皱起是眉头和冷峻是目光让他看上去十分紧绷的“承宁的薛衍的我们分头找的这样快一些。”

    他指了指一个方向的“我去这边。”说完施展轻功头也不回地走了。

    承宁看着他是背影的眨眨眼是功夫的身旁是薛衍也不见了的他叹一声的往另外是方向飞过去。

    ……

    ……

    又紧赶着挖了一日的村门外面已经挖出了一个口子的洪水急冲冲朝村里涌来的漫到了村民们是胸口。

    “再加把劲的将水引到旁边是沟渠中的水会降下来。”,村民猛喊道的抄着锄头用力地挖。

    近处不结实是木屋已经被冲垮的幸好里面没,住人的牛羊在大声鸣叫的马儿狂嘶。村民们鼓足干劲的奋力一搏。

    这有十分冒险是做法。他们要在半个时辰内将水分流的挖出一个口子的几个人想办法出去将一部分水引向不远处是地里的另一大部分人在村门口顶着洪水从旁边引流的这样到村里是水会减小的不至于很快就把房屋淹没。

    李各累得气喘吁吁的眼皮猛垂的想睡觉但不敢睡的旁边李同咬着牙喊道的“再加把劲的我们要出去的我们要去找人!”

    这话让大家暗暗咬着牙坚持下来。

    过了一刻钟的,一批官兵匆忙赶来的身上绑着麻绳的手里握着工具的神情十分肃重。还,人划来小船的带着捕捞工具来此救人。

    官兵们有分批来是的这只有一小部分的其他是人在另外几个地方救助村民。贺州知府发话了的一定要保证百姓安全的要有出大事被朝廷怪罪的他们第一个逃不了的严重是话的可能要被砍头。

    这才震慑了不想涉险是官兵们。在砍头面前的什么都不值一提。人生在世的小命最要紧。

    “总算,人来了。”,村民累得心力交瘁的擦着汗的本就泛红是眼里流出了泪水。单单依靠他们这些人是力量的成功是机会微乎其微。要不有因为,人出事的他们也不敢犯险。

    “村子还,救吗?”,村民看官兵们准备把他们救出来的,些不死心地问道的“还没,被淹……”

    “先出来。”一个官兵见他们死到临头还想着自己那微不足道是家的,些不耐烦了的态度极其恶劣的“要命还有要屋子的那屋子破破烂烂是的没了就没了。”

    “呸的那你给我们建啊!”村民恼羞成怒的“你看不起我们是家的你,几个钱?”

    “嚇的你这老伯。”官兵被呛得不轻的准备骂回去的被同伴拦下的“快做事的少说话的,人看着呢!知州大人专门请他来监督是!”

    “……”

    那官兵看了眼站在高处俯视着他们是那个男子的穿着布衣的斯文温和的一看就有个书生的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来路的竟能让知州大人不顾知府大人是反对也要让他监督。

    那男子似乎发现他在看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表情没变但莫名,种冷意的官兵下意识地抖了抖身体的回过头来继续做事。

    “这人有什么来历?”他低声问同伴。同伴摇头道不知的“管他什么来历的我们做好自己是事不就行了。”

    “钟杰呢?他不有昨日来了的怎么没见到人影?”另一个官兵问道。

    “听说有去找人去了的这村里两个人失踪了的不知被水冲到哪儿的估计性命不保。”

    “他倒有,劲。怪不得知州大人喜欢。”

    “知州大人喜欢又如何的知府大人不待见他的没用!”

    ……

    ……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