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94章 心理作用
    []

    “那也不行。”顾祁年义正言辞的开口。

    叶甜无语了。

    连一个小朋友的醋都要吃,还有谁的醋能不吃?

    她气呼呼的转过去了脑袋。

    决定以后还是少说话。

    在转身的时候,手碰到了口袋里李春芳送的那几个小瓶瓶。

    叶甜慌里慌张的拿出来,生怕自己不小心给碰碎了。

    她先是递给了顾祁月一个,叮嘱着,“拿着戴在脖子上会好受很多。”

    “你都已经开始迷信了吗?”顾祁月看着那瓶子里面装的一颗像是薄荷叶又不不是薄荷叶的草,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带一颗普普通通的小草,如果真的那么有效,她以后就要大规模种植。

    她身上中的是毒。

    毒。

    凭借着一颗小草,不可能治愈的。

    叶甜不知道这个草对于顾祁月是否有效。

    看顾祁月一点都不相信这棵草的功效,也不打算多解释什么。

    她利索的从脖子上取下来以前戴的那一颗。

    重新换上了新的,“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我戴着挺舒服的。”

    她还是准备派人给小晟睿送回去一个。

    顾祁月把玩着那颗草放在手心里。

    嫂子这肯定就是心理作用。

    一颗普普通通的小草不会起什么作用?

    她也不想辜负了嫂子一番心意。

    在叶甜的注视之下,还是乖乖的把小瓶子戴在了脖子上。

    没过两分钟,顾祁月也感觉到了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不过,她没觉得是那颗草起了作用,只觉得是心理作用。

    也可能是刚

    刚吸氧吸多了,这会儿缓过来了。

    叶甜看顾祁月这么听话,欣慰的笑了一声。

    她还担心顾祁月会不信这种邪。

    下一秒,叶甜看到了,在一旁一脸期待的顾祁年。

    她皱了皱眉头。

    这个吃醋精怎么总盯着她?

    “看怎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叶甜皱着眉头,心里有点不爽的问着。

    顾祁年笑了,坐在叶甜的身边搂住了她,“我老婆好看还不能说了?”

    看他们两个,你侬我侬的,顾祁月实在是觉得辣眼睛。

    太过分了。

    她气呼呼的说着,“你们两个别肉麻了,穆爽姐,还有秦江哥,他们两个在二楼。”

    “我知道,他们一会儿忙完直接就下来了。”

    “哦。”顾祁月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了,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

    叶甜这才想起回来的路上碰见的那个女人。

    她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认真的开口,“最近我总是见到一个和我很像的人。”

    “很像?”顾祁年原本想掏出来一根烟抽。

    听到这句话,手上的动作一顿。

    烟盒直接掉在了地上。

    他弯下了身子去捡。

    叶甜和他认识那么多年,自然看得出来他的异样。

    “你认识呀?”叶甜无比笃定的开口。

    顿时,她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

    怎么顾祁年总是认识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可是她,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生活也太有危机了吧。

    “怎么可能认识。”顾祁年看叶甜有点难过,下意识的失口否认。

    “但我

    就是觉得很奇怪,见到一次两次很可能是巧合,我都已经见到这个女人三次了。”叶甜懒的和顾祁年争辩什么。

    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吧。

    反正,她能感觉到那女人不怀好意。

    可那个女人三番两次的出现,什么都没做。

    “三次?”顾祁年。深深的皱起来的眉头。

    廖春雪已经回来了,还那么频繁的在叶甜面前晃悠。

    顾祁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紧紧的皱着眉头在想这件事情的处理办法。

    叶甜看顾祁年果然脸色不太对劲,一本正经的问着。

    “你怎么这种奇奇怪怪的表情呀?”

    “该不会认识这个女人吧?”

    刚刚不是还矢口否认吗?

    顾祁年还是一如既往的否认,他淡淡的笑了一声,“怎么可能会认识?”

    叶甜不打算再继续追问了。

    顾祁年假装没事儿一样的点了一根烟,走到了窗口处,看着窗外的皑皑白雪。

    他敏锐地发现,很远的地方有一道鬼鬼碎碎的身影。

    顾祁年皱眉。

    艾达的人已经开始监视他们了?

    他看着另外里边韩城和理查德缓慢移动的轨迹,心里闪过了一丝不好的念头。

    马克斯家族的住址。

    或许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找到。

    “你们先吃饭,我出去一趟。”顾祁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很快掐灭了烟头。

    他走到玄关处,再次穿上了厚重的外套。

    “你这不是刚回来吗?”叶甜奇怪的问。

    他人才到家没两分钟,屁股还没暖热板凳呢。

    刚

    刚说了那个女人之后,他就那么急忙的出去。

    好像……

    是有点不对劲呀。

    别墅外面。

    艾达果然随意的溜达着。

    看见顾祁年,艾达嘿嘿的笑了两声。

    不过别墅周围有那么多的警卫员,艾达主动热络的走上来打招呼。

    他开门见山的文章,“你把我扔到那荒山野岭的事儿怎么算?”

    “不用算。”顾祁年看见艾达,顿时就没好气了。

    他再次点了一根烟。

    艾达在这晃悠肯定没好事。

    “就这?”艾达挑眉。

    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很不一般。

    分明谁都想杀了对方,可还得摆出来一副和睦相处的姿态。

    艾达着急。

    毕竟……

    他狠狠的咳嗽了一声。

    “你给我老婆孩子下毒的事儿,我不也没给你算?”顾祁年吐了一口烟圈。

    “你是没给我算!你把我的人都送到局子里面了。”艾达狠狠的啐了一口。

    “那是他们该有的归宿,我只是帮了警察一把。”

    艾达气的转圈圈。

    南极洲这里向来都是由各个家族管辖,哪怕发生了命案或者刑事案件,也都是各个家族去管控。

    因此这里是没有监狱的,犯罪的人也愿意跑到南极洲。

    南极洲这里没有引渡条例,也是犯罪者的天堂。

    顾祁年偏偏把这些人杀人的证据全都搜罗齐了。

    悄悄的把他们送到了国内,全都判了刑进去了。

    艾达手里现在几乎没有可用的人。

    他这会儿快炸毛了才想着来找顾祁年。

    看到男人那张欠揍的

    脸。

    艾达几乎是气的咬牙切齿。

    []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