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7章 剑魔渡海
    来到东海候船之时,果然再次碰到了范正大,彭园画追着他就是一通暴揍,方解心头之恨。

    大船靠岸,凭着范正大与贺青鬼的关系,一行人有幸坐进了船舱。按照贺青鬼的说法,他是看在彭园画的面儿上。

    似玉凭着自己壮硕的身躯,被多收了好几文钱呢,她对此表示不满:“公子,那青面老头为什么要多收我钱,分明是嫌我胖呢,玉儿不能忍。”

    “你把他压死了,咱们都得喂鲨鱼,当今之世,青面鬼掌舵第一,唯有他能渡船上扶天。”范正大调侃道。

    同时他在船舱四处乱翻,砸得噼里啪啦响,嘴里却念叨着:“这青面鬼,酒藏哪儿去了?”

    范正大搜寻了好一会,在角落里发现一个暗舱,兴奋地钻了进去。

    章华荔忽然问了一句:“笙哥哥,咱们上扶天山找不到扶天的话,是不是你真的就得娶沈姐姐?”

    慕容笙顺势看了一眼彭园画,只见她眼如牛环,怒气横眉,忙收回视线,苦笑道:“应该会找到的。”

    “公子放心,玉儿一生一世都不会离开你的。”

    似玉深情脉脉地给他抛了一个媚眼,被他无视了。

    这时,只听外面众人惊呼着剑魔就在船上,两个小乞丐吓得不知所措,出船舱后便没再回来,跟着众人一起跳海了。

    老乞丐秦道寿神情紧张,跑到那暗舱口喊道:“范前辈,出大事了,杀人不眨眼的剑魔就在船上,咱们快逃吧。”

    “什么他娘的剑魔,我还是剑神呢。”

    范正大抱着一个酒坛钻上来,迫不及待地扒开酒塞,咕咕咕地喝了起来,大呼过瘾。

    贺青鬼进入船舱,见他偷喝自己的藏酒,追着就是一通打,范正大无处可躲,逃到了舱外甲板上,乍见凤鸣,吃了一惊,边跑边喊:“凤鸣,你坑我。”

    他没跑一阵就被贺青鬼逮住捶了一顿,酒也被抢走了。

    “范正大,咱们都多少年没见了,我怎么坑你了?”凤鸣笑道。

    范正大指着在大海中挣扎着往岸上游去的江湖群豪,忍不住讥笑一声,说道:“你把他们吓跑了,让我没了掩护,青面鬼才能撵上夺我的酒,你说是不是你坑我?”

    凤鸣站在船头,举目眺望,呵呵一笑,“你说的还真有道理。”

    “罢了罢了,我也不与你一般计较,就当你欠我一个人情好了。”范正大瞪了贺青鬼一眼,骂道:“吝啬鬼,以后不要到我家喝茶。”

    贺青鬼一脸鄙夷之色,讥讽道:“我去的是葛光明家,谁看上找你。”说罢喝了口酒,眨巴着嘴,故意馋他。

    范正大哼了一声,不再理他,凑到凤鸣跟前说:“剑魔,江湖传言你在玉门关外一剑入逍遥神仙,是不是真的?听说你还找金瓦寺那不出门的老和尚摩罗什打了一架,谁赢了?如果你赢了摩罗什,打孔仙胄应该就有三分胜算了,到时找他决战时记得喊上我,等你们打得两败俱伤,我就可以成为天下第一了。”

    说到尽兴处,他喜得笑出了声,又道:“你既入超一品逍遥神仙,上扶天山不会是想飞升吧?乖乖,你若飞升了,那孔仙胄就更加找不到对手了。”

    凤鸣没有理他,遥望远处的扶天山,山巅之上的晴空中,天门豁然开朗。

    “父亲,能看到仙境吗?”凤麟问。

    凤鸣一脸神往,点点头道:“日月共天,古木森森,仙雾缭绕,天人博弈。”

    范正大愣了愣,惊诧道:“你叫他什么,父亲?凤鸣,这是你儿子?”

    凤鸣点头称是。

    凤麟抱拳向范正大问了声好。

    范正大喜极而泣,对着浩瀚的大海说道:“剑魔找到儿子了!”

    凤鸣耗尽半生光阴,只为寻找亲生儿子,此执念感天动地,自然也感动了范正大。

    想他第一回上扶天山的时候,疯疯癫癫,口中念着要找儿子,遍山杀戮,筋疲力尽,反遭群豪截杀,是正大光明力退群豪,救了他一命。

    贺青鬼抱着酒到了甲板上,向凤鸣道贺,笑道:“凤大侠,这回是真的了吧?”

    他可是见过不下十次,凤鸣抱着婴儿出现在东海边,自称那是自己的儿子。

    凤鸣眼眶湿润了,笑道:“是真的,这一回是真的。”

    凤麟倒酒,三个老人举杯共饮,爽朗的笑声传遍缥缈大海。

    “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高手存在!”凤鸣叹道。

    范正大咦了一声,他可是第一次听不可一世的剑魔夸人,孔仙胄都未必被他这样夸过,忍不住问道:“高手在哪儿?”

    凤鸣指了指船舱。

    贺青鬼脸显惊异之色。

    “什么高手,里面就是几个小娃娃。”范正大笑道。

    凤鸣正猜疑之际,却见慕容笙走出了船舱,遂笑道:“一身兼释儒道一品境界,未入超一品却胜似超一品,看得出慕容公子又有奇遇。”

    慕容笙抱拳作了一礼,“凤大侠过誉了,恭喜凤大侠找到儿子,晚辈无以为贺,愿做一道大菜给诸位下酒吃。”

    大船正行经深海漩涡群,慕容笙纵身一跃,落在最大的旋涡边缘,手执古柏,一声暴喝,激起大浪如天,深邃巨大的旋涡迅速扩张,竟是原来的十倍有余。

    贺青鬼紧急掌舵偏离原航线,才不致大船被漩涡吞噬。

    四个女子觉察到异常动静,皆来到了甲板上,荔枝高声喊道:“笙哥哥,小心。”

    大旋涡中心忽然撕裂,一头大白鲨窜天而起,腾空扑向慕容笙,他扬手一剑,剑气所及,将大白鲨切为两半,纵身前跃之际,已取得大白鲨腹中的卵子,再返回大船。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于毁天灭地的滔滔海浪之中如履平地。

    回到船上,慕容笙将那鱼卵高高抛起,古柏比划一阵,鱼卵裂开成一朵血淋淋的莲花状,中间陈放着一片片的透明状鱼片,只有一小撮,此为鲨鱼浑身之精华,仅有不足一斤。

    章华荔看着这一盘血淋淋的大餐,禁不住皱了皱眉,“笙哥哥,你好残忍!”

    慕容笙将这道大餐悬空而置,笑道:“凤大侠,请品尝。”

    范正大自离了葛光明,受的压抑也少了,较之以前的沉闷性格,变得活泼多了,率先取一片来尝,赞道:“慕容笙,没想到你还是位好厨师呢。”

    诸人皆取鱼片来尝,皆称美味。

    范正大啧啧称赞,又对一脸郁郁不乐的彭园画道:“彭丫头,这样武功高,做饭又好吃的好男人不多见了,你可得抓住机会,肥水不流外人田,别让他跑喽。”

    彭园画羞红了脸,啐了他一嘴,躲一边去了。

    “好吃是好吃,就是量有些少了,那大鲨鱼要是不扔,烤了吃应该能填饱肚子。”

    似玉嘟囔一句,余人皆忍不住皱了皱眉,都肥成这样了还吃。

    “这就是天生金刚之身?”

    凤鸣笑着点点头,又对沈幽雪说:“姑娘,我帮你找到了慕容笙,有些话你还没对老夫说呢。”

    “凤大侠既已成仙,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沈幽雪回道。

    凤鸣哈哈一笑,这句奉承之言倒真让他无言以对,别人家的事,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已经决定置身事外了,不想这许多烦心事扰心,便不再多问。

    “凤大侠上山是寻扶天的吗?”沈幽雪问。

    凤鸣点了点头。

    慕容笙心中一凛,明显看到沈幽雪脸上划过一丝笑意,又想到了当日偷窥她的情形,竟不觉得有一丝悔意。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