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27章 别和我争阿劲哥
    获取第1次

    “出了什么事?”池劲问道。

    “我发现服务生中有几个可疑之人,似乎不是我们的人,而且他们身上藏有武器。”小武在他的耳边低语。

    又是服务生!

    池劲神情一凛,“走,过去看看。”

    “阿劲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秦落见两人在低语,一脸的严肃,连忙问道。

    “没什么事。”

    池劲看向秦落,“秦落,刚刚辛苦你了,听我说,你现在立刻回船舱,和孙梦竹两人待在里面别出来。”

    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希望他们两人不要乱跑。

    “哎!”

    看着池劲和小武步履匆匆,秦落张了张嘴,看了眼手上的拎袋,最终转身回了船舱。m.

    船舱里,孙梦竹接过秦落递过来的衣服,朝着她干干一笑,“秦落,谢谢你啊。”

    一码归一码。

    虽然这是自己的情敌,不过她救自己的恩情是没齿难忘了。

    “孙梦竹,你真要谢我,就别和我争阿劲哥。”

    秦落看着她,幽幽开口。

    孙梦竹穿衣服的手一顿,“秦落,一码归一码,爱情是爱情,恩情是恩情。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独独这个要求我无法答应。”

    她会报答她的恩情,但要她退出,她做不到。

    “狼心狗肺!早知道就该让你淹死在海里。”

    秦落冷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开口。

    孙梦竹笑了,“秦落,你不会的,因为你的心地是善良的。”

    “少拍马屁,我只是怕阿劲哥误会我,谁让我和你一起出现在甲板上的。”

    秦落白了她一眼,冷声道。

    真会找借口。

    就这么不愿意承认自己心地善良么?

    孙梦竹心里好笑,穿好了衣服。

    这时,外面隐约一阵骚动。

    秦落微怔,想到刚刚池劲和小武的神情,抿了抿唇。

    “孙梦竹,你待在这儿别乱走,我出去一趟。”

    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她要出去看看。

    “秦落,你要去哪儿?”

    孙梦竹一愣,看着秦落快步出了船舱,想了想,她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也跟了出去。

    邮轮第二层走廊。

    “池总,目前可以确定,有人假扮成服务生混上了船,他们的目标是k.集团的老总威廉姆丝。而这些假扮成服务生的人,应该是k.集团的敌对分子派来的杀手。”

    小武衣服上沾染了几滴血迹,眉眼冷肃。

    “威廉姆丝有没有事?”

    “幸好保护他的兄弟发现得及时,替他挡了一下,而他只受了一点轻伤。”

    “嗯,对方手上有武器,为了防止伤及无辜,得赶紧把客人从邮轮上撤走。”

    池劲面色冷凝,下着命令。

    “池总,我正要说这件事。”

    小武一脸的愧疚,“是我们的疏忽,池寂让人将邮轮上的救生艇偷走了两艘,幸好我们的人及时发现了,目前还剩下几艘橡皮艇,而池寂也在刚刚坐着救生艇离开了。”

    “什么!”

    池劲眉头紧拧,眼里满是怒意。

    他还在想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袭击事件,那些假扮服务生的人怎么会混上船的。

    看来,这件事和池寂脱不了关系。

    他表面上对业务被抢走无所谓,可实际上,心里早有打算。

    他估计把k.集团老总的行踪透露给了敌对分子,又暗中让对方的人上了船,然后制造一场灾难,好让自己的接待任务失败。

    他这个大哥,是有多恨自己?

    就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而不顾家族生意!

    池劲勉强压下内心的暴躁,深吸口气道:“一定要保护好威廉姆丝,想办法让他们的人安全离开。”

    “是。”

    小武接下命令,看着池劲道:“池总,我已经向海警发了求救信号,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赶到。不过眼下那帮凶徒不好惹,不如你和孙小姐他们也一起先行离开。”

    如今凶徒的目标已经不光是一个人了,他们的人已经开始和对方展开了激战。

    “我是主要负责人,怎么能走,不过……”

    “阿劲哥。”

    秦落匆匆走来,“出了什么事,我好像听到了炝声。”

    “谁让你出来的?不是让你待在房间里的吗?”

    池劲见秦落跑了出来,顿时责备道。

    “我……”

    呯!

    是子弹出膛的声音。

    秦落惊呼一声,被池劲一把拉向角落里。

    一旁的小武护着两人,朝着来人开了一记。

    来人中弹倒地,四周又安静了下来。

    池劲松了口气,看了眼秦落,将自己身上的防弹衣脱下,递给她,“快把防弹衣穿上,等穿上后,马上跟小武离开邮轮。”

    “那你呢?我不要穿,你……”

    “听话,赶紧的。”

    池劲难得的严肃,沉声喝道。

    秦落半句话噎在喉咙口,看着池劲严肃的俊脸,没再反抗。

    “阿劲,你在哪儿?”

    这时,孙梦竹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都不是听话的主!

    池劲的眉头紧拧,从角落里出来,看着孙梦竹一脸的焦急样,一把将她拉到身侧。

    “你为什么也跑出来?”

    “我不放心你。阿劲,出什么事了?怎么会有响声?”

    孙梦竹看了他一眼,视线扫过正在穿防弹衣的秦落,微微一怔。

    “船上有凶徒,你……跟紧了我,我和小武先把你们送走。”

    池劲看了眼小武,握紧了她的手。

    “池总,我把防弹衣脱给孙小姐吧。”

    小武很仗义,见孙梦竹没有防弹衣,准备脱下来。

    “不用,你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你不能出事,赶紧走,我会护着她。”

    池劲快速下着命令,随后不由分说,搂紧了孙梦竹,朝船舱出口处走。

    孙梦竹没有说话,看了眼秦落身上的防弹衣,知道那是池劲身上脱下来的。

    她不吃醋,谁让秦落是她的救命恩人。

    船舱里不时响起砰砰声,船舱的出口聚集着一群人,都忐忑不安地议论纷纷。

    “池总,武哥,我们的人正在拖住凶徒,客人都在这里了。”

    一个属下恭敬地汇报情况。

    池劲点了点头,看着几十个客人,又看了眼橡皮艇,冷静地下着命令,“让威廉姆丝和女士们先走,其他人,年轻男子留下,等待救援。”

    橡皮艇根本装不下那么多客人,只能让一部分人先离开这里。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