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一章 伶牙俐齿
    “现在什么时候把没本事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了,还清纯,真的是笑点大牙了!。”

    正在八卦的两个人被南小优听到,吓了一跳,其中有一个,想到秦四昭如今不太喜欢南小优,所以也就大起胆子。

    “怎么,难道我说的没错吗,不知廉耻,爬上秦总的床,被甩了,还一直赖在这里不走,真是不要脸。”

    南小优也不生气,走到他们身边。

    “本来我不太喜欢解释的,可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八卦,那我就给你们说一下。”

    秦四昭呢,是我的老公,同时也是我孩子的父亲,具体打听,应该会有人清楚这个事情,至于我跟人跑了,你们需要拿出一些证据出来,要不然没有可信度。

    那人很不屑的对南小优说道。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们就要相信你吗?”

    “不不,你误会了,既然你们要八卦,肯定就不会传我的好,全都是一些不太好的东西,这个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也有解释权。”

    那人不明白南小优的意思,在那边有些尴尬,毕竟自己在背后说了别人小话,不对在先,不论人家有还是没有,被本尊知道了,还是不容易被放过的。

    “反正你勾引了,我们也看到了,秦总脸上的口红印子说明了一切,就算你说是他的妻子,他有承认吗,都是你自己在自作多情吧?”

    南小优倒是不介意,继续说道。

    “我可以确实告诉你,我没有自作多情,我们之间好着呢,你不需要操心。”

    “还有你们有什么权利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进行批判呢,难道你们就行得正坐的直?”

    南小优说这句话是有把握的,她本不是什么八卦的人,但是奈何有时候无聊,也会顺风吹来一些,也就当做笑话得了。

    可是这次算是撞到枪口上了,她刚好听到过这两位的八卦。

    没等他们两个开口,南小优说道。

    “小郑的对象好像结婚了吧,如果和有妇之夫继续交往,那叫什么,在你们嘴里叫小三对不对?”

    这话让八卦的人脸瞬间红了起来。

    “你在脸红什么,这不是事实吗,我都没有在添油加醋的。”

    另外一个人见场面尴尬,赶紧过来制止南小优。

    “别说了,看别人难过有意思吗?”

    “那你们在说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考虑过我会不会考虑我伤不伤心呢?”

    “还有你,长的也算是不错,这大长腿,穿上黑丝袜,简直就是尤物啊,我要是男人,我肯定受不了,况且还穿着丁字裤,啧啧,要沦陷了。”

    “可是我们的主管是柳下惠,不懂得心动的感觉,真是让你失望了呢!黑丝和丁字裤都白穿了升职更是遥遥无期了!”

    那人脸色也红了起来,除了尴尬,还有的就是气愤。

    “南小优,你够了,这样揭露伤疤,你太狠了。”

    “说了半天,你们在说我一个受害者狠,我可是你们语言暴力的人,难道不是我最可怜吗?”

    南小优说着,声音变大了起来,愤怒也随之而来。

    “我没心情去八卦你们的事情,你们不检点自然也与我无关,但是,希望你们不要用你们那些可怜的要死的认知,来评判别人,你们不配。”

    “尊重别人的生活才是最为高级的修养。”

    两人八卦的人吓得不敢说话了,毕竟没见过南小优发这么大的火气。

    这个时候,秦四昭走了进来,示意他们两个离开。

    他们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逃也似的离开了南小优的办公室。

    待他们离开,秦四昭开口说道。

    “没想到,这么伶牙俐齿。”

    南小优看向秦四昭,说道。

    “我还有更多面,你想不想知道,我都可以展示给你看,我不仅伶牙俐齿,我还可以出手果断。”

    “所以你觉得你的方式你对的了?”

    “难道不应该反击吗,我就活该被骂,我又没有做错过任何的事情,我的良心让我说的这些话,绝对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混淆事实。”

    “他们说我的时候,比这话难听多的多,给说一些不着调的话。”

    秦四昭坐定,说道。

    “那我没有听到,我到的时候,你已经在这里说他们两个了。”

    南小优没有对秦四昭抱有任何的期待,可是也不希望他误会自己,在他的眼里,自己完全都是个恶人的存在。

    喝了一口杯子里面的水,南小优站起来说道。

    “以前的你,不会这么做的,你给会分清是非黑白,可如今你因为厌恶我,所以直接看表象。”

    秦四昭被南小优一说,脸上更冷了。

    “你不要拿我和以前的比,因为我已经不一样了,我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你懂了吗?”

    “没有以前的你,怎么会有现在的你,你不去面对那天发生的事情,那就永远封印在脑子里。”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像是在吵架,但是又有一丢丢的温馨,这是秦四昭醒来以后,和南小优说话最多的一次。

    秦四昭也感受到了,他对南小优说不出的厌恶,可是见不到她的时候,也会觉得想她。

    甚至会下意识的帮南小优做事情,自己都理解不了,控制不住,他努力的想要记起,但是却什么也没有。

    从秦四昭办公室出来,南小优的眼泪流了出来,满腔的委屈,他曾经有多努力的追求,如今南小优就有多难受。

    这段时间以来,南小优总是想努力的去接受,然后让他想起,甚至把对念念的关注都给了秦四昭,结果依旧是反感。

    这次她勇敢的奔赴了,而将军还没有起来。

    下班以后,南小优回到秦家看念念,这两天她都在忙活,都没看念念,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自己。

    到达秦家的时候,南小优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多余了。

    念念正在学着喂林月歧的孩子,秦母慈祥的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异常的温馨,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够原谅秦母。

    这么一想,又打起精神,秦母这种人都能够暖化,又况且是秦四昭这个人呢,她突然就多了一些信心。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