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25章
    这两天一直观察留沧,不敢错过半点就怕出什么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心慌的很。

    都决定回星云大陆了,还能出什么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心慌之下右眼跳的也厉害。

    这几天的平静,更是让她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寸步不离留沧,宗正昱又在外面这几日显少有机会。

    “好。”

    既然风沧澜都说了没生气,宗正昱也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也非常识趣的没有再提寂夜那件事。

    本来是一人独占的地位,如今却要分寂夜一部分。

    落差感太大。

    在接受事实后又迫切的想知道,他跟寂夜谁的分量更重一点。

    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

    只要还有一席之地就足矣。

    登时,心里有些揪疼,想将人拥入怀里。

    一阵风吹来,后背的恶臭味道钻入鼻尖,他赶紧松开十指紧扣的手,“我先去洗漱一下。”

    “嗯。”

    风沧澜点点头,目送宗正昱去浴池转身回到床榻。

    静下来脑海里就是刚才殿外的事。

    太诡异了,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就像有一张神秘的网落下,却难以窥测全貌,只能漫无目的的跑。

    因殿外的事情,风沧澜的不安的感觉逐渐增加。

    寒冬时节,寒风飘飘,几股凉风钻进殿内,风沧澜下意识看向昏迷不醒的留沧,将被褥提到脖颈掖下,

    不让寒风钻进被褥中。

    风沧澜未死一事传遍三界,魔域是最迟知道。

    夙临正在烧纸钱,就听到下属禀报风沧澜毫发无损从无涯之渊出来。

    听到这里,夙临准备扔纸钱的手僵在半空中,缓缓回首,清朗的声音凝重异常,“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启禀魔尊,风沧澜毫发无损从无涯之渊出来,如今已经回了星河。”

    静默两秒,如今嗤笑一声,将纸钱随便扔到一边。

    双手负立离开。

    好歹,也算是她教过一阵的人,他就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没了。

    不过……夙临敛眉,无涯之渊封印的可是上古凶兽梼杌。

    其性情凶残,并未开灵智。

    被封印无涯之渊十几万年,掉下去一个人竟然没有受伤。

    着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凛冬时节,刚才还暖阳高照的星河大陆,转眼间就飘起了鹅毛大雪。

    风沧澜摸了摸留沧肉嘟嘟的脸颊,一颗心软的一塌糊涂,又是心疼又是喜爱,“留沧,你都睡了这般久了。”

    “快醒醒看看娘亲。”

    “醒来咱们就回家,以后爹爹娘亲都陪着你。”

    她俯身在留沧肉嘟嘟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言语温柔浑身散发着母爱柔光的感觉,“小家伙真贪睡。”

    “再睡就又睡过一年了。”

    因为昏迷原因,留沧还是三四岁的模样,容貌身影在昏迷的这段时间没有丝毫变化。

    “马上,快新年了。”

    “小留沧你……再不醒来,就没办法回家过年了哦。”

    她声线清冷,声音却很温柔,眉目中的冷跟英气都化为母爱。

    小家伙还是一动不动,风沧澜只能失望侧首。

    寒风吹开了木窗,一股寒意在殿内直窜。

    风沧澜迅速起身走到窗边,把推开的目光关紧。

    “凉……”

    细若蚊吟的声音响起,即便是很小但在寂静殿内依旧非常清晰。

    声音响起的一刹那,风沧澜全身一震。

    狂喜涌上心头,回首疾奔而去。

    站在床榻旁,就见原本昏迷不醒的小家伙,此刻一双黑珍珠般的瞳仁四处转悠,茫然懵懂,像是误入闹市的小鹿。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