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26章 我儿子是奸臣(四)
    哦吼!

    何甜甜眼睛一亮,她果然没有猜错!

    第一,她可以从反派身上得到仇恨值。

    在看到“获取仇恨值”这个任务的时候,何甜甜就想到了这一点:仇恨值,不一定非要从好人身上获取啊,完全可以来个以恶制恶。

    而且吧,从坏人身上获取仇恨值比在好人身上获取容易得多。

    因为坏人比好人更小心眼儿,更能记仇。

    有的时候,一件非常小的事情,在正常人看来,只是些许不舒服,但在反派看来,那就是在羞辱他、伤害他,从而牢牢的记在心里,并想着日后报复回去!

    第二,何曦也远没有剧情所说的那般“愚孝”!

    不过是被亲娘用茶盅砸了肩膀一下,又没有见血,更没有落个内伤,换个真正纯孝的人,一定会跪下来认错,而不是直接贡献1点仇恨值!

    呵呵,这就恨上了?

    恨上生养他、培养他的亲娘了?!

    果然是个白眼狼,何曦的自私凉薄早就镌刻到了骨子里。

    除了他自己,他其实谁都不在意。

    之前会营造一个纯孝得近乎愚蠢的孝子形象,是因为“愚孝”这件事不会对他的利益造成伤害。

    甚至还能给他带来好名声,更能借着所谓的“孝道”来PUA自己出身高贵的妻子。

    而一旦“孝”跟“利”之间有了冲突,何曦能立马化身不孝子,反过来仇恨、针对自己的亲娘!

    “娘,您、您——”就在何甜甜暗自琢磨的时候,何曦一脸震惊的看向自己的亲娘。

    眼底闪过一抹阴鸷,但很快,又变成了震惊、委屈等情绪。

    他仿佛一个委屈又懂事的孩子,莫名其妙被亲娘打了一下,却不敢责怪,只能露出这种可怜的小表情。

    何甜甜却沉下脸,“大郎,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规矩?”

    “我刚才睡迷了,没有看到安康竟跪在这里,你又没睡迷,怎么没有留意这些?”

    何曦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自己亲娘这是责怪自己没有发现安康郡主的委屈,她老人家是为了儿媳妇才惩罚自己?

    这、这就有些荒谬了啊。

    他和安康已经成亲五年,孩子都有了两个。

    而在这几年里,亲娘没少折腾安康和两个孩子。

    从小看着亲娘各种装柔弱、扮可怜,何曦比任何人都知道亲娘的路数。

    表面上,亲娘和善又柔弱,对儿媳妇和孙子孙女也都十分亲近。

    事实上呢,软刀子割肉、让人哑巴吃黄连的事儿,亲娘最擅长。

    偏偏她把儿媳妇折腾得身心俱伤,外人却还要夸她一句“好婆婆”。

    儿媳妇安康郡主却满肚子的委屈与泪水无法倾诉,就算说了,那些长辈也会用“生在福中不知福”的目光对她进行控诉。

    也正是靠着何田氏的这种打压,本就性子柔弱的安康郡主,嫁到何家五六年的时间,就变得愈发怯懦、卑微。

    在何家上下,她是半点皇家郡主的尊严都没有了。

    就连何田氏身边稍微有些头脸的婆子、丫鬟,都敢给她脸色瞧。

    何曦嘴上不说,心里其实很满意这种局面。

    娶了个出身高贵的妻子,不管他能力怎样,世人都认定他在吃软饭。

    他可是大夏朝最年轻的探花郎啊,这般惊才绝艳,如此仪表堂堂,结果就因为娶了个郡主娘子,他就变成靠裙带的窝囊废?

    何曦自卑又自大,矛盾的心态,母亲的错误示范,彻底扭曲了他的心。

    他既得意于自己娶了个皇家贵女,可又痛恨自己被人嘲笑是倒插门。

    他也曾经喜欢过安康郡主的温柔、贤淑,可他更在意自己的自尊与体面。

    于是,他明知道亲娘是个什么性子,在安康受到委屈的时候,却从未体谅,反而不问缘由就直接责怪、叱骂。

    起初安康还会伤心、委屈,发展到后来,她都麻木了。

    所以,今天,她又被婆婆弄得不得不跪在地上“请罪”,看到丈夫赶来,她半点都没有看到救星的欢喜。

    安康甚至都没有抬头向丈夫求救。

    因为她知道,没有用!

    真相如何并不重要,婆婆有没有欺负她也无所谓,她家夫君可是大夏朝第一孝子呢。

    慢说是妻子、儿女了,就是他自己,估计也要对长辈言听计从、俯首帖耳吧。

    安康心里悲哀的想着。

    但,忽然听到丈夫一声痛呼,抬起头,就看到丈夫不敢置信的盯着婆婆。

    而随后,婆婆说的话,更让安康郡主有种白日做梦的感觉——

    什么?

    婆婆居然在训斥丈夫,而且、而且好像还是因为她这个外姓人?!

    “我、我——”安康郡主一个外人都觉得惊诧不已了,就更不用说何曦本人了。

    他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思议。

    何甜甜仿佛没有看到这对夫妻的异样表情,继续训斥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你娘子扶起来?”

    “……”何曦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字的声音。

    见何曦“消极怠工”,何甜甜似乎更加生气了,左右环顾了一下床头,抄起了一个盛放点心、干果等零食的八宝攒盒,作势就要往何曦身上砸。

    何曦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不敢再愣神儿,弯腰就把安康郡主扶了起来。

    与此同时,何甜甜的识海深处也听到了美妙的提示音:“叮!何曦仇恨值+1!”

    哈,还真是个“纯孝”的好儿子啊。

    如果原主经历了这些,也不知道她是作何感想。

    何甜甜想到这里,竟有些幸灾乐祸。

    不过,她顾不得想太多,因为她还有更多的表演呢。

    “真是的,明明心疼自己娘子,却非要装作漠不关心,也就是安康郡主心地善良、温柔大度,这才不跟你计较!”

    何甜甜故意数落着何曦这个便宜儿子。

    她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是帮着自己儿子向儿媳妇说找理由、说好话呢。

    安康郡主却有些诧异,这样的话,她不是没有听过,那是她刚刚嫁进何家的时候。

    那时丈夫也总是站在婆婆那一边,但婆婆似乎非常和善、慈爱。

    每次看到她受了委屈,还会说些帮何曦辩解的话。

    安康生性单纯,一时没有看出婆母的花样,竟真的信了婆婆是个好婆婆。

    丈夫也是个好的,只是太孝顺,太体恤婆母的不容易,这才让她受了委屈。

    安康非常感动,她压下心底的那抹怀疑,直接把婆婆当成了亲娘,而曾经在她耳边提醒的老嬷嬷,则被她打发了出去。

    去皇宫,或是回到郭家的时候,她也总说自己有福气,遇到了一个和善的好婆婆。

    可以说,何田氏能够在京城迅速的树立起美好的形象,安康郡主功不可没。

    只可惜啊,好景不长。

    还不等安康感动太久,她就慢慢体会到了婆婆的厉害。

    什么绵里藏针,什么面甜心苦,什么软刀子割肉,什么装腔作势虚情假意……五六年的时间,安康彻底明白了。

    只是,她性子软,且娘家没有亲近的长辈,她想哭诉都没有地方。

    外祖母和舅舅确实心疼她,但她到底不是皇家的女儿,她姓郭,是郭家的孩子啊。

    然而,因为她从小在宫里长大,嫡亲的祖母、婶娘和姑姑,她都并不亲近。

    风光的时候,她没有跟这些亲人有太过亲密的接触。

    如今在婆家受了委屈,她也没脸跑去找人家诉苦。

    爹爹和两位哥哥,则在西北,除了每个月的书信,平时连个面都见不到。

    而感情是处出来的。

    血缘固然重要,可常年见不到人,她对父亲、兄长也真的没有那么的依靠与信赖。

    外人都说安康郡主好福气,有那么多的人宠爱、照顾。

    但事实上呢,安康觉得自己非常孤独,唯一对她好,从小就陪着她的老嬷嬷,也因为她自己的糊涂而被送回老家养老了。

    在京城,安康郡主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她虽然软弱,但也要几分颜面,为了怕人笑话,她在何家受再多的委屈,也不想闹出来!

    所以……她只能忍着、忍着、忍着!

    不但要忍受婆婆的刁钻、刻薄,还要忍受小姑子的任性、蛮横,以及丈夫的冷漠与“愚孝”。

    要不是还有两个孩子,安康郡主估计真的忍不下去,早就郁郁而终了。

    即便如此,她也快撑不住了。

    因为这几天,婆婆又开始作妖,说什么要给夫君纳妾。

    安康郡主跟何曦的感情,虽然不如新婚时那般甜蜜,但安康对丈夫还存有些许幻想。

    而且她再不济也是皇家郡主啊,还是公认的最受宠的郡主,连公主都比不过她。

    她不是无子,她给何家生了一儿一女。

    她也不是身患恶疾,无法服侍夫君。

    种种情况之下,她的夫君要是纳了妾,还是那种婆婆侄女的贵妾……

    安康郡主可以想象,她一定会成为京城贵妇的笑柄,连带着太后和圣人都要没脸!

    所以,安康郡主在听到婆婆的要求时,虽然没胆子强烈反对,却也没有恭顺的应下来。

    她就是沉默,无声的表示拒绝。

    没有得到儿媳妇恭敬的应承,在何府当了几年“老祖宗”的何田氏恼了。

    又是装病,又是绝食,逼得安康不得不跪在她床前谢罪。

    安康以为,这一次自己可能又要被婆婆磋磨了。

    没想到,事情竟有这样的“峰回路转”。

    婆婆明明已经拿捏住她了啊,这会儿怎么忽然变得跟她刚成亲时那般“和善”?

    安康低着头,心里惴惴不安,她怀疑婆婆又有什么新花样了。

    她不说话,何甜甜却没有绕过她,还追着问了一句:“安康啊,你千万别怪大郎,他啊,就是个直脾气,且太孝顺了,所以才忽略了你!”

    安康飞快的抬起头,看了眼婆婆,呃,还是那个病弱、和善、温柔的模样。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那么多,打死安康都不相信,就眼前这么一个漂亮、和气的妇人,竟会有那样恶心、歹毒的心思。

    安康抿了抿唇,面对这么一个笑面虎,自己又受了那么多的磋磨,她真的无法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更无法配合婆婆上演什么“你好我也好”的戏码。

    她默默的低下头,手无措的撕扯着手里的帕子,表情木然。

    “好了,你刚才也累了,赶紧回房去休息吧。”

    何甜甜继续维持和善好婆婆的人设,只是她跟原主还是有着极大的区别。

    原主即便为了需求而不得不对儿媳妇露出笑容,也是那种皮笑肉不笑。

    而何甜甜呢,她一双桃花眼里,满都是慈爱的笑意。

    安康却没有看到,她还是低着头,听到婆婆开口,半点犹豫都没有,“是,母亲!”

    她规矩的屈膝行礼,然后转身就出了房间。

    “哎,娘子,你、你——”

    发现安康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何曦顿时觉得有些不满。

    他可以不把妻子当回事儿,但绝对要成为妻子的天,做她的信仰。

    现在妻子却对他这种态度,何曦当然不乐意了。

    “叮!何曦仇恨值+1!”

    哦吼!

    还真是踏马的大孝子啊。

    妻子对他爱答不理,他居然也能迁怒亲娘,还产生了仇恨值!

    何甜甜愈发爽快,她真是恨不能把原主拉过来,让她自己来听一听这美妙的提示音。

    让何甜甜高兴的事,还不止于此。

    刚穿来就收获了3点仇恨值,真是个非常棒的开局啊。

    未来可期,大有希望啊。

    何甜甜觉得,只靠何曦这么一个人,她就能拉满足以完成任务的仇恨值!

    不过,这还不够!

    何甜甜坐起身,利索的穿好鞋子,缓步走到了何曦近前。

    何曦还侧着身子,对着安康郡主的背影生出了尔康手。

    啪!

    何甜甜抬手就抽了何曦一个大嘴巴。

    力道很大,何曦直接被打了一个踉跄。

    他下意识的捂住脸,只觉得半个脑袋都木了,耳朵嗡嗡作响。

    好半晌,他才反应过来——

    他!

    何曦,何家最有出息的长子,居然被向来把他捧在手掌心的亲娘给打了?!

    而且还是打脸这种极具羞辱人的方式。

    何曦猛地回过头,一双桃花眼狠狠的盯着何甜甜——

    “叮!何曦仇恨值+5!”

    哇咔咔,就知道会这样,太爽了,又收获了一笔仇恨值呢!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