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76章 熟人
    看到这里后,我心中已经有了个大胆的猜测,我那天在祖山看到的那座大墓,极其有可能就是汉光武帝刘秀的墓地了,而皮家村的人是汉光武帝的守墓人,排教那陈四龙说的。肯定是不能动那大墓了。

    要知道,守墓人监守自盗的话,那可是会遭来天谴的。

    但是又有一个问题深深的困惑了我,阴术术告诉我说,九命猫神想要复活刘秀,而我们要阻止九命猫神复活刘秀会必须找到刘秀的尸体,把刘秀的尸体给毁了。

    爷爷去过几次泉水市那边的刘秀墓,差点都被墓地里重重阴兵给杀死,那么至少说明。那个墓也是机关重重,不是那么好开的,而且那个大墓风水上也更符合复活死尸的养尸地的布局!

    也就是说其实无论是泉水市的那个大墓。还是皮家村的这个大墓,都有可能是刘秀的棺椁所在地,我们要毁掉刘秀的棺椁的话,就得做两手准备了!

    就在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到门外有一双阴冷又熟悉的眼睛睁在注视着我。

    我愣了一下,回头朝门口看了过去,只见满身黑气的小皮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祠堂的门口,小皮球这半个月的时间恢复的很快,之前被排教八卦镜吸收掉了的煞气。经过半个月的时间后,又恢复了过来,甚至比巅峰期还要强,他的整个半边身体也都玉化了。

    哪怕是玉化的如此成功的小皮球还是害怕挂在祖师祠堂的那些镇河人的画像,不敢进来。

    "怎么了?"我就走出了祠堂外,看着满脸兴奋无比的小皮球,开口问道。

    小皮球看我出来了之后,手舞足蹈的说道:"白小鲤,白小鲤妈妈回来了!"

    "白小鲤回来了?"听到小皮球的这句话,我愣了一下,然后拔腿就朝着家里的方向跑去。

    一走进家里,我就看到我妈拉着白小鲤在桌前嘘寒问暖的聊天,白小鲤也十分客气的和我妈搭着话,只是白小鲤客气的让我妈都觉得有些奇怪。

    看到我走进来以后,我妈就转头看向我。说道:"臭小子,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欺负小鲤了!"

    看着满脸生气的我妈。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样解释才好。白小鲤也看出了我的窘境,就开口说道:"妈,阳喜他没惹我生气,我这次来,就是接阳喜去城里住的。"

    听到白小鲤开口还是喊我妈做妈,我就愣了一下,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无论怎么样,至少这个女孩肯给在我妈面前给我一个面子。没有揭穿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妈听到白小鲤的这句话后,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道:"小喜子。到了城里,好好的和小鲤过日子,不要再掺和一些风水圈的事情了,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白小鲤走到了我的身边,伸出手就拽着我朝门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冲着我妈说道:"妈,我有些悄悄话要和阳喜说!"

    "你说,你说,妈不会偷听的!"看到我们两个如此亲昵,我妈这才乐开了花,做事都干劲十足了。

    门口的小皮球本来准备跟过来的,也被我妈一把给扯住了耳朵,只听我妈说道:"人家两口子说悄悄话,你跑过去干啥子呢。跟婆婆我到屋子里帮忙做事!"

    小皮球无比的委屈,望了白小鲤一眼。白小鲤冲着小皮球笑了笑,说道;"小皮球。放心,我会带你去城里的。"

    小皮球听到白小鲤这句话,这才高高兴兴的跟着我妈回到了屋子里。

    白小鲤看着小皮球如此简单快乐,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我发现,这个城里来的千金大小姐笑起来十分的好看。一时间竟是看痴了。

    白小鲤察觉到了我在盯着自己看着,他的眉头就微微皱了一下,收回了脸上的笑容。转头朝我看了过来,说道:"皮阳喜,你知道我这次找你来干什么的吗?"

    听到白小鲤的语气又恢复了冰冷。我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感觉,就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情?"

    白小鲤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家在泉水市开发的工地。遇到怪事了,想要找你去帮忙看一下。"

    白家转行做了房地产,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听到白小鲤说她家在泉水市开发的项目遇到问题了,我就疑惑的问道:"是什么问题,能不能简单的说一下?"

    "最近这半个月。我们白家开发的工地就经常有工人失踪,接连好几天,已经有十几个工人失踪了,警方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我们白家干的,拿工人的命去骗保了。"白小鲤说道。

    "找了其他的风水师看吗?"我听后,心里就奇怪了起来,按道理工地都是血气方刚的工人,可是阳气最重的地方,邪祟不敢轻易的靠近,为什么白家的工地会出这种奇怪的事情。

    白小鲤动了动嘴后,说道:"找了,不过找的风水师也,也失踪了,我家那工地就在黄河附近,你又是黄河边的镇河人,所以我爸想让你帮忙看看是不是黄河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听完白小鲤的话,我这才知道,其实不是白小鲤来找我的,而是他爸让她来找我的。

    "对了,我爸还不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所以,他才会想到你的!"白小鲤说道。

    "行,小鲤,放心,你家工地的事情就交给我,今晚我就去工地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敢动我老婆家的工地。"我笑着看着白小鲤,说道。

    白小鲤听到我的这句话,脸就红了一下,说道:"谁是你老婆了,阴术术才是你老婆吧!"提到阴术术,白小鲤脸上就生出了几分醋意。

    果然和阴术术说的一样,这半个月的时间,我没有主动找白小鲤,白小鲤就已经开始有些不适应了,现在可不是情蛊在作祟,而是白小鲤已经渐渐的适应了,和我在一起的生活。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