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卷:南美雨林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入伙
    说干就干,猎门总魁首父女俩准备连夜出逃。

    当然了,林朔不至于荒唐到这种地步,他其实是寓教于乐,逗闺女玩呢。

    现如今林府里卧虎藏龙,除了这对父女之外,其他个顶个都是高手。

    屋里五位夫人一个娘,门口趴着四条狗,外面还有一头猩猩、一只麂子、两只八哥鸟。

    就这个阵容,可以说是水泼不进,外面想飞进一只苍蝇都不可能。

    所以林朔就觉得,大女儿林映月的出逃计划,注定是要破产的,没出大门就得被她某个娘拎着耳朵抓回来。

    猎门总魁首这会儿假意配合着,其实是不想当这个坏人。

    结果他没想到,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

    大人们都防着林朔,没防着林映月,然后宠物们又看到林朔在,也就对父女俩半夜出门这事儿睁只眼闭只眼。

    都跟着闺女走出小区门口了,林朔觉得事情不太对。

    怎么着,看样子还真能出逃成功呢?

    林朔赶紧把兴冲冲往外闯的闺女叫住:“你等会儿。”

    林映月今年按虚岁来说十一了,小姑娘亭亭玉立,个子已经长到了林朔的肩膀,看上去足有十五六了。

    这也正常,爹妈都高,然后她还挺会挑的,五官长相随她母亲多一点儿,美人胚子一个,唯独一双眼睛像林朔,眼神也是。

    就是那种打心底里看不起对方,又强压住心里的不耐烦,耐着性子打量别人的欠揍眼神,跟林朔当年一模一样。

    林朔本人是经历了昆仑山雷雨夜,又教了六年书之后,整个人真正沉了下来,这种眼神才消失的。

    小姑娘今年十一岁,且得被现实毒打几顿呢。

    原本林朔觉得她今晚就会被现实毒打,结果好像没动静。

    自己叫住了闺女,闺女没说话,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撇了撇嘴。

    于是作为一名父亲的尊严,刹那间把林朔给难住了。

    自己是逗她玩的,本以为夫人们会把小姑娘逮起来,没想到失算了。

    这会儿要是说“回家吧”,那自己这爹以后在闺女面前可抬不起头了,说话不算话嘛。

    林朔斟酌了一下用词,说道:“闺女,你说你的那些娘,会不会追出来啊?”

    “不会。”林映月斩钉截铁地摇摇头。

    “你怎么知道?”林朔问道。

    “因为我下药了。”林映月说道。

    “下药?”林朔被吓一跳。

    林映月一脸不耐烦,解释道:“三个月前,海伦阿姨给几位娘寄了五箱饮料,说是养颜驻容的,她们每天晚上临睡前就会喝一瓶。那是软包装的东西,下药特别简单,一个针筒就搞定了。”

    林朔听得脑瓜子嗡嗡的:“不是,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成云伯伯呀。”林映月说道。

    “苗成云?”林朔这就要掏出电话骂人了。

    结果林映月说道:“成云伯伯说,我已经快长大了,模样又漂亮,以后要知道防人。尤其是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我要比坏人还精通,这样才不会被暗算。”

    林朔掏出来的电话又放回了口袋里,很无奈地点点头:“有道理。”

    “爸,你是不是怂了?”林映月问道。

    “没……没有啊。”林朔赶紧否认。

    “我知道你怕老婆。”林映月说道,“你放心吧,我在客厅给几位娘留字条了,告诉她们这次出来是我自己的主意,责任全在我,不关你事,这样总行了吧?”

    林朔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跟都跟出来了,她们又不是傻子。”

    “哼,一试就试出来了,爸你果然怂了。”林映月说道。

    “我……”林朔一拍大腿,“走,咱爷俩不回去了,狩猎去。”

    “不,别着急。”林映月摆了摆手。

    “又怎么了?”林朔问道。

    “话说清楚,这趟是我出来狩猎。”林映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是我们学校暑假作业之一,我们年级主任说了,如果家长也是猎人,可以酌情帮忙,但绝对不能代劳。”

    “你们年级主任谁啊?”林朔一听火就上来了,这是什么破作业,又一次掏出了手机。

    “齐老师。”林映月看着林朔,“爸,你是想找她聊聊?”

    林朔怔了怔,又把手机放回去了,尴尬地说道:“这个作业挺好的,很有实践意义。”

    林映月又说道:“那我们说好了啊,狩猎的时候,爸你是协助,得听我的。”

    “行吧。”林朔叹了口气,然后再一次掏出了手机。

    “爸你干嘛?”林映月顿时紧张起来,“你要是敢跟娘告状,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傻丫头,我们得离开这儿啊。”林朔拨通了魏行山的号码,解释道,“叫辆车呗。”

    ……

    “你说什么?”

    高速公路上,魏行山大吼一声,紧接着一脚刹车,车子差点打转。

    副驾驶位置上的林朔赶紧扭头看了看车厢后头,发现林映月已经在后座睡着了,身上的安全带绑得好好的。

    林朔这才扭过头来骂自己的大徒弟:“干嘛呢你,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

    魏行山打起双跳灯,操控车子停到了路肩上:“你才吓我一跳!说了半天,你跟小姑娘出来没跟师娘们打招呼啊?”

    “嗐。”林朔神情略有些尴尬,“算是错进错出吧。”

    “那这司机我不当了。”魏行山说道,“我把你们送到机场,你们是远走高飞了,然后苏冬冬一查门禁我往哪儿跑啊?”

    “瞧你那点出息。”林朔白了老魏一眼,“她们又不能把你怎么样。”

    “你可拉倒吧,还不能把我怎么样。”魏行山掰着手指头给林朔一五一十地算,“我是安全部常务副部长,正部长大人是你老婆苏冬冬。

    然后安全部对园区综办负责,综办主管安全的主任助理,是你老婆武媚娘。

    再然后,安全部的经费从后勤部走,主管后勤的部长,是你老婆苏念秋。

    我现在事业前途全在你这群老婆手上,林朔你就行行好,给我留条活路行吗?”

    “老魏,你变了。”林朔摇了摇头。

    “能不变吗?”魏行山说道,“林朔说话凭良心,以前跟着你狩猎,刀山火海我魏行山没含糊过吧?

    可现在我是安安分分过日子的人,孩子六岁了,老婆又怀上二胎了,我还能把脑袋别裤腰带上吗?

    林朔你别闹,咱回去,你在几位师娘那儿认个错,我再替你说些好话,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林朔摇头说道:“出都出来了,哪里还有回去的道理,本来我就想带孩子出门的,这不正好嘛。再说了,现在要是回去,老婆的埋怨一样少不了,孩子以后还看不起我,两边都得罪了,这也太不合算了。”

    “不是。”魏行山问道,“你来真的啊?”

    “废话,难道还假的啊?”林朔翻了翻白眼。

    魏行山沉默了一会儿,似是在思考权衡,随后说道:“那行,你等我一会儿。”

    一边说着,魏行山掏出了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林朔看魏行山打电话,以为他是做什么安排,比如跟同事说一声,把刚才车子出门的门禁信息消除掉之类的,也就不管他了。

    结果只听魏行山说道:“柳青,我临时要出趟差,大概一个月左右,你放心,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至于去哪儿你就别问了,这是纪律。”

    魏行山打完电话这就挂了,而林朔在一旁听整个人都不好了,厉声说道:“魏行山,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魏行山启动了车子,然后一个大脚油门。

    “不是你别闹啊!”林朔心里有些慌,“你当你的司机就完了,跟这裹什么乱?”

    “你还有脸说呢?这光是司机的事儿吗?”魏行山说道,“是我把你们爷俩带出园区的,你林朔能耐大我管不着,你死外面就死外面了,可林映月十岁的孩子,要是回不去,我这个园区安全官以后还怎么见人?”

    “不是……”林朔这一下就有些理屈词穷,“老魏你这夸张的责任心是怎么来的?”

    “废话,我是你徒弟。”魏行山白了林朔一眼,“你教得好呗。”

    “那你这徒弟倒是听师父的话啊!”

    “不好意思,我已经金盆洗手,不是传承猎人了。”魏行山说道,“你这个猎人师父现在管不着我。”

    “我……”林朔发现今晚好像邪门了,自己怎么都说不过别人。

    既然不能以理服人,林朔只能试试以情动人了,说道:“可你老婆怀着二胎呢。”

    “哼,别以为就你老婆厉害,我老婆也是不差的。她是军人出身,这点困难还克服不了吗?”魏行山面露骄傲之色,随后又小声说道,“大不了我回去之后跪两天……”

    “这可是你逼的,我只能实话实说了。”林朔叹了口气,“我要是光保着闺女,那还算十拿九稳,要是再加上你这个菜鸡,那我也太难了……”

    “你这趟是去哪儿啊?”魏行山打断道。

    “亚马逊雨林。”

    “你去过吗?”魏行山又问道。

    “没去过。”林朔摇摇头。

    “我去过。我在亚马逊雨林执行过任务,那儿的情况我比你熟悉得多。”魏行山说道,“再说了,要是真遇上厉害的东西,我能带着映月离开是非之地,让你安心战斗,你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道理?”

    “不是,老魏啊……”林朔还要再劝,结果发现肚子里实在没词儿了,只好讪讪住嘴,手往胸口衣袋里摸香烟。

    摸到香烟,手又停下来了,闺女在车上呢,不能抽烟。

    只听林映月在后座说道:“哎呀,你们俩好吵啊。”

    “我们不说了,你继续睡。”林朔温言说道。

    “映月啊。”魏行山说道,“说起来,我可是你大师哥。这次狩猎,我跟着你一起去好不好?”

    “好呀。”林映月说道,“那你可得听我的。”

    “是。”魏行山笑道,“队长。”

    “嗯,这还差不多。”

    ……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