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卷:南美雨林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冷暴力
    第二天早上,星期一,学校里是最后一天休学式,而综管办、研究院、学院,这些园区单位是要正常上班的。

    林府这一大家子,平时是林朔起床最早,他负责叫醒一家人,挨个儿去夫人和孩子们的门外敲门。

    这天林朔和林映雪开溜了,自然也就没人叫了,然后林映雪昨晚还特别孝顺,生怕几位娘睡得不瓷实,安眠药剂量还不轻。

    要说药物的抗性,那还得属林家二夫人狄兰,体内有山阎王,所以一家人只有她是按照平时的生物钟醒过来的。

    狄兰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只觉得头有些疼,再加上周围没动静,以为醒早了,继续又眯了一会儿。

    再醒过来,狄兰一看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就觉得有点儿不对,拿起床头柜一看时间,哎呦,要迟到了。

    二夫人赶紧披上衣服走出卧房,发现今天的林府上上下下特别安静。

    她下意识地就以为,大家昨晚合起伙儿来欺负林朔,这男人估计赌气了,所以没叫夫人们起床,一大早出去遛狗了。

    这下完了,全家人上学上班都得迟到。

    于是狄兰火急火燎地挨个拍门,把一家人纷纷叫醒。

    林府这一醒,那可就乱套了,早饭早饭没人做,衣服搁哪儿了也不清楚,大伙儿又要赶时间,所以这一家人就跟打仗似的。

    林朔已经不见了,没人当回事儿,都自顾不暇呢。

    一直到三夫人歌蒂娅坐上了车,这才发现不对。

    歌蒂娅就在昆仑学院工作,最近是她负责接送孩子们去学校,上了车之后系上安全带,歌蒂娅发现副驾驶座位上没人。

    家里四个孩子,包括才六岁的小女儿林映月,都喜欢坐副驾驶座,当然林映雪作为老大是当仁不让的,这个位置就是她的。

    一看座位上没人,歌蒂娅扭头问后座儿上的孩子们:“哎?你们姐呢?”

    “不知道。”苏宗翰摇摇头,“今天早上没看见她。”

    林继先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说道:“昨晚我和姐在偷听你们吵架呢,一看你们吵得那么凶,我有些害怕,姐就让我自己先去睡觉了。我跟她说好了,今天早上叫我起床,她也没来……”

    歌蒂娅听到这儿,终于意识到不对了,赶紧掏出电话打林朔手机,发现打不通。

    于是这天早上八点半,林朔父女出逃的事迹,终于败露了。

    ……

    一家之主携闺女出逃,这是家里的大事,歌蒂娅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原本已经出门上班的几个夫人也没心思上班了。

    大伙儿又聚在自家客厅里,开始研究这个事儿。

    “查飞机。”狄兰还是反应快,“看他们到哪儿了,如果还没飞出国境线,让机组人员掉头。”

    “那要是飞出了国境线了呢?”苏念秋一边拨打电话,一边问道。

    狄兰一脸寒霜:“那就用导弹打下来!”

    林家二夫人是家里的话事人,她这么一说,大伙儿明知是气话,那还是吓一跳。

    “不至于那么大罪过。”苏念秋赶紧说道。

    这句话说完,苏念秋手里的电话就接通了,林家大夫人通过空管局下达了飞机掉头的指令。

    于是很快,空管局就接受到了这条指令,然后回复说,飞机已经进入“绝密飞行”阶段,无法接受指令。

    这份拒绝掉头的信息,也很快传达到了苏念秋的手机上。

    苏念秋一阵无语,把信息内容给狄兰一看,二夫人火冒三丈:“打他手机!”

    “早打过了,关机呢。”苏念秋说道。

    “那询一下这家飞机的目的地吧。”歌蒂娅在一旁建议道。

    “对,问问他们要去哪儿?”苏冬冬点点头,“我派刺客信条的人在目的地等他们……”

    “不至于,不至于。”苏念秋又被吓一跳,“姐,你手下那些帮人可都是杀手……”

    “我又没说要杀他们……”苏冬冬翻了翻白眼。

    苏念秋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刚才空管局说,这家飞机现在是‘绝密飞行’阶段,不能透露目的地,看来林朔早防着我们这一手了。”

    “哎对了,婆婆去哪儿了?”歌蒂娅这时候问道,“她今天早上好像人也不见了。”

    “哼,娘俩串通好了呗。”狄兰说道,“不然林朔和映雪半夜出门,我们会不知道?肯定是婆婆搞得鬼。”

    “那如果婆婆也跟着的话,这祖孙三代去做一起狩猎买卖,还是比较稳的。”苏念秋说道,“两个大人照顾一个孩子,问题不大,而且映雪也懂事……”

    “现在不是说他们能不能把买卖搞定,而是这件事的性质问题。”狄兰说道,“这趟要是让他们得逞了,那以后咱们日子还过不过了?”

    “对。”苏冬冬说道,“规矩必须要做,不然无法无天了。”

    苏念秋看了看武媚娘,问道:“小五,你说怎么办?”

    武媚娘一摊手:“我能有什么意见,你们说得都对。”

    狄兰一听这话眉头一皱:“那你是不是认为,林朔这样做也对啊?”

    武媚娘怔了怔,心想这是二夫人有火没处发,冲着自己来了。

    心情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她是林映雪的亲娘,也是林朔最疼爱的夫人,两人这一走,她那种被人背叛的感觉最强烈,心里也肯定最难受。

    五夫人知道自己的情况,现在还没有被姐妹们完全接受,而且她经历的事情多了去了,林朔父女俩出走这件事,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大事,所以原本是打算不发表意见的,明哲保身。

    现在一看这个情况,五夫人改变了想法。

    大夫人询问自己的意见,二夫人质疑自己的说法,不管她们心里怎么想或者有什么情绪,总归是把自己当做家里的一份子看待的,否则就不理会自己了。

    如果自己继续装聋作哑的话,那以后要融入她们也就更难了。

    于是武媚娘点了点头:“狄兰姐姐说得对,我确实觉得林朔这样做没错?”

    “什么?”狄兰大吃一惊。

    五夫人说道:“狄兰姐,我是新来的,不太懂林家的规矩,我有问题想请教。”

    “你说。”

    “我们跟林朔离婚没有啊?”

    狄兰被问得愣了一愣:“那当然没有了。”

    “既然没有离婚,那就没有孩子判给谁的问题,他作为父亲,想把孩子带去哪儿就带去哪儿,旁人是管不着的。”五夫人说道。

    “我们难道是旁人吗?”狄兰反问道。

    “我们当然不是旁人,我们是一家人。”五夫人就等着这句话呢,顺着说道,“这几年大家工作都很忙,平日里没工夫照顾孩子饮食起居,还有学习方面我们也没插手。

    做这些事情的,都是林朔。

    孩子们从刚开始的跟他疏远,现在变成只听他的话了。

    当然这个事情也很正常,一家人,有活儿谁有空谁做。

    关于带不带孩子出去狩猎,这件事昨晚我们讨论过,大家的意见跟林朔不一致。

    可家里出现意见向左的情况,难道不是应该我们听林朔的吗?

    他才是一家之主嘛。

    狄兰姐,如果道理不是这样,那我听你的,那你们该发导弹发导弹,该派杀手派杀手。”

    “好一张伶牙利嘴。”狄兰被说得无法反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什么就发导弹了,我刚才那是气话你还当真啊?”

    苏念秋被小五这么一说,心思也稳定下来了,问道。“那小五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五夫人说道,“林朔这么做,道理上勉强站得住,可是做法肯定不妥当。

    什么呀,带着孩子瞒着我们就走了,太不尊重我们了。

    这个事情必须要给他教训,不然以后无法无天。

    姐姐们,昨晚我们就干得不错,房门落锁没理他。

    这会儿也是这个道理,我们要是越紧张他,他还越得意呢,然后我们还拿他没什么办法。

    按我说,别理他,我们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就当家里没这两人,回头我看谁着急。”

    “哎呀。”狄兰叹了口气,“这要是一般的男人,咱这么收拾他没问题,可咱家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要是真不紧张他,看住了他,他外面女人多得是啊。”

    苏念秋也叹了口气:“都怪我没用,守不住家门。这家里添丁进口的,已经把屋子装满了,这要再来几个妹妹,她们住哪儿啊?”

    “傻妹妹,你就别考虑住房问题了。”苏冬冬摆摆手,“我觉得小五说得没错,我们长点出息吧。就现在我们几个的保养水平,如果散去消息说要改嫁,你看看排队的人会有多少。”

    “就是,谁稀罕谁啊。”歌蒂娅说道,“我们仨以前好歹是三朵金花,艳名远播好吗。”

    “歌蒂娅你中文还要继续学习,艳名远播这不是什么好词儿。”苏念秋翻了翻白眼,“而且你举例不当,你们金花是四朵,唯一一个现在没嫁给林朔的海伦,现在还单身没人要呢。”

    “她那是没人要吗?她是教皇不能嫁。”苏冬冬说道。“就这,都没拦住她勾搭咱家男人。”

    “所以我说嘛,不盯着这家伙就不行。”狄兰说道。

    “要不这样吧,坏人我来做。”苏冬冬指着武媚娘说道,“小五就是最后一个,林朔这趟回来要是还敢往家里带女人,我们奈何不了林朔,总能对付那女人吧?事情交给我,你们也知道我是专业的,保证一干二净,一点毛病没有。”

    “这样不好吧……”苏念秋喃喃说道,“没那么大罪过。”

    “反正我话放在这里。”苏冬冬说道,“这次我们就听小五的,不理他,尤其是你念秋,心可不能软。”

    “哦。”苏念秋应了一声,然后问狄兰道,“那你的意思呢?”

    夫人团最后的拍板权,那还是在二夫人狄兰手里。

    “好吧,这么一想倒也对。”狄兰这会儿倒是转过弯来了,“我们以前就是太惯着他了,我们越是着急他,他就越觉得我们离不开他,也就越不在意我们的想法。好,从现在开始,我们来个冷暴力,不理他。”

    “真要是完全不理他,也不好吧?”苏念秋说道,“毕竟他和映雪在狩猎呢,我们总得知道情况怎么样吧?”

    “那是曹冕的活儿。”狄兰说道,“曹冕我来搞定,我们通过他掌握情报就好。”

    “嗯。”苏念秋点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

    ……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