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结婚啦!! 第413章 是噩梦,却不是梦
    “饼干少爷,在想什么?”</p>

    黑子端着一杯伏特加和一杯巧克力奶坐了下来。网</a>

    饼干一手托腮望着窗外的白云,看也没看就抢了那杯伏特加。</p>

    黑子似乎早有预料,或者说,那被伏特加他本来就是给饼干准备的。</p>

    饼干小口小口的抿着伏特加,快喝完的时候,他才嫌弃的撇撇嘴,“水加太多了你。”</p>

    搁酒吧,这就是欺客!</p>

    “权总不限制您喝酒,但是您年纪太小,身体还在发育阶段,还是少喝酒为好。”</p>

    “偶尔喝一点死不了人。”饼干一直望着窗外,随口说道,“回到学校,我就得整整四个月滴酒不沾。”</p>

    “饼干少爷,睡一会儿吧。”</p>

    饼干依然望着窗外,没有回答。</p>

    “黑子。”</p>

    “嗯?”</p>

    “你是我爸爸的人,对吧。”</p>

    “对。权董死后,我才跟了权总。”</p>

    “说说看,你眼中我爸爸是什么样子的。他像我二叔吗?”</p>

    “一点都不像。”黑子回忆着权少恭,那张因为狰狞疤痕而看似凶残的脸上,都多出了几分温柔的笑意。</p>

    每次谈起权少恭的时候,少言寡语的黑子,话也都多了起来。</p>

    他说:“权董很和煦,他总是在笑,笑的很温暖。是那种能承受的起大喜大悲的温暖。权总的笑,多是冷笑,嗤笑,蔑笑,讥笑。”</p>

    饼干忍不住插嘴,“乱讲。我二叔明明笑的也很温暖。”</p>

    “那是对您,对权家人。外人看到权总笑,只会吓得浑身发颤。”</p>

    “这倒也是……”</p>

    “如果要说权董和权总有什么相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很强大。强大到无所不能,只要有他们在,就会觉得很安心。同样,他们也都令人心疼。”</p>

    “心疼?”饼干终于舍得把小脸儿转过来,去看黑子一眼了。</p>

    黑子认真点点头,“很心疼他们。权董很温柔,可偏偏他温柔的那么强大,让人想要心疼他,都不知道从何下手。”</p>

    “那我二叔有什么值得你心疼的地方啊?”</p>

    “不知道。就是冷不丁就会冒出心疼权总的想法。”</p>

    饼干嘿嘿一笑,“爸爸有妈妈,二叔有二婶婶。她们两个人会好好心疼他们的。”</p>

    “饼干少爷……怎么会忽然问起权董?”</p>

    “因为我没见过他啊!我只能问你们我爸爸是什么样的人。”</p>

    黑子沉默了。</p>

    “如果我说其实我对我爸爸妈妈只有好奇,并没有太多感情。黑子,你说我二叔会不会狠狠揍我一顿啊?”</p>

    “也许会吧。”</p>

    饼干就沉默了。</p>

    他重新望着窗外,一言不发,很久很久。</p>

    从他有记忆起,他就没有爸爸妈妈。在他的心中,他的爸爸妈妈就是他二叔。</p>

    他就是把他二叔当爸爸的。他的爸爸,就是他二叔。</p>

    哪怕会被他二叔狠狠揍一顿,他心里也还是这么想的。</p>

    对于爸爸妈妈,他真的很难有太多的感情。因为他压根都没有见过他爸爸妈妈。</p>

    二叔,才是陪伴他长大,手把手把他养大的人。</p>

    他不止一次的听奶奶笑着提起过,说他侥幸活下来之后,他二叔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他。哪怕是奶奶想要抱一抱他,也必须有二叔在旁边监视。</p>

    喂奶、换尿布……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二叔亲手做的。他二叔绝不假人之手。</p>

    照顾他的奶妈,都根本插不上手。奶妈,就是来教他二叔怎么带孩子的。</p>

    他二叔像是疯了一样的,把他二十四小时的放在自己的身边,甚至不允许自己离开他视线超过三秒钟。</p>

    那时候寰宇集团最是动摇,他二叔不管是谈生意还是谈判,不论是开会还是批文件,都要抱着他。</p>

    奶奶说,他二叔当时就跟个疯子一样。</p>

    管理着寰宇集团的同时,还要照顾才不到五个月的他,二叔累极了。有一晚,他二叔实在是太累了,抱着他坐在书房里睡着了。35xs</p>

    奶妈看到了,生怕他二叔睡着了之后,不小心把他掉在地上,就心想把他抱去婴儿床睡。谁成想,奶妈才刚碰到他,就被他二叔狠狠的掐住了脖子。</p>

    再后来奶妈说什么也不干了,给再多钱都不干。说是她不跟疯子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那个疯子,指的就是他二叔。</p>

    奶奶像是讲笑话似得把这事儿跟他拿出来说了,可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可笑。</p>

    他知道,二叔是真的怕了。</p>

    怕他也死掉。</p>

    生命,太脆弱了。更何况,但年的他才不到五个月,是个小婴儿。就更加脆弱了。</p>

    爸爸妈妈出车祸死掉了,他当时也在车上。他能活下来,不是侥幸。是妈妈保护了他。</p>

    在生死一线的时候,他妈妈用身体护住了他。</p>

    这是二叔告诉他的。</p>

    伦敦的郊区,荒凉的不得了。公路上根本就没有人,很长很长时间才能有一辆车子经过。</p>

    是赵颖儿恰巧路过,听到了已经被撞变形的车子里,听到了小婴儿哭泣的声音。如果那天不是赵颖儿路过,听到了他的哭声,把他抱了出来,他可能就要活活冻死了。</p>

    冬天伦敦的夜晚,极其阴冷。他妈妈已经死了,无法给他提供温暖。那个晚上,他一定会被冻死。</p>

    他二叔还说,他妈妈很爱他。因为赵颖儿想要把他从妈妈怀里抱出来的时候,因为妈妈抱他抱得太紧了,赵颖儿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掰开了他妈妈的手指。</p>

    所以,赵颖儿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权家的大恩人。</p>

    那天陪奶奶闲聊的时候,他还问过奶奶。</p>

    二叔有没有因为太疲倦睡着了,不小心把他摔下来过。</p>

    奶奶告诉他,一次都没有。</p>

    不管二叔睡的多沉,他永远都是紧紧的搂着他,把他抱在怀里。就像,他妈妈临死前用力的抱着他一样。</p>

    “二叔才不是疯子。他是怕极了,他怕自己一个不留神,连我也给人家害死……”</p>

    捧着牛奶杯的黑子扬了扬眉头,“饼干少爷,您说什么?”</p>

    饼干没有回答,他的大眼睛闪烁了几下,眼底透着一股子野兽般的凶残和狰狞。</p>

    这样的眼神,黑子绝不会遗落。</p>

    他在雇佣兵出身,他太了解这样的眼神了。</p>

    心中,一惊,一震。</p>

    却还不等他想个明白,饼干已经从座椅上滑了下去,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困了,睡觉。”</p>

    黑子立刻放下牛奶杯,跟在了小饼干的身后。</p>

    哪怕是在几万尺的高空之中,黑子也习惯寸步不离的守着饼干。</p>

    这是权少霆给黑子的任务,也是黑子的职业习惯,更是黑子给自己的一份承诺。</p>

    在</p>

    权少恭葬礼上的时候,他发过誓,他没能保护好权少恭,他已经失败了一次,他决不允许自己再失败一次。</p>

    权少恭,他没有保护好。那么权少恭唯一的儿子,他必须要保护好。</p>

    黑子坐在床边的沙发之中,昏暗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似已经睡着的小饼干。</p>

    刚才饼干少爷那转瞬即逝的眼神,让他心惊肉跳。</p>

    饼干少爷很聪明,也很有手段。可那样的狰狞凶残,带着血色的眼神,不该出现在饼干少爷的眼睛里。</p>

    黑子想,等把饼干少爷平安的送到学校之后,他得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回京城,把这件事报告给权总。</p>

    躺在床上的小饼干,很快就睡着了。</p>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小婴儿的时期,他被一个女人抱在怀中,应该是他妈妈。开车的是一个男人,应该是他爸爸。</p>

    男人和女人笑吟吟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男人时不时的腾出一只手来捏捏他的脸蛋儿。</p>

    募地——</p>

    一声爆炸声……</p>

    再然后,从四面八方冒出许多全副武装的雇佣兵打扮的人。他们蜂拥而至,齐齐的围住了已经在冒火的车。</p>

    他又重新落入了一个怀抱,一个很陌生的怀抱。他能嗅得到,香香的。所以抱着他的人,应该是个女孩子。</p>

    女孩子把他紧紧的抱在怀中,他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却能感受的到,女孩子狂奔之下的呼吸急促。</p>

    尖叫声、爆炸声……</p>

    ……</p>

    “饼干少爷?饼干少爷?”</p>

    “饼干少爷!”</p>

    饼干狠狠闭了闭眼睛,看清了黑子的脸。</p>

    黑子坐在床边将他抱在怀中,“您做噩梦了。”</p>

    小饼干伸手掐了掐眉心,动作太老成了,像个小老头儿。</p>

    “是啊,做了个噩梦。是噩梦,权家的噩梦。但却不是梦。”</p>

    梦里,女人的脸,是他二婶婶。</p>

    男人的脸,则是他二叔。</p>

    尽管看到过他爸爸妈妈的照片,他也早已把他们两个人的脸刻在了心中。</p>

    可是在梦里,他看到的还是他二婶婶和他二叔。而不是他的爸爸妈妈。</p>

    “饼干少爷?”</p>

    “没事,噩梦很吓人,我被吓坏了,是在胡言乱语。”饼干安心的把小脸儿靠在黑子宽厚的胸膛。</p>

    “您做了……什么梦?”</p>

    “黑子,你抱着我。就算我睡着了,你也不许松手。”</p>

    “好的。”</p>

    黑子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看到小豆丁眼底的一片青紫,实在是不忍心打扰他睡觉,便忍了下去。</p>

    心中忍不住暗暗的想:为了给权总准备生日惊喜,饼干少爷到底有多少天没好好休息睡觉了?</p>

    ……</p>

    在跟封尧约定好的时间之内,慕念安把权少霆送回到了寰宇集团。慕念安也马不停蹄的赶回到了寰宇娱乐。</p>

    权总,先是属于寰宇集团,然后才属于他自己。</p>

    慕总,也是同样。</p>

    他们的时间,都留给了公司,留给自己的时间,少得可怜。</p>

    想要跟家人一起过个生日,这时间都得七拼八凑。</p>

    但是家人之间看不到的羁绊,却牢牢的将他们联系在一起。</p>

    不管是谁,不管是多锋利的匕首,都无法割断这个羁绊。</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