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三章 变态中的变态
    东方璎摸着鼻子,疼得眼泪汪汪的,“这儿怎么有堵墙?”

    他一抬头,看到那张陌生的男人脸之后,愣了一下。

    随即如临大敌,将秦偃月护在身后,厉声道,“你是什么人?是怎么进宫的?你想干什么?”

    “哟呵,小小英雄来救美?”那人轻笑着,朝着东方璎伸出手。

    秦偃月吓了一跳。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许久不见的白临渊。

    白临渊浑身是毒,能够下毒于无形,还只凭心情行事。

    绝不能让他碰到老十!

    “白太医来这里干什么?”她一把将老十拽到身后来,“你应该知道,这后宫无诏不能随意乱动吧?”

    “知道。”白临渊有些惋惜地收回手。

    “像你们这种太医,最少三人同行,还要有太监宫女引导着才能在后宫里行走,你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秦偃月厉声道。

    白临渊想了想。

    好像是有这么个规矩。

    他不太记得,也从来没遵守过。

    “茶姑在哪里?你把她怎么样了?”秦偃月又道,“这是宫里,你不要太过分。”

    “冤枉。”白临渊委屈地道,“我只是让那个老婆婆睡着了而已,一两个时辰就能醒来。我不会做什么可疑的事,秦姑娘你不信我。”

    秦偃月皱着眉头。

    白临渊时时刻刻在做可疑的事!

    怪不得她跟老十胡闹了这么久,追在老十身后的茶姑却不见了踪影。

    原来是被白临渊迷晕了。

    “你这话最好是实话。”她道。

    “当然是实话,我什么时候骗过秦姑娘?”白临渊眯起眼睛,他手里拿了一把扇子,扇柄漫不经心地轻轻点在手心。

    四周,有淡淡的气息氤氲开来。

    秦偃月忙带着东方璎来到安全的地方。

    白临渊轻笑,“秦姑娘果然能精确地躲开我,我喜欢。”

    秦偃月的脸色相当不好看,“你到底想干什么?”

    找茬找到后宫里来,胆子也太大了!

    “不什么啊,今天我当值,被喊到一个老太太的宫殿里,那老太太不行了,我懒得管,正好你也在宫里,我就过来找你了。”

    白临渊眉眼中遍布笑意,“许久不见,秦姑娘可曾想我?”

    秦偃月对他发憷。

    相对来说,姬无烟这种大魔头,心思简单,行事风格只有一个宗旨,那就是一切为了玉儿。

    白临渊不一样。

    她根本捉摸不透他。

    他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行事风格特异,找不出任何规律来。

    说他是好人,他绝对不是好人。

    说他是坏人,也没证据说他坏。

    白临渊,是凌驾在所有变-tai之上的变-tai。

    ——简称变-tai王。

    “在想什么?”白临渊见她迟迟不回答,眼睛眯起,“一定是想我了。”

    “你想多了。”秦偃月道。

    一辈子看不到这条毒蛇才好。

    见到他,她的汗毛就不自主地竖竖起来。

    “秦姑娘真令人伤心,这些天不见,我可是日思夜想,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白临渊叹着气,“果然,无情莫过于单相思。”

    东方璎的眼珠在白临渊和秦偃月之间转了好几圈。

    他歪着头,“你们认识?”

    “七嫂,你背着七哥又重新找了一个男人?”

    七嫂眼光不咋地。

    这男人阴测测的,看起来很可怕的样子。

    远远不如七哥。

    也不如他。

    “别胡说。”秦偃月呵斥了一声,“你难道看不到他头上的帽子?”

    “绿帽子?”东方璎看过去,“不是绿色的呀。”

    “……”秦偃月额角抽搐,“他是太医,头上的帽子是太医帽。”

    是个超级无敌大变-tai太医。

    东方璎这才看清楚白临渊头上的太医帽,“什么嘛,原来是太医……”

    “啊!”说起太医,他又想起瑶妃的事,“七嫂,快,瑶妃,瑶妃娘娘冤枉,事不宜迟,我们快去宝太后那边吧。”

    秦偃月深深看了白临渊一眼,眼神中带着警告。

    白临渊摊手,“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老太婆的病情跟我无关,我也不会没事找事,是我觉得那老太婆肯定会死,没治疗的必要,就跑来找你了。”

    秦偃月相信他的话。

    这白临渊虽然变-tai,却从不撒谎。

    或者说,这个人根本不屑撒谎。

    “跟你没关系最好,我劝你不要对无辜之人出手。”她往前走了两步,终究不放心他留在溪云宫。

    “你跟我一起去。”

    白临渊额角轻轻挑起,“这是秦姑娘在邀请我吗?”

    “是。”

    “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他走在她身边来。

    东方璎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他总觉得七嫂和这太医之间怪怪的。

    这太医他从没见过,那张脸也像是假的,奇怪。

    “老十。”秦偃月拍着老十的头,“别乱瞧了,快些跟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东方璎忙将视线收回来,“我刚才说过了啊,就是瑶妃给宝太后送了一碗银耳羹,宝太后吃了之后就昏迷不醒,情况非常危险。太医说人已经不行了,让准备后事。父皇大怒,下令彻查。”

    “宝太后胃口不好,只吃了瑶妃娘娘的银耳羹,这不,瑶妃娘娘就成了凶手。七嫂,我相信瑶妃娘娘,她肯定不会害人的。”

    “所以,宝太后是谁?”秦偃月敛着眉。

    她只知道太后娘娘。

    这宝太后却是头一次听。

    按理说,这种职位的人,她应该清楚才对。

    “宝太后不是皇家人。”白临渊接过话来,“皇上生母早逝,由奶娘带大。皇上继位之后,将奶娘尊为保太后,后又觉得保太后不太好听,这才改了宝太后。”

    “宝太后虽占了太后的名号,却不管事,也不经常出门。”

    “原来如此。”秦偃月和东方璎异口同声。

    “老十,我不知道也就算了,你在宫里长大的,怎么也不清楚?”秦偃月道。

    “又没人跟我说这些事。”东方璎皱着眉头。

    他也不常去宝太后那里玩耍,怎么知道这些?

    秦偃月看了看白临渊。

    皇家人都不知道,白临渊却一清二楚?

    白临渊嘴角轻抿,“你想知道?可以,只需要你……”

    “不,我不想。”秦偃月打断他。

    她稍微离得远一些,带着东方璎快步往前走。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