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六章 小姐,不好了!
    就在咸阳郡主有些疑惑之时,南宫芸薇又向前几分,贴近了她的耳朵,唇瓣微动。

    还没等说完,咸阳郡主就黯然失色。

    等南宫芸薇彻底把事情说完以后,郡主整个神态都变了。

    “确有此事?!”

    南宫芸薇很是严肃地点了点头,肯定回答道:“这个是自然,就算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欺骗郡主您呢!”

    咸阳郡主美眸之中带着一丝冷厉,且面色极其的难看。

    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转身离去。

    众人一脸疑惑,谁也没听见南宫芸薇刚才对咸阳郡主说了些什么。

    尤其是沐婉婷,目不转睛地看着南宫芸薇,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南宫芸薇为何有这等本事?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让郡主黯然失色,且还对她一点责备都没有。

    真是怪了!

    而此刻,南宫芸薇已经缓缓离开大殿之上。

    ……

    南宫府。

    南宫芸薇刚来到听雪斋。

    就见到南宫芸染的婢女桃儿,一脸惊慌地跑过来报信,“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不好了。”

    南宫芸薇见桃儿上气不接下气,轻声道:“喘口气,慢慢说。”

    桃儿手捂着小腹,气都没喘匀,就急切地再次开口,“大小姐,不好了……老爷,老夫人在逍遥阁正准备对你家法伺候,且要动大刑,您和香雪快跑啊!”

    “避避风头,等老爷消气了再回来。”

    南宫芸薇顿了顿,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随口问了一句,“安可柔母女也在吧!”

    桃儿见南宫芸薇动都没动一下,神色更加着急了,“恩,在呢!”

    “大小姐,先不要问那么多了,保命要紧,一旦对您动了南宫家的大刑,奴婢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你了。”

    说着,说着桃儿竟然哭了起来。

    甚至不管主仆关系,直接一把拉住南宫芸薇的胳膊,硬是往外拽。

    边拽还边哭着开口,“大小姐,就算奴婢求求你了,快走吧。”

    “一会儿府上的侍卫来抓你,那可就晚了。”

    “你若是不嫌弃奴婢的话,奴婢跟您一块走,还能对你有个照应,算是逃不出去,打死奴婢也心甘情愿。”

    南宫芸薇看着桃儿哭的很是伤心,这种状态,完全不是能装的出来的。

    这一刻,南宫芸薇打心里接受了桃儿。

    虽然桃儿以前有过错,甚至活的扭曲,可是这都是南宫芸染给教坏的,甚至逼迫奴才们要跟她有一样的心性。

    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南宫芸薇动都没动一下,看着为自己焦急流下眼泪的桃儿。

    她竟然缓缓抬起一只手,用那白嫩的小手指轻轻擦拭着桃儿眼角上的泪水,温和地开口道:“我之前吩咐你做的事情,做完了吗?”

    桃儿两眼泛着泪花,直直地看着南宫芸薇,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感动地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眼睛里的泪水还是一个劲地流淌着,南宫芸薇不厌其烦地为她擦着。

    她的主人南宫芸染对她不是打就是骂,甚至用绣花针扎她的身体。

    这些年她受的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有些时候,看起来在外人眼中,风光无限,在南宫府横行霸道。

    可这些都是自己强忍着心中苦,装出来的,不这样,主人南宫芸染不喜欢。

    不喜欢那就更加遭受南宫芸染的毒打。

    想要在南宫芸染的听雪苑生存下去,就得学会仗势欺人。

    不,是自欺欺人。

    此刻,南宫芸薇眨了一下她那灵动的双眸,满意地点了点头,“做完就好,没让我失望。”

    “今晚,我就把你要到我的手里来,以后在我身边做事。”

    南宫芸薇说的云淡风轻,好似在说着玩一样。

    桃儿顿了顿,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心里又带着那一点小小的期待,毕竟南宫芸薇说出来,她的心里就会产生念想,即便自己心里是那么的不相信,可挣扎的内心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劝解着自己,这有可能是真的。

    此刻的桃儿,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甚至说不出话来,“这……”

    南宫芸薇自然看得出来桃儿这是不敢相信她说的话,甚至觉得不可能。

    她反问开口,“怎么?不信?”

    “是不是觉得我的命都要不保了,还怎么能给你弄到我的身边来?”

    一听到南宫芸薇说这些,桃儿瞬间反应过来,焦急又布满了整张脸。

    “小姐,您快走,我在后面保护您,一旦看到南宫府的侍卫,奴婢拼了命也要护您离开。”

    南宫芸薇动都没动一下,淡漠一笑,反问开口,“你为我死干什么?我对你也没有什么恩惠。”

    桃儿顿了顿,说出了实话。

    “这段时间二小姐不在,奴婢想了很多,跟着她早晚也是被折磨死,还得按照二小姐的吩咐做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奴婢的这条命是您给救回来的,为您死理所应当,如果奴婢的死,能让您活下来的话,那奴婢更会义无反顾地为您去死!”

    南宫芸薇淡漠一笑,摸了摸桃儿的小脑袋,轻声道:“我们都不会死的,放心好了。”

    “逃避所有人都会认为我们有错,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我的头上,要是真的把我逼上绝路,我会先让她们死!”

    越说南宫芸薇语气越重,最后双眸都释放出无尽的凌厉出来。

    桃儿听不太懂这些深奥的道理,直勾勾地看着南宫芸薇。

    这一刻,她觉得南宫芸薇好有学问,还有气质。

    虽然听不太懂,可她又觉得很对。

    这会儿。

    只见——

    南宫芸薇的婢女香雪拿着收拾好的包裹,匆匆忙忙从屋里走了出来。

    “小姐,东西奴婢都收拾好了,我们三个人一起逃出去。”

    “按照桃儿先前说的计划,要是见到府上的侍卫追上来,我们两个誓死保护你离开。”

    南宫芸薇根本不想走,看着有些着急的香雪,她的脸色渐渐地严肃下来,“你们两个都要稳住,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不能逃避,就是要走,也要走的轰轰烈烈,把南宫府弄得鸡犬不宁。”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