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63章 尴尬
    “宝贝不哭,没事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柚柚超勇敢、超厉害,就像超级战士一样!”余越抱着小柚柚,温柔地安慰她说。

    这次事件,女儿身体上没有什么,皮实得很,主要是心理的问题,这是一定要疏导好的,否则有可能留下阴影,对以后成长产生不利影响。

    余越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摔倒是正常的,你又不像昆昆有四条腿。爸爸在你那么大的时候经常摔跤呢,何况你并没有摔倒在地上,你最后不是站稳了吗?所以说,柚柚是最棒的,柚柚是小勇士!”

    闻言,小柚柚便从余越怀里抬起了脑袋,然后一边抽泣一边难过地自责道:“可是……柚柚把花瓣都撒掉呐……”

    她的意思是,她刚才那一摔把花瓣都撒没了,没有完成任务,没有当好花童,她很难过。

    余越抱着她柔声地说:“爸爸知道,柚柚已经有责任心了,柚柚是个有责任心的好孩子,爸爸很欣慰。没事的,爸爸不会怪柚柚,没有人会怪柚柚……摔倒并不可怕,只要站起来就是好样的。柚柚现在还小,以后肯定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问题,遇到困难了,我们可以哭、可以害怕,哭和害怕都是正常的、不丢人,但是哭过怕过,困难并没有消失,我们仍然要坚强勇敢地去面对,就像超级战士面对可怕的大怪兽一样。柚柚加油!”

    知女莫若父,这样的安慰对小柚柚还是起作用的。

    果然,小柚柚渐渐止住了哭声,从余越怀里爬起来,说:“柚柚是个超级战士!”

    余越笑着说:“对的,柚柚是个超级小勇士!”

    小柚柚自己用自己的小手儿抹掉眼泪,说:“柚柚已经不哭呐……”

    她这个小样子真的能把所有人的心都融化。

    余越说:“柚柚是最棒的!”

    旁边的鹿萍儿和冉暮辰也忍不住纷纷竖起大拇指来夸奖她、鼓励她:“柚柚真棒!”

    “走吧柚柚,现在该是吃饭的时候了。”过了一会儿,让小柚柚稍微平复一下情绪,余越说道。

    “好啊,太好啦!”三月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这不,一听说有吃的,小柚柚瞬间转悲为喜,又露出了天真可爱的笑容。

    当余越牵着小柚柚的手走出休息室,仪式已经结束,姜柔赶过来,看到小柚柚精神面貌好得很,问了几句,终于放下心来。

    宴席非常丰盛,毕竟是砸了钱的,请了基拉公国最好的厨师打造,菜品丰富、色香味俱佳。

    冉暮辰负责照看小柚柚吃饭,伴郎伴娘以及鹿萍儿这个总负责都还有事情要忙。

    其实小柚柚吃饭不用人操心,从来都是大口大口地吃,冉暮辰在旁边帮她拿菜就完事。

    看着小柚柚粗鲁但可爱的吃相,冉暮辰不自觉地露出微笑,跟她聊天说道:“柚柚,你爸爸对你很好啊。”

    小柚柚吃完嘴里的食物,停下来,说道:“是的,爸爸最好了!”

    因为爸爸跟她说过,吃东西的时候不可以讲话,讲话的时候不可以吃东西。

    讲完话,她又把一块牛肉塞进小嘴儿里,开始大吃。

    冉暮辰也不再打扰小可爱吃东西,开始作自己的考虑。

    新郎新娘、伴郎伴娘去向宾客敬酒。

    因为新郎是华夏人,婚礼主办人员也大多是华夏人,所以此次婚礼加入了许多华夏习俗。

    优先去敬大公夫妇那一桌。

    那一桌除了奥力给大公及夫人,还有总理大臣、财政大臣、法务大臣、民政大臣、大学士五大臣以及侍卫长詹姆。

    安防大臣和情报总管因为冲撞公主殿下,目前暂被撸下马,等待处置。

    ——这种“等待处置”显然是有点暧昧的。

    对于女儿女婿敬的喜酒,奥力给大公依然是犹犹豫豫,想喝又不敢喝的样子,故作冷漠,让大公夫人敷衍应对。

    余越算是看出来了,基拉公国之所以软弱涣散,跟这位大公的优柔寡断不无关系。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便多说什么。

    只是大公的态度让那些大臣认为这个女婿不受待见、这桩婚事不被祝福,故而对待新郎官陈雾龙是冷嘲热讽、阴阳怪调,陈雾龙碍于场合也只能是一忍再忍,叶卡捷琳娜看着又心疼又无奈。

    敬过一圈酒来,到了合影留念环节,摄影师让新郎新娘、伴郎伴娘、新人父母亲人站在一起照张相。

    陈雾龙和叶卡捷琳娜一同去请奥力给大公夫妇合照,但是大公居然以男方家长不在场为由搪塞推脱。

    这就很尴尬了。

    叶卡捷琳娜脸上都有些挂不住:“爸……”

    旁边的大臣们也在煽风点火:“是啊是啊,人都不齐照什么照?”

    奥力给大公的这种态度,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从内心深处惧怕大罗刹宗,即便人到了婚礼现场,潜意识还是想把自己撇出去,觉得不能留下把柄什么的。

    这时,余越开口说道:“我教了陈雾龙三天拳法,算他半个师父。半师在场,不知能不能请大公和夫人赏脸合影?”

    陈雾龙看向余越,心里已经是感动得一塌糊涂。

    他心想,从今往后,余先生但有所命,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谁知那些大臣却从旁嘲讽说:“什么,才教三天拳法便是师父、便是家长了?小伙子你这么年轻就当人家的师父好厉害啊!大公的身份何等尊贵,岂能跟你这小辈平起平坐?”

    他们居然觉得余越是想高攀基拉公国的大公。

    这事儿余越不发火,陈雾龙都要忍不住了:“喂,你们说什么呢……”

    正在这时,只听“哗啦”一声,宴会厅另一边发生巨大响动,众人为之一惊,连忙看去。

    很多人都是投去了看热闹的目光。

    嘿,早知道这场婚礼要出事,终于出事了!

    果然,很多人不是来吃宴席的,他们是来吃瓜的,他们就想看看,公主殿下的婚礼能闹出什么样的幺蛾子。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