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 卌一 人间江河,两论清浊 第1896章 男儿自有守,可杀不可苟
    陈旭一改平素谨慎,扬言林陌九成会顿兵关下瞻前顾后,其一是为了减轻林阡心里的负罪感,其二是客观地作出分析:林陌就算想攻金陵也拿不出几个像样的战斗力——宋军确实被林阡削弱,可金军更早就被林阡掏空。

    其三,林陌会下定这个全军攻坚的决心?一直以来,他都是战狼剿灭林阡的搭档和辅助;就算兴兵来抢占北峰,那也得等战狼无恙,以及同木华黎合击。而今兵微将寡,林陌独木难支,稳扎稳打还有戏,冒进则可能连天子岭都失去;继续救战狼、耐心等蒙古,才是他麾下摸黑战斗的金军之首选。

    然而,身为军师,陈旭不可能把话说死。事事有定数,事事有转机——

    有那么一成可能,是木华黎昏死前派了一两个心腹高手,代替蒙谍去北峰一带给林陌传信,比如体力甚足的鲲鹏;或者,夔王和仙卿留了一手,他们在林阡大肆屠杀、郝定追歼木华黎的空隙祭出了备用情报网企图自救;再或者,金军援尽粮绝,饥寒交迫之下死马当活马医,运气好瞎猫逮到死耗子一击即中……

    奈何陈旭对林阡入魔是个后手,能把局势调到九成已是极限,剩下的一成破绽,就只能寄希望于金陵指挥若定,以及独孤、徐辕、子滕能掩饰好他们的筋疲力尽……

    

    陈旭终究忽略了一个细节,阡陌之伤。

    话音刚落,“灭魂”本人的又一条情报就倏地打破了帅帐中的庆幸:金军发动总攻——

    “什么!”这情报也直接划破了西关此地的短暂平静,吟儿惊呼之余忽然也记起来:

    林阡和林陌是有双胞胎心灵感应的。这种信号的传导远胜过海上升明月。

    这整整一天脉搏都在窜跳,神经莫名迷走,心态突然炸裂,时而块垒难平。还能是谁,谁在发疯?

    尽管投入了完颜纲随速不台向南搭救,但林陌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就意识到,林阡又双叒叕入魔了……既然林阡丧心病狂,再对应战狼的杳无音信,那么,“段大人,恐已凶多吉少……”

    入夜后,和蒙谍的交流越来越少,完颜纲就像肉包子打狗,身边的目光越来越黯……林陌本就觉得木华黎对自己不诚,听着凌大杰、仆散安贞、郭仲元、奥屯亮一个个饥肠辘辘,心念一动:不能等,求人不如求己!再耗下去,这些难得的悍将,也会失去最后的战斗状态……现实早已不允许稳,种种环境因素都指向了要用险!

    打,必须打一场回光返照、绝处逢生!但所谓的破釜沉舟,光靠饿的肚子没用,还得有报仇雪耻的心!

    当务之急,将他的心境濡染开去。兵法云:“上下同欲者胜”。若百将一心、三军同力,则所向无前、攻无不克!

    “诸位,我适才得知,段大人已在狼沟山力战而死,与他同去的护国、花帽、乣军亦全部捐躯。”他登台誓师,胸怀激愤,目中不无泪光;本已推衍出了前后几个时辰的战况,还适当地对其添油加醋,正是为促成金军死战,完成天时地利人和,“林匪无道,害他们无一生还、更悉数身首异处。我等与他们一峰之遥,是在关下怯战、饿死冻死,还是冲过防守虚空的宋军,纵使激战到肝脑涂地,也要同他们的尸骨、亡魂会师!!”

    “当然冲!当然战!马革裹尸的上天,苟且偷生的下地狱,再在这里耽搁,就跟那些弟兄们分道扬镳,永远见不到面了!”郭仲元铁骨铮铮,第一个提刀响应。

    “我曹王府,没有鼠辈。”仆散安贞话虽不多,但他回归曹王府就是最好的呼应。

    “好,那就铆足劲,打空城!”林陌高举永劫斩发号施令。说宋匪是空城,一是给自己人壮胆,扬言宋军高手皆不在,二是凭借己方一往无前的气势对宋军的舆论反渗透,与此同时加强他们的心理压力“我们的主公不稳”“定西之战的翻版”“眼前正是定西之战的主帅林陌”,阵地战、舆论战、心战三管齐下。

    

    金陵原也和郝定一样,自闻知林阡入魔的那一刻起,就不愿被任何敌人讨到便宜,更不想掉进“遇到林陌就输”的怪圈。

    然而不巧遇到这支把战狼视为曹王分身的曹王府劲旅……他们平素就可以为了和战狼会师杀红眼,而今听闻战狼血溅沙场,为了给他收尸、报仇而穷凶极恶、悲愤突围,居然在短短一个时辰内就由低到高藐视兵法啸聚北峰!行动过快,以至于灭魂情报都没跟上!战后分析了数十遍,金陵也还是那个结论,这完全就是场金军胜算为零的仗,怎么给他们攀上来的!

    

    因果颠倒:从北峰和狼沟山之间打开缺口后,林陌竟也向金军证明了心中所料和口中所述——放眼望,南面战场血流漂杵,矢尽刀折,暴骨沙砾,凄厉的夜风裹挟着无数碎裂的荒魂……

    仇恨循环放大,金军众志成城。鼓角声悲壮,星河影动摇。

    “驸马……独孤清绝、徐辕和穆子滕,正往这边杀来……”奥屯亮一度提出怀疑,这会否是金陵的藏兵、设伏、请君入瓮。

    “能打正面,何须藏兵?”林陌摇头,智谋一流,魄力非凡,不改兵锋,“独孤清绝,徐辕和穆子滕,来了也是摆设!凌大人、仆散将军、奥屯将军,他们完全不是你们对手!”

    “你的意思是,他们刚刚不在,可能是去打林阡了。”凌大杰骤然会意。而这些,全都是林陌的先胜而后求战。

    “打败他们更好,这一战便赢得更大。狼沟山,北峰,天子岭,西关,我们全要。”林陌的口吻和神态似曾相识。

    “这些地方,有粮,有兵械,另外还有旧日被俘虏而不屈的兄弟……够他们喝一壶。”凌大杰猜测,林阡在这些地方应该也关押了部分战犯,他们绝对会被林陌此行的刀风席卷、裹挟。

    “好!”仆散安贞一凛,心服口服,“滚雪反扑,从今夜开始,以祭段大人在天之灵!”

    “前辈大业未尽,后生壮志不改,生死同袍,薪尽火传!”天明之际,王者归来,镇戎州北遍插金旗,金军不仅奇迹般打了个大胜仗,而且还转危为安并救出范殿臣、夔王妃等俘虏,继而硬生生挤开了西关一角,一边跟郝定大军分庭抗礼,一边给老神山内的木华黎杀出一条接应之道。

    

    “这也太邪门了!每次都这样,他插根枯枝也能活!”穆子滕也不是第一次败给林陌了,上回眼睁睁望着林陌跋涉冰河撤去天子岭,穆子滕也是一模一样的沮丧和震惊心情。

    “因为,他本来是林阡啊。”徐辕远远听到那句前辈大业未尽时,差点眼前一黑。这句话,是徐辕当年给林陌准备好的,在云雾山大会上号令宋盟的台词!

    “终究还是顾此失彼,打压了木华黎,却漏算了林陌。”陈旭闻讯前来,扼腕叹息,他先前的短期计划“主守北峰,北拒林陌,西击木华黎”竟因为林阡魔性大发、林陌雄才伟略而崩盘。更教他担心的,是中长线——不需要木华黎引导,林陌的舆论里,就是林阡丧心病狂逼死战狼,这一晚上徐辕独孤全不在状态还丢了北峰、恰恰对金宋双方都佐证了林阡的丧尽天良。

    

    林陌拿下北峰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南去寻救失联的战友和盟友,木华黎也吊着最后一丝希望总算在老神山等来了一线曙光。在见到曹王府来人的第一句,小曹王就主动把封寒之死也朝林阡头上扣,反正他是个魔鬼,很适合顺水推舟。

    彼时战斗还没完全结束,“封大人也一样尸骨无存”无疑对曹王府火上浇油。不过,考虑到林阡在镇戎州西东南都还有兵力旺盛,再加上曹王府确实只是回光返照、和郝定的十次摩擦七次都输,林陌见好就收,没有再进一步扩张。

    “虽然我方的后援都还没来,好在金军都很争气,兵行险着,曲线救局。”木华黎总是很在意鲲鹏的看法。

    “这就是你把短期、中期、长期倒着说的结果。”鲲鹏给他换药,仍忍不住怪责,“你也不想想,后援来,进得了吗?州西七大险隘,都有宋军拦锁。”

    “总有办法的。”木华黎淡定自若,“就像今夜,你会料得到,前半夜大战已经告终,后半夜居然旋乾转坤?”鲲鹏想辩驳,却语塞。

    “军师真是英明神武,把大局拿捏股掌之中——眼见已扶不起金军的兵、也明知林阡要收他们的魂,便顺势烧沸了他们的最后一口气。”完颜江潮借着这次他有功劳而离木华黎更近,一边热脸来贴,一边还拉着自己的好友兼心腹莫非一起来贴。

    “今次木军师确实厉害,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结果和所求分毫不差:林陌确实要和咱们会师于北峰了,林阡也真的和战狼两败俱伤了……”莫非知道夔王虽已投降蒙古但还是因为宝藏的事而存在变数,加上听说范殿臣越狱成功、而此刻蒙古军还没夔王府人多……因此猜夔王又有异心,他毕竟是夔王的人,并不想像完颜江潮这样和蒙古走得过近,以免日后在夔王那里说不清,故此语气不卑不亢,态度若即若离。

    此情此境,别说仙卿了,就算夔王,都一眼就看出完颜江潮才是鬼,他们冤枉了张书圣……后悔莫及,捶胸顿足!另一方面,又隐隐感激莫非,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果不其然。

    

    木华黎算无遗策,却忘了算自己,听得完颜江潮恭维,表面上在笑,其实心里苦。

    过程有点曲折?简直扭曲极了,金军翻身,蒙古军自焚!

    林陌现在明摆着是通过施恩,在反向牵他鼻子,邀他上船。而他身受重伤,眼看着比宋军恢复还要慢,于是乎林陌竟成了金蒙联军包括即将开到的后援们的总主帅,情何以堪!

    还能如何?“我们先做休整,我军还有机会……”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