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315章 人族皇家血脉
    []

    “嗯?”林晓东见熙云公主不动,惊得上前半步。

    于平波张着嘴也傻了眼:这女人傻了?

    白新立却神色严峻,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滋啦啦!

    就看见紫色的光球,飞到了熙云公主面前,突然停住了,在空气中不停冒白烟,噼啪作响,越来越小,然后就没了。

    “啊?”郑泰鸿张嘴伸脖子,疑惑不解,与人交战无数,从来也没见过这样诡异的事情。

    熙云公主冲郑泰鸿嘲讽抿嘴。

    郑泰鸿咬牙:“看招!”

    三个光球串在一道紫色闪电上,向熙云公主飞去。

    熙云公主仍然不动,三个光球悬停在熙云公主跟前,闪烁一阵就没了。

    “你!我就不信!”郑泰鸿咬牙切齿急红了眼,又要出招。

    白新立见状,拦住了他,道:“泰鸿,退一下吧。”

    郑泰鸿不甘心地看了白新立一眼,灰头土脸地退到了一旁。

    白新立的二徒弟牛咏志走了出来,看向熙云公主冷笑:“让我来看看,你袖子里藏的是什么!”

    林晓东看向于平波,心中更加担忧:要是公主暴露了身份,再想逃出鲛人族领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牛咏志怀中拿出了一个四方玉印,名神龙印,柄上刻画着一条玉龙,起在半空,往熙云公主身上放了一道金光。

    熙云公主抄着手,双手都在袖子里,原地立定,周身也放金光,把神龙印上放的光给挡住了。

    白新立眯着眼睛往熙云公主身上看去,仔细打量那金光,心中一震:此物,难道是人族皇家之物?

    “大公子,此女身上的物件,你之前见过吗?”白新立悄悄问于平波。

    于平波眨眨眼睛,回道:“我见过,四四方方的一块木头,没什么了不起的。”

    “一块木头?什么颜色的?什么样子?多大?”白新立追问。

    “手掌那么长,小孩拳头那么粗,长条型,黑色的,上面镶着一些金字。”于平波道。

    白新立听了,瞪圆了眼睛:“大公子,这女人来历不凡啊!务必把她抓住!”

    于平波点头:“所以请白老先生亲自来。”

    白新立大喜:“这个女人在人族,不是高官就是皇亲国戚,把他抓了,大长老和族长都会非常高兴!”

    于平波听了,昂头一笑:“哈哈哈哈哈!”

    不远处,林晓东见于平波和白新立交头接耳,也知道他们已经猜出了熙云公主的身份。

    “哼!”牛咏志见神龙印放光无用,手指一动,神龙印往熙云公主方向一偏,露出了下面的金字,写着“蛟螭虺虬”四字。

    四个字上各放一道金光,与此同时,昂然一声龙吟,带着龙族气运,向熙云公主压迫而来。

    熙云公主见了哑然失笑:远古龙族,何以在当今皇族面前耀武扬威?

    “放肆!”熙云公主袖子一甩,四道金光,都被定在了半空。“哦?”林晓东抬头看去,就看见那四道光中,各有一物,皆为蛇身,形态各异,有的有角有的没角,有的有鳞有的没鳞,似龙非龙大小不同,但是见了熙云公主,都被定

    在空中,动也不能动。

    “啊?”于平波被熙云公主一喝,吓了一个趔趄,没想到一个人族女人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压迫感,这种气势,竟然和他们族长有几分相似。

    白新立见状,则更加确信,也更加心惊:龙族富贵,非王权不能制,此人,必是人族皇家血脉无疑!

    “哈哈哈哈!想不到,今天,竟然能抓到一位人族公主!”白新立放声大笑。

    “啊?”熙云公主被道出了身份,怔在原地。

    林晓东一叹:“糟了!”

    白宇泉看向了海上的张文瑞,暗叫不妙。

    “公主?”于平波被白新立吓了一跳。

    白新立指着熙云公主激动道:“大公子,龙族地位尊崇,非皇族不能压制,此人,必是人族皇家血脉,公主无疑!”

    “啊?”大公子倒吸了一口气,一时间无所适从。

    白新立问熙云公主:“我听说人族国主病重,你身为公主,不镇守都城,反而擅闯我鲛人族领地,意欲何为?”

    熙云公主冷冷回道:“与你无关。”

    白新立冷笑:“你如今身处鲛人族领地,那就与我有关!”

    于平波直勾勾地盯着熙云公主,他虽然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但是脑子不空,现在看着熙云公主出了神,心里在盘算:

    人族远比鲛人族兴旺,今日抓了熙云公主,万一导致两族征战,鲛人族必败,输了就要议和,议和就要找替罪羊,到时候熙云公主平安回归,我这颗人头却要不保。

    于平波想得清楚,这是块烫手山芋,抓了,好处是族长的,他却要冒掉脑袋的风险,还不如不抓。

    “什么公主?不过是人族巫师的障眼法罢了!”于平波眼珠一转,道。

    白新立一瞪眼,觉得莫名其妙,大公子怎么关键时刻犯糊涂?

    “大公子,她,她就是熙云公主啊!”白新立指着熙云公主焦急道。

    于平波悄声道:“白老先生,公主,不能抓。”

    白新立疑惑:“为什么?”

    于平波看向熙云公主,道:“抓了,万一两族交战,输了,掉谁的脑袋?”

    白新立惊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自己离掉脑袋,就那么一念之差。

    “那,怎么办?”白新立问道。

    于平波一笑:“公主放了,两个男人抓了,回去一样邀功领赏。”

    白新立点头:“明白,明白!”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鲛人族领地,冒充人族公主?”于平波指着熙云公主叫道。

    熙云公主借坡下驴:“我也没说过自己是公主!”

    白新立对牛咏志道:“抓活的!”

    牛咏志失去了耐心,神龙印直接往熙云公主头上砸去。

    熙云公主亮出了镇永木,啪的一声,拍在了神龙印上。

    咔嚓!

    镇永木毫发无损,神龙印却被拍成了两块!

    “啊!——”牛咏志一声哀嚎!

    白新立吓了一跳:“人族皇族的宝物,确实非同凡响!”

    “我杀了你!”牛咏志眼睛通红动了杀心,袖子里飞出了一颗金色的珠子,有拳头大小,向熙云公主飞去。熙云公主一看,那珠子好似一个金球,瞪着眼睛吓了一跳:“龙珠?”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