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忽闻帝俊墓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见过叶师叔。”郝英俊将女修丢在身旁,而后对着叶迦行了一道礼。

    叶迦挑了挑眉。

    要知道这些年郝英俊在自己前面虽然看似恭敬,实则有形无心。

    他也知道,对方的修为高于自己,因此也从未将此事真正的放在心上。

    在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面,唯有实力才是说话的标准,所以郝英俊这个举动并未让他有多触动。只是对于修炼更加上心了而已。

    如今郝英俊对红果儿有心,自然需要求到叶迦这里。

    他倒也是豁得出去,该有礼的时候必定是礼法周全的。

    “你回来得挺快。”叶迦瞥了一眼一旁脸色雪白的女修。

    如今这女修恐怕也知道自己的命运了,来到了玉虚宗,就别想要离开了。

    她倒也是想过逃的,可是叶迦身上的气势一看便是上仙的修为,她能够往哪里逃。

    况且,到了别人的宗门,还能有逃跑的余地?

    “叶师叔,我觉得,还是让红果儿自己来解决比较好。”郝英俊之所以这样,也是担心红果儿会因为此时产生执念。

    他虽然无法想象红果儿当初是怎样的形象回到宗门的,但是她如今的态度也确实让郝英俊有些心里如同猫爪一般难受。既想要去找她,却觉得如此去仿佛没有一个由头,有些不好意思。

    “如此,也好。”叶迦挑眉,心里分明也知道郝英俊的意思,而后对着身旁的一个火柴人使了个眼色。

    之前他们未来的时候,叶迦就在和它们讨论了一阵,如今火柴人自然是懂得起的。

    很快它便跳入了丛林里面消失不见了。

    郝英俊坐在石凳之上,平身头一次有一种紧张感。

    其实红果儿的容貌已经在他的脑海之中略过千万遍了,他也从来不会觉得如何。可是这一次一想起她那张冷漠的脸,反而有一种触动感。

    特别是当他看到一身红衣的红果儿神色淡淡,单薄的走过来时,那颗从未为谁激烈跳动的心猛然一跳。而后便是一阵如同心悸一般的冲动,眼前的女子算不得最美,可无论对方的一颦一言都比那些我见犹怜的女修胜过千倍、万倍。

    “红果儿。”郝英俊站起身,想要踏出一步迎上去,脚下却如同有胶水粘住了鞋子一样,无法动弹。

    “见过师傅,见过郝师兄。”红果儿过来之后,眼睛也只是轻轻的瞥了一眼郝英俊,对着叶迦行了一道礼,而后又对着郝英俊行了一道平礼。

    “过来吧,看看,是不是此女伤了你。”叶迦对着红果儿招了招手,而后指了指下方的女修。

    女修被叶迦这么一指,身体微微一动。

    而后抬起头,朝着红果儿的地方看去。

    眼睛里面带着泪水,却并未落下,隐约还带有一阵恨意和不甘。

    “正是她。”红果儿脸上划过一丝凌厉,当日若非自己身上宝物不少,恐怕就已经沦为供他俩修炼的天地灵物了,哪里还能够站在这里。

    一想到这里,红果儿就想到当时被郝英俊甩掉,自己为了去寻他,结果不小心招惹到了这两人。

    心里没来由的觉得委屈和难过。

    她如此心悦他,为什么却无法暖透郝英俊的心。

    如今郝英俊将此女抓来,她心里自然欣喜若狂,只可惜师傅让她板着脸,不许笑,也不许看郝英俊。红果儿之前听郝英俊的话,如今却很相信叶迦,更何况师傅跟她说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她好,所以红果儿此时强忍着想要看向郝英俊的冲动,只是冷冷的盯着女修。

    “此时我已将她抓来,要如何处置,全随你意。”郝英俊这种时候走总算是找到一句可以说的话,便开口说道。

    红果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而后道:

    “如此,便多谢郝师兄了。”

    郝英俊摸了摸鼻子,实话,这个样子的红果儿身上还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明明对方冷冰冰的,却如同一把火将他的心烧的火热。

    他分明喜欢的是引人怜爱,性格温柔的女子。

    可如今脑子里面全是红果儿的样子。

    “无妨。”郝英俊摆了摆手,眼睛里面似乎已经看不到别人了。

    红果儿一步一步的朝着女修的地方走了过去,浑身虽然冰冷,但眼中还是划过了一丝惊慌。她不愿意亦或者说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去杀人。

    虽然这个人曾经差一点杀了自己,可是她从未杀过人,即便手中捏着长剑,可始终没有办法刺出去。

    女修似乎是看出了红果儿的不敢下手,顿时猛扑上前,不过却被郝英俊一道蓝光给弹开了。

    而后女修只能跪在红果儿的面前,泪语涟涟的说道:

    “道友,还请道友手下留情。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女修也看出来了,自己生死的决定权是在眼前这个红衣女修的身上,若是她能够开口放过自己,自己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只要能够活下去,她总有一天会报复回来的。

    所以这种时候,她已经顾不得卑微不卑微了,哪怕是让她跌到尘埃里面,只要能够活下去就无所谓。

    眼前这个人,却让红果儿突然想起了红绫。

    明明都是女修,可一个永远高昂着头,不愿意低头。一个为了活命却甘愿让自己跌入尘埃之中。

    “不管是不是迫不得已,你想杀我,这是事实。”红果儿虽然是草木精,但好歹也受过叶迦以及其他人类的教育和影响,知道这个世界若是想要好好的活着,杀人是迟早的事情。

    若是今日自己放过了她,不仅师傅会失望,估计郝英俊也会失望。

    觉得她优柔寡断,不够果断吧!

    红果儿心里不断地纠结,五味杂谈,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手中的剑直接朝着女修刺去。

    女修预躲开,然后郝英俊早就看出来了,直接一个禁锢让她只能眼睁睁又绝望的看着剑朝着自己的心脉而去。

    只听得一声轻微的声音,红果儿分明感觉到了剑没入了身体里面。如此一来,似乎也并没有特别的困难,只不过她还是没有转过头去看一样,刺了一剑之后,便转身将剑抽了出来。

    身后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叫。

    一剑穿心并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一个修仙者死去,女修之所以这样,还是郝英俊暗地里也动了手。其实他最怕的就是红果儿不愿意动手,如今既然动了手,那么剩下的他来做变好了。

    等到红果儿站在叶迦的身侧,那名女修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用看到有人倒再血泊之中呈现在自己的面前,红果儿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她觉得心里也似乎舒坦了起来。

    她唯一的执念其实也就是郝英俊,如今郝英俊这个举动,是不是代表了他同样是在乎自己的呢?

    红果儿虽然一直以来都很喜欢郝英俊,但是实际上她并不懂什么叫做情和爱,也不懂该如何去爱一个人。只是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和一颗真心捧到对方的面前。

    只可惜之前的郝英俊并不稀罕。

    “师傅,弟子还有事,便先行离开了。”红果儿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言不由衷,脸上挂着一丝不乐意。

    可让她离开这件事情是叶迦传音给她的,就算是再不想,红果儿也只能离开了。更何况,她还希望能够听师傅的话,然后永远的和郝英俊在一起呢。

    郝英俊望着红果儿渐渐消失不见得身影,也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怎么,看傻眼了?”叶迦瘪了瘪嘴,没好气的说道。

    “叶师叔。”郝英俊再次摸了摸鼻子,脸上有些尴尬。

    “行了,现在你也帮她报了仇,也算两清,如今你们是谁也不欠谁了,你请便吧!”叶迦端起茶杯,淡淡的说道。

    郝英俊一顿,这结果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他一开始过来,其实也是为了红果儿。想要见见她,如今见到了,叶迦赶自己走,似乎没毛病。

    可是郝英俊总觉得膈应得慌。

    而后在叶迦戏虐的目光之下,只能遗憾的告辞。

    离开了玉虚宗的郝英俊飞快的朝着玉荣轩的浮峰而去。

    他离开这么久,也没有回来过,心里有心想要跟玉荣轩倾诉一番。然而当他刚一闯入浮峰,就看到了十分辣眼睛的一幕。

    玉荣轩和红绫两人居然相拥而坐,两人坐在浮峰之边,在耳边轻喃,不时的发出轻笑。

    郝英俊顿时惊在了原地。

    这种虐单身狗的一幕,直接给了郝英俊无数的暴击。

    没想到一向不显山不露水的大师兄,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居然会如此的迅猛。

    要知道他离开的时候,大师兄和红绫两人的关系不冷不热,也就是普通师徒的关系。甚至普通的师徒都不如,红绫那个时候明显并没有在真心认大师兄为师傅。

    然而现在两个人竟然会在和么亲密,那么高傲的红绫居然也会脸红红的依偎在大师兄的怀里。

    玉荣轩自然是知道郝英俊过来了,只是他现在没有心思去搭理他。他如今这般过来,多半也是为了倾诉一下自己的苦恼和郁闷以及自己心里的心灵垃圾。若是以前也就罢了,现在玉荣轩可真没有心情和心思去听他将那些无意义的话。

    而后玉荣轩大手一挥,两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玉荣轩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消失在了郝英俊的面前,郝英俊反复看到了他之前所呆的地方还悬挂着三个大字。

    单身狗。

    顿时,郝英俊也不知道心里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一团勇气,而后再次转身,朝着玉虚宗的方向飞快的飞去。

    他从来不是一个习惯委屈自己的人,既然想要做什么那便去做。

    是的,他曾经是亏欠过红果儿,可是之后慢慢补偿不就是了。

    或许是玉荣轩和红绫两人相处的那一幕刺激到了郝英俊,反正他虽然自诩万花丛中翩翩舞,却从未感受过他俩之前的那种甜蜜。

    说实话,若非如此的话,郝英俊也不会如此触动。

    “叶师叔,我想要见红果儿。”叶迦诧异的看着去而复返的郝英俊,原本以为郝英俊这一次离开还会过几日才会回来的。

    没曾想这么快就回来了。

    “可是红果儿如今正在修炼,你若是想找她,便自己去吧。”若是郝英俊过几日才会回来的话,叶迦一定不会让他去见红果儿,再怎么也要折磨他一阵。

    可是既然郝英俊这么快就想明白,叶迦也实在是不愿意拦着。

    其实心里却想着,若是当初自己能够有这么大的勇气,就好了。

    “上仙请跟我来。”一个火柴人顿时眼睛一亮,小胳膊小腿的走到了郝英俊的身旁,恭敬的说道。

    郝英俊点点头,而又又对着叶迦行了一道礼,这才离开。

    “臭小子。”叶迦看着郝英俊离开的背影,摇摇头低声呢喃了一句。

    来到红果儿的院子外面,郝英俊迟迟没有进去。

    其实红果儿并没有在修炼,从郝英俊回来的那一刻,她便知道了。整个玉虚宗的草木精都是她的眼线,想要不知道都难。

    “他来了,你不出去见他吗?”红果儿身旁不远处坐了一朵花,望了望窗外的人,而后好奇对着红果儿问道。

    “可是,师傅不是说不能这么着急见他嘛?”红果儿现在当然是想要出去,向以往那样直接挽着他的手臂。

    然而一想到之前总是被他故意甩开,就有所顾忌。

    “可是他都过来了,现在已经进来了。”花儿说完,原本在绽放的花朵突然闭合了起来,变成了一个花骨朵。

    与此同时,红果儿连忙站起身,惊慌失措的看着突然推门而入的郝英俊。

    “郝、郝师兄怎会来此。”红果儿搅动着手指,颇为慌乱的说道。

    “我有话想跟你说。”郝英俊看着红果儿乱转的眼睛,微微一笑,而后说道。

    “说、说什么?”

    “先让它们出去。”郝英俊并未帮着说,而是余光看了一眼凑在窗门以及侧起耳朵想要偷听的灵植。

    “呃,花儿,你们先出去吧!”红果儿吞了吞口水,只能对着陪伴着自己的几朵花儿说道。

    那几朵花儿原本还想要听一下八卦的,如今看来只能作罢,到时候再去问红果儿好了。

    因此它们纷纷的从土里面钻出来,巴拉着根须从门口快速的离开了。

    而后郝英俊立马设下了一道禁制,将他们俩的气息隔绝了起来。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