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三】故人归18┇人皮扇(1更 2K)
    萧紫芸是聪明人,光这两下就已心中有数了,意味不明地浅笑“哦,我倒是想起来了,之前你被湘婆婆误抓,有个男人带着侍卫来我这要人。”

    “他是我府里的乐师。”幽梦平淡地说道,不想狡辩得太过明显。

    区区一个乐师,又岂能使唤动她府里的侍卫

    有关他们二人真实的关系,萧紫芸心里和明镜似的。她低头,一边将朱砂和一些幽梦认不出的粉末调配在一起,一边轻描淡写的一句“嗯,那个才是你相好的。”

    被戳了软肋,幽梦不说话了。

    其实萧紫芸知道,那个乐师真实身份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渊公子,那日相见,对方已经亮明了底牌,眼下是相府明部幕僚之一,深受丞相器重。只不过她身处暗部,不能插手明部的事,否则就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她曾暗示过幽梦小心身边人,可她看出幽梦和夜渊感情匪浅,幽梦未必就不知情,萧紫芸倘若此时挑破,便有些枉作小人。再者幽梦也未必会信,若她问起,她萧紫芸是如何知道夜渊身份和内情的,她总不能将自己是暗部的事说出来。

    所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萧紫芸不愿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就不和幽梦深入探讨那个男人了。

    她用针尖在幽梦指头上扎破一个血口,幽梦吃痛地呻吟一声,萧紫芸旋即握着她手,朝一个琉璃小瓶里捏出三滴血来,然后放开了她,幽梦赶紧将指尖含在嘴里。

    “你也不必在我面前觉得不好意思,男盗女娼的事我见多了。”

    萧紫芸这句说得随性,尽管没有恶意,听着却刺耳,幽梦不禁一愣,神色略显尴尬。

    来光顾浮魅阁的客人,许多都是风尘女,平日难免争风吃醋,谁叫这万紫千红的行当偏偏总有新人冒头,男人又都是喜新厌旧的主,想在百花丛中屹立不倒,总要使些手段。在她们身上,多半都逃不过“奸情”二字,萧紫芸已是司空见惯,在她眼里,专情,本就是一件可笑的事。

    “来我这的女客形形色色,但大多不会是什么清白正经出身,即便出身好,心也不见得干净。”萧紫芸不痛不痒地冷笑,然后抬起眉眼看着幽梦,“作风比你彪悍,与男人关系脏乱差的多得去了。”

    幽梦被她说得着实难为情,转移视线“就好比方才那个刺青的女子”

    “她是风月场的名人。”萧紫芸说道,朱砂粉末混着不知名的药液化开,她执笔蘸了一蘸,在一张黄符纸上画下某种图案。

    幽梦一脸难怪的表情,喃喃“规矩本分的良家女子又怎么会来刺青”

    萧紫芸抬眸,似笑非笑“你是这么想的”

    幽梦理所当然地望着她,萧紫芸意味深长地笑。

    “刺青不只是用来增添野性,诱惑别人的,它最原始的作用就是一种记号罢了。”萧紫芸将那符纸烧了,白色的灰烬兑入茶水中,她莫名叹息一声,“也许,他们只是想记住一些人,一些事。”

    她将那杯茶端给幽梦,幽梦犹豫了一下还是喝了,默默在心里品味着萧紫芸的话。

    不知不觉中,琉璃瓶中的血竟然褪了色,透明的“血液”中显出一颗蓝宝石似的玩意,幽梦认出那是万念蛊,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将她看呆住了。

    “好了。”萧紫芸会心一笑,又写了一道方子给她,“拿这药吃三日,这三日你得忌口。”

    随后她便叮嘱她什么不能吃,幽梦哦了一声,起身想随意走走,其实是想看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萧紫芸拿起琉璃瓶细细一看,有些意外,自言自语地感慨“我这小东西寄养在你身上十天半个月,被你血滋养得这么好啊”

    幽梦没在听,她走到隔断门边的柜子下,木柜隔层放了各式摆件,她在其中一个格子里看到一件精美木雕摆台,上面嵌着一面团扇,接口是灵活的,可以转动翻面。

    幽梦的目光被那团扇彻底吸引住了,扇面极薄,隐隐透光,象牙白的面儿上绣着血色曼珠沙华,配的是紫檀木扇架,珍珠色流苏系着扇坠,看起来精美绝伦。

    “我这扇子美么”

    不知何时,萧紫芸已经到了身旁,望望那把扇子,又津津有味地望向幽梦。

    幽梦正出神,被她吓了一跳,回眸见萧紫芸挑着眉梢冲她笑,神情颇为自得。

    幽梦怯怯伸手“美,我能摸下上面的刺绣么”

    不得她准许,幽梦是不敢碰她东西的,上次就吃过亏了。

    萧紫芸笑意的眼神默许,幽梦十分珍爱地轻抚扇面,触感细腻光滑,凉凉的,摸起来比丝绸还舒服,她忍不住惊叹“绣工真好,这是什么缎面”

    “这不是缎子,是人皮。”

    萧紫芸非常淡定,仿佛只是自然而然地说话,口气与寻常交谈并无二致,却把幽梦吓了个激灵,手一下缩回,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她。

    萧紫芸缓缓勾起嘴角“如假包换的美人皮。”

    “人皮扇”幽梦不能淡定了,怪不得摸它的触感很奇特。

    萧紫芸不以为意“我们以人茧修炼巫蛊,身边留下点收藏品,这根本没什么。”

    幽梦眨了眨眼,俨然一个好奇宝宝“什么是人茧”

    萧紫芸淡然瞥她“人血、人骨、人皮,头发指甲,五脏六腑,只要是活人身上长的,都可以拿来做人茧,用处不同,需要的人茧也就不同。”

    看到幽梦的脸色在越变越难看,她就不和她细说了,不然恐怕会吓得她回去做噩梦。

    幽梦转回去,陷入迷惘“那这把扇子”她猜那个人定是已被萧紫芸做成了“人茧”也不知是男是女

    “这块皮的主人是三年前死的,生前在我这纹过刺青。”萧紫芸望着莹润的扇面,眼神变得陶醉,“那女子生前是真美啊,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瑕疵,她拥有世上女子少有的美妙肌肤,就像珠玉似的,光华动人。”

    幽梦欣赏眼前这阴诡之物,心绪压抑,但不可否认,它的确散发着摄人心魄的美感。

    天津:.tetb.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