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大战终爆发 无边血色染人界!
    无尽虚无黑暗为背景的衬托下,两道本就不可言说的存在,于无尽意志的加持下,更加伟岸。

    不必多余废话的默然中,古藤仙人手中,那看似平常不过,普通老翁支撑身子的手杖一甩,无量豪光下,手杖无限膨胀。

    到了一种似有似无,超脱意念认知之外的地步,冲着邪灵皇的脑袋,重重一抽。

    平常状态下,随着棍子的挥舞,自会出现划破空气的音爆。

    此刻在这无边黑暗之中,随着这根不断膨胀棍子的挥舞,无尽黑暗混沌之气,疯狂涌动。

    近乎无声的噼啪破碎声中,道道黑暗之气横流。

    似有阴阳气息,无穷演化。

    随着这一棍落下,重重异象,让邪灵皇脸色紧绷。

    这一棍,似是具有搅动无比混沌,演化阴阳,开辟一界的无上威能。

    如若让这演化顺利完成,那么这一棍中,便携带了一方世界的力量。

    哪怕是一处初生的世界,法则不显。

    世界本身就是世界,蕴含的力量,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

    邪灵者,生于六界之外。

    于六界中,看似有形,实则无形,故而相对妖族而言,对邪灵的攻击,是比较棘手的。

    却也不可能,以自身承受一方世界的攻击伤害。

    邪灵纵然超脱六界之外,然终究在道之内。

    道者无名,然天地万物,莫不在道之内。

    人界与邪灵界妖界的大战,除了多年的积累,确实不可同往日而语之外。

    还因为主战场,终究摆在了人界之内。

    人族对邪灵界妖界的攻击,除了他们本身的能力之外,实则还秉承人道,自是无往不利。

    “不行,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纵然邪灵皇不在,大规模决战,也必须马上开始。”

    六界之外,混沌之中,岁月自然是最没有概念的事儿。

    然以人界本身的时间流转来看,这一战,时间拖得实在是太长了。

    双方态势,随着时光的推移,彼此之间,不断变化。

    然拖延时间太长,对于妖邪联军终极不是什么好事儿。

    毕竟最不可否认的便是,此地终究属于人界。

    若不能以极快速度,取得一定胜利,使得脚跟站稳。

    接下来,恐怕更加为难。

    哪怕可能极其微弱,若是能在底蕴消耗之前,结束此战,始终是一件好事儿。

    对人族而言,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一点儿薄弱底蕴,能留着自然还是留着的好。

    妖界的话,纵然历史久远,底蕴深厚。

    消耗却终究是消耗,当初老祖宗们积攒这点儿家当,也是相当的不容易。

    至于邪灵,做为这场战役最初的发动者,它们已然是毫无后退的余地。

    进者艰难退者死,再加上邪灵皇被引到了六界之外。

    仅凭邪灵大将,说实话,它们根本不存在继续耗下去的资本。

    “好吧,那吾等联合下令,全面作战,一举拿下人界。”极短时间内,达成了共识。

    随着一纸命令的传递,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儿停歇之意的风雨,再次波澜壮阔。

    “来啊!擂鼓聚将!”老帅身子一挺,眸中悍然精光闪动。

    一声命令,震动九霄的鼓声,惊动了驻扎此地的所有兵将。

    “看来,妖邪联军要大举进攻了。”一尊人族大将,目光幽然,吸了一口气道。

    “自它们企图踏足人界那一刻,这一幕不就已然是注定好了吗?”

    “所以也没什么可怕的,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一腔热血,洒在疆域之上,对我们而言,不是最好归宿吗?”

    “是啊!最好的归宿!”人,自生下来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最后的死亡结局。

    之所以还挣扎活着,除了活着本身不容易之外,还因为每个人的人生,除了一些必备条件不可能错过之外。

    实际上,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或平淡,或精彩,或悲哀,或喜悦。

    种种不同,构成了这人世间的百态不同。

    也该是最为可爱,最为珍贵宝贝之处。

    对于军人而言,守土保疆,是已然刻入生命,刻入灵魂的誓言。

    为这誓言,纵然马革裹尸,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生命平平,百十岁月,却也彰显着无限伟大。

    这一生中,怕是再也没有比此刻,更为光芒万丈的时刻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滚滚烟云城欲摧。

    无数驻扎在第一线的军士,将官,紧握手中刀枪。

    目光平静,默然等待着全面战事,爆发的那一刻。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个地步!”清微掌门背着手,站在蜀山大殿之上。

    第一线无边的压抑,透过时空的传递,降临到了蜀山,降临到了他这个蜀山掌门的肩上。

    有些事儿,纵然左右为难,其实也不过是一种选择罢了。

    眼下,全面大战即便爆发。

    人界,将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要解开眼下危局,纵然以后要承担一点儿代价,一些风险,也不是不可以。

    “师兄,你真的想好了,要走这一步吗?”几位长老,皆不由有些忧心的看着清微。

    这件事儿的后果,实在有些太过严重。

    纵然能够解开眼下危局,这日后的祸患,又该如何解决。

    “那姑娘不是已经成功降服魔剑,赶赴战场了吗?”

    “以那姑娘的千年修为,必然能够发挥出魔剑的威能,给予敌军沉重打击。”

    说起此事,几位长老不由互相看了一眼,依旧难掩惊叹。

    若不是那位姑娘先生,并且顺利的登上了锁妖塔,取出了魔剑。

    他们又怎能得知,人界还有如此高手。

    现如今的人界,多年积累,实际上,还真有点儿卧虎藏龙的意思。

    可惜,就是留给他们的时间,始终太短太短。

    若再有一些岁月,这一战,便不至于如此艰难了。

    “纵以千年修为,魔剑之锋利,也不可能抵挡妖邪联军的全面侵入。”

    魔剑之威,经过锁妖塔无尽妖气的孕养之后,似是更加势不可挡。

    然就针对目前,一触即发的全面大战而言,能起到的实际作用,还是有点儿杯水车薪的意思。

    以一人之力,扭转天下大势。

    这不仅是修为,更是一种无上的气魄。

    “师兄,掌门,此事还是再三斟酌吧。”

    “万一处理不当,往后岁月由此而天下大乱,蜀山便是罪莫大焉了。”

    “如果这一关不能渡过,蜀山怕是连眼下都没有,还谈什么日后?”

    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摆在了面前,反对的声音,顿时被压了下去。

    已然顾不得以后如何,对付得了眼下,方有资格谈论以后。

    “哎!有些事儿,终究是天意难违。”一声长叹,显示了内心的无奈与无尽忧愁。

    不知是为了现在忧愁,还是为了以后忧愁。

    只不过是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儒学之道,有句话说得真是对极了。

    树欲静,风不止。

    无可奈何,实在是无可奈何。

    “此刻若是那位先生在,又何至于如此?”当年的态势,相对于现在而言,更为的严峻。

    在那位先生的手段带领下,却也强行熬过来了。

    那位先生的存在,其强大之处,不仅在于个人修为。

    更在于其本身的领导能力。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眼下人族这般态势,除了实力之外,也太需要一个极具能力的统帅了。

    不是说眼下支撑大局的这些人,都是无能的熊包软蛋。

    只是相对目前的局势而言,他们的能力,已然有点儿匹配不上了。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天意难为。这场大战,早不爆发,晚不爆发,偏偏在先生无法现身主持大局的时候爆发。”

    “既然是天意难违,就是迟早要发生的事儿。”

    “先生不可能如家长一般,永久的护持孩子,不受伤害。”

    “想要成长,终究要有磨砺。最起码,现在的我们,还是很有希望不是。”

    “谁说打到最后,输的就一定是我人界呢?”

    一言一语的谈论中,无尽的战斗意志爆发。

    或许人之本性就是如此。

    有依靠的时候,每一次遇到问题,都会忍不住下意识的寻找依靠。

    当有一天,依靠不在,独自面临那无尽压力的时候。

    纵然再为难,紧咬着牙关,也必然要挺过去。

    相信经历过一场风雨之后,人族所看见的彩虹,必然更为绚丽夺目。

    “呵呵,人界有此基础,我等着实不必担忧什么了。”大战的气息,弥漫整个人界的时候,隐瞒已然是不必要的事情。

    经历过最初的茫然恐慌之后,无尽战意,于这平常最普通不过的生命群体之中,爆发了出来。

    妖邪联军又如何,想破人界,你们还得看看,是不是有一副好牙口。

    除了更多游离于人界山林中的散修,奔赴第一线之外。

    庞大的人口基数之下,一支支军团,随着无数热血青年的报名,紧急成立。

    眼下大战气息已然弥漫,对他们而言,终究还有一点儿时间,得以训练。

    毕竟,摆在第一线的那些军队,可不是好看的。

    “传令,即日起,严查人界各处,预防敌方探子的入侵。”随着那一位高坐龙椅的皇命下达,一支极其隐秘的力量,缓缓铺开。

    身处那样的位置,终究不可能如诸多热血青年成立的军团一般,赶赴第一线,提着刀子跟妖邪血拼。

    真要是到了那种程度,便已然意味着,人界快要灭亡了。

    更不能如三位调理阴阳的存在,统筹大局。

    这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完成的事情。

    与其扯后腿,不如放手任其为之。

    坐在这样的位子,却总不至于一点儿事儿都不能做吧。

    于是,这就成了眼下,能做到的最重要几件事儿之一。

    “还有平日里那些不法之辈,也都尽快处理了吧。”

    现如今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无数的钱粮消耗,虽然眼下还不至于支撑不起。

    然继续留着这些人,已然没这个必要。

    这也算是他们,为人界做出的无私贡献吧。

    于是一大批身着红衣的羽林出动,各个地方的监牢,刹那间不知道撒进去多少哭天喊地之辈。

    以往的为富不仁,作威作福,此刻终究付出了代价。

    而所谓的人情交情,这一刻,似乎也都成了无用之物。

    无数的银钱通过运转,到达了战争的第一线,堆起了一支又一支战力无双的军团。

    以至于妖邪联军虽强悍,然终究不能向前一步。

    “我要杀人!”按耐不住的暴虐咆哮,不时在妖邪阵营之中响起。

    战场的极不顺利,让这些妖王,邪灵将领,极其的不畅快。

    飘荡于空气中的浓郁血色,更是极其容易,激发体内暴虐的基因。

    “行了,不要在这儿浪费气力了!”有些无奈,有些疲倦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一仗,打到如此境地,实在极大的出乎预料。

    人族的顽强坚持,着实震撼。

    “我就不信了,曾经一群血食,如今真就这般厉害!”极其不服气的吼声中,抄起一旁血色斑驳的狼牙棒,就要再次冲入战场。

    手臂伸出,触碰到狼牙棒的那一刻,难以想象的酸疼,让其不得不放弃。

    以妖族天生强悍的体质,都能有这般提不起兵器的酸疼时刻。

    可见这一战,究竟惨烈到了何种程度。

    “好好歇着吧,我们在不断消耗,他们也在不断的消耗。”

    “战争,对于一个民族的忍耐力,实在是一种考验。”

    以无数的鲜血生命,换取片刻的安宁。

    老帅背着手,看着眼前的红旗招展,忍不住叹了口气。

    “是啊!我们终究还算耗得起!”身上盔甲晃动中,本还有些稚嫩,历经过这一场血腥洗礼,似乎有了几分沧桑的皇子,叹息声中,有着极其难以撼动的坚定。

    “如果能用我这条老命······”老帅看着皇子,或者说看着以皇子为代表的年轻一代。

    相对于时光下,无可奈何的英雄迟暮。

    这些新一代,正如早晨的朝阳一般,缓缓升起。

    无限光芒中,蕴含着无限希望。

    有希望,终究不至于惨烈到哪儿去。

    戎马一生,无数岁月,本以为······

    。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