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4章 自己人?
    有钱能使鬼推磨。

    多田骏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刘达成悄然启动读心术,发现他是真的高兴。毕竟市值仅三万美元的军火,他拿到了一张十万美元的支票。

    “侄儿感谢叔叔。”

    “客气了。”多田骏也不娇情,支票到手,立即把秋山少佐如此这般的交待一番。秋山少佐连连点头。

    多田骏把刘达成留下来吃了一餐丰盛的午餐。席间,秋山少佐把特别通行证也办好了。

    多田骏再三交待,特别通行证千万不可遗失。通常情况下,哨兵都是认证不认人,可以顺利通过上海地区的所有关卡。

    ......

    听取了刘达成的汇报,邓飞以为自己脑子出问题了!

    “你、你说什么?你花了十万美元,从多田骏手里把那批军火买回来了?这、这是真的吗?”

    “如假包换。”刘达成得意地笑道:“那批货现在就在华鸿毛纺厂的仓库里。我用它们来武装二十人的护厂队。表面上,这支武装是资本家的私人武装,实际上队员全部从队伍里抽调,你看如何?”

    “当然好啊。”邓飞满口答应下来,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说道:“不行!连续几次大扫荡,苏北新四军伤亡很大,急需补充兵员,哪里还能从他们那里抽人?你们自己挑一些苦大仇深的工人,我派教练来训练,你看如何?”

    刘达成无奈地摇头叹道:“邓书记,你为什么不去做生意呢?”

    “没办法。穷则思变嘛。我们的队伍是一支革命的队伍,一支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可不是地主老财,有大把的银子花不完。当然,你已经为党组织作出了很大贡献,我代表组织和人民感谢你。”

    刘达成不好意思地摸着脑门,讪笑道:“这是自愿的。入党誓言不是写得很清楚吗?”

    ......

    楼天仁还没有缓过神,刘达成又找上门来了。

    看见楼天仁略显僵硬的表情,刘达成读出了他内心的尴尬和担忧。他这是害怕自己又来找麻烦。从他的心理活动看,他也想买军火,苦于没有门路。

    “楼兄,你手下有多少保镖?”

    一进门,刘达成冷冷地问道。楼天仁愣住了,他不知道刘达成葫芦里卖什么药。

    “十人。”

    “哦——”刘达成一屁股坐在上首的靠背椅上,继续说道:“不知楼兄是否需要一些军火?我有货。”

    楼天仁愣住了,他看了看刘达成的表情,这老哥不像是在开玩笑啊。

    “刘处长,你就你有武器出售?”

    “当然。不过,很贵的哟。”

    刘达成故弄玄虚地阴笑道,让楼天仁觉得他是一个非常贪财的人。

    “什么价位?”

    “勃郎宁手枪,一块金砖一支。子弹两百美元一颗。”

    这简直是天价。楼天仁从黑市购买,应该比这个价位要便宜一半以上。但由于现在查得紧,黑市也很难弄到货。像刘达成这种半军方背人,倒是有可能买到。

    “可以接受。手枪十支,子弹五百发。你看如何?”

    刘达成不由暗喜。这个价位,不算那十块金砖,单是卖子弹都能把本钱捞回来了。

    “成交。你准备好钱,我明天就把货送到。”

    ......

    罗鑫身体的子弹取出来了。井上泉水提供的麻药,刘达成亲自主刀。邓飞把那粒粘满血迹的弹头洗干净,用纸包好,准备送给罗鑫当礼物。

    当罗鑫再次醒来时,他没有看见刘达成,也没有看见魏强。邓飞亲自守护在病床旁。

    “邓书记,我这是在哪?”

    出血太多,又长期营养不良。罗鑫的身体很虚弱。

    “你别管在哪,有我在,你就安全。好好休息吧。快点把鸡汤喝了。”

    罗鑫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受了点伤,还能喝上鸡汤。部队里的伤员很多,他们别说喝鸡汤,连最基本的药物都没有,很多截肢手术甚至不得不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进行。

    喝着一碗鲜美无比的鸡汤,罗鑫满意地咂舌道:“长这么大,我还不知道鸡汤什么滋味。看来这一枪挨得值。”

    “臭小子,你胡说什么?”

    邓飞无比爱怜地说着,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你一个人好好呆着,我去去就来。”

    “好咧。”

    罗鑫假装很乖很听话的样子,待邓飞走出密室,他也随后跟出去。

    透过门缝,罗鑫看见邓飞和刘达成在一起!

    “你的伤势怎么样?”

    “由于用了消炎药,罗鑫的伤口没有发炎,正在慢慢恢复。红狐,这次多亏你了,要不然,罗鑫和魏强两个人就完蛋了。”

    “邓书记,自己人说那么多客套话干嘛?这点钱拿去给罗鑫买补品。这张支票,想办法给苏北根据地送去吧。”

    邓飞接过支票一看,竟然又是十万美元!

    “红狐,你哪来那么多钱?”

    “如果不够,我还可以提供。我有渠道来钱,或多或少还能为组织干点事。”

    “我代表同志们谢谢你。”

    “......”

    邓飞回到密室,看见罗鑫躺在床上,很乖的样子。但这小子略显急促的呼吸和紧张的心跳,还是露出了蛛丝马迹。

    “小山,告诉我,你刚才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事?”

    “没有啊。”

    “你的眼神已经告诉我答案了。记住一点,干我们这一行的,很多人牺牲了连名字都不知道。很多人心中只为着一个信仰,受尽无数的委屈甚至侮辱,哪怕在黑暗里熬过一辈子,看不到任何希望也无怨无悔。”

    邓飞暗指的人是刘达成。像刘达成这种汉奸,人人得而诛之。而他却利用自己的身份,巧妙地为党和人民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罗鑫听出了弦外之音,刘达成应该是自己人!

    刚才,他似乎听到邓飞叫他“红狐”。

    “邓书记,难道我的少东家也是自己人?”

    邓飞脸色一沉,怒道:“不该你知道的事情,别问。这是纪律。”

    “我拍回来的胶卷有用吗?”

    “当然有用。正想表扬你呢。”

    邓飞陪着罗鑫在安全屋的地下室养伤。而吉田正男却已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