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小姐对她们做了什么
    林宪是在用晚膳的时候,从鹿鸣和鹤音的嘴里听说了有人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居然想要收买她的两个小侍女。</a>

    吃着吃着就笑了。</p>

    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p>

    她偏头看鹿鸣和鹤音,“那你们两个怎么想的?这都一天过去了,可有想出什么对策?”</p>

    鹿鸣和鹤音对视了一眼,齐齐表态。</p>

    “大小姐,我们对您忠心不二。”</p>

    “肯定不会被收买了去。”</p>

    “只是那白露若是收买我们不成,很可能会找上咱们院子里的其他下人。”</p>

    “奴婢便是想到这个,才没有直接拒绝那白露。”</p>

    “咱们院子里万一真有见钱眼开之人,那大小姐您可就危险了。”</p>

    “这对策,我们想来想去,也没有万无一失之法。”</p>

    “停!”林宪手指敲了敲桌面,打乱了鹿鸣和鹤音的你一言我一语。</p>

    在她们俩看过来的时候,开口道:“这事要解决其实很简单。”</p>

    这句话落,林宪目光微冷。</p>

    她从没有把易轻雪和那个明面上看起来对她很是和蔼可亲但实际上对她极为不喜甚至是排斥的容临放在心上过。</p>

    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多看几页先生送给她的书。</p>

    但现在被算计到头上,她断然也没有畏畏缩缩不敢反击的道理。</p>

    既然对方想要暗地里算计她,那她就把这一切都撕扯到明面上来。</p>

    她在乎的东西里,可从来没有过这个城主府。</p>

    又怎会管它洪水滔天。</p>

    不过,明日便是去阵法学院报道的日子,她还不想因为这件事败坏了自己的心情、</p>

    对上鹿鸣和鹤音两人满脸的求知欲,林宪朝她们道:“这事等半个月后我从阵法学院回来再说。网这半个月里,你们俩只需要守好咱们的院子就行了。”</p>

    鹿鸣和鹤音见她们大小姐衣服成竹在胸的模样,提了一天的心这会总算放下大半,拍着胸脯保证道:“大小姐您尽管放心,我们一定把院子守得牢牢的。”</p>

    饭后,三人在院子里转了两圈消了消食。</p>

    回到房间后,林宪朝鹿鸣和鹤音招招手,“早上说好的,现在我来教你们。”</p>

    鹿鸣和鹤音眼前一亮,站到林宪对面,满脸期待。</p>

    林宪看着她们这这副迫不及待的模样,勾唇一笑。</p>

    “嘶,大小姐,疼疼疼,您轻点压!”</p>

    “哎呦,我不行了,眼前冒金星了,要晕过去了!”</p>

    “好疼,大小姐,我们能不能不学了?”</p>

    “疼疼疼,轻点诶,受不了了!”</p>

    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从没关严的窗子里钻出来,听得守在院外的一众下人齐齐打了个颤。</p>

    “大小姐该不会是在打鹿鸣姐姐和鹤音姐姐吧,叫得这么惨,听我的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p>

    “可不是,也不知道待会还有没有力气从里头出来?”</p>

    “可鹿鸣姐姐和鹤音姐姐也没犯什么错啊,大小姐为什么要打她们?”问出声的是院子里年岁最小的丫鬟。</p>

    她旁边的老人一脸过来人的目光看着她,“你还小,不知道,这主子想要打罚下人,哪还需要什么理由,想打就打了呗!”</p>

    “可大小姐看起来也不像是喜怒无常任意打罚下人的啊?”</p>

    “知人知面不知心,”老人一脸的语重心长,“而且你才见大小姐人几次面。听我的,往后都小心着点吧,千万别更鹿鸣和鹤音一样,犯在大小姐手里。”</p>

    有人忍不住插嘴,“说起来,大小姐确实对谁都冷冷淡淡的,还是二小姐好,温柔又心善,可惜我没能分在二小姐的院里。35xs”</p>

    “二小姐人好温柔又心善?”那位老人闻言忍不住冷嗤一声,眼前忍不住浮现起几年前夜里的那场大暴雨。</p>

    蜷缩着被锁在笼子里的侍女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院子里的积水没过口鼻,她只能拼了命的伸手去掰笼子上的铁条和扣得死死的铜锁,直到雨水没过头顶,被活活淹死,依旧一手抓着铁条一个抓着铜锁没放。</p>

    当时她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洒扫侍女,不敢上前帮人脱身,只能躲在暗处看着那人拼了命的挣扎,最后了无生息。</p>

    之后,不管是那只丢失的猫,还是那铁笼子,她都再也没能见过。</p>

    更遑论那个在雨夜里无声无息死去的侍女。</p>

    直到现在,午夜梦回,她还会重温那天见到的噩梦一般的场景。</p>

    二小姐心善温柔,可见鬼去吧!</p>

    她张嘴想要提醒一声,话到了嘴边,又被她给咽了回去。</p>

    在这城主府,还是缩着脑袋尽量别招惹事情,才是长久之计。</p>

    至于其他人,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p>

    摇摇头转身离开。</p>

    其他人面面相觑,听着还在不断传来惨叫声的正堂,挪动脚步又默默退远了些。</p>

    正堂内。</p>

    鹿鸣和鹤音压着腿,疼出了一身的汗。</p>

    她们也不想惨叫,可就是忍不住啊。</p>

    实在是太疼了。</p>

    再一想到今天早上看到的大小姐做的那几个更高难度的动作······呜呜呜,她们果然是废物!</p>

    现在都要坚持不下来了,更不用提那些更难的动作了。</p>

    鹿鸣苦着脸仰头看向林宪:“大小姐,奴婢不学了行不行,您把绳子给奴婢解开吧?”</p>

    林宪一身清爽,闻声朝鹿鸣和也跟着一脸期盼看过来的鹤音,伸手摇了摇,“不行哦,坚持不下去,就是前功尽弃了,那你们方才经历的那些痛,流得这些汗,可都白费了。再坚持一下吧,很快就好了。”</p>

    鹤音勉强笑了笑,“大小姐,您已经跟我们说了六次很快了。”</p>

    林宪挑挑眉,“难得你还记得这么清楚,记性不错。”</p>

    “谢大小姐夸奖。”</p>

    又过了一刻钟,眼见已经到了两人能承受的临界点,林宪这才把绳子解开,“行了,慢慢站起来,歇一歇吧。”</p>

    鹿鸣和鹤音相互搀扶着慢吞吞站起身,疼得又是一阵龇牙咧嘴。</p>

    林宪坐下倒了杯茶抿了一口,对她们两个道:“回去之后,记得用我交给你们的按摩手法,互相给对方按摩一番再睡觉。”</p>

    “我这边不用你们两个伺候了,去吧。”</p>

    鹿鸣和鹤音又慢吞吞行了一礼,这才相互搀扶着打开房门,朝她们的房间走。</p>

    只顾着调整走路的姿势来减轻腿部酸痛感的两人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院子暗处投过来好几道同情的目光。</p>

    “要不去看看吧?看样子被打得不轻。”</p>

    “实在不行偷偷请个大夫也好。”</p>

    “可都这个时辰了,内院外院都已经落了锁,去哪请大夫?”</p>

    几人面面相觑。</p>

    “还是先打盆热水过去看看,谁那里有伤药,也拿过去。”</p>

    “我去打水。”</p>

    “我那有些伤药,这就去拿。”</p>

    几人商量片刻,各自散开。</p>

    鹿鸣和鹤音刚刚给对方按摩完腿和胳膊,正准备睡下,就迎来了院子里一众小丫鬟的关怀。</p>

    得知她们俩这副样子被这些人以为是大小姐给打的,鹿鸣和鹤音哭笑不得。</p>

    谢过这么一场关怀,两人又忍着疲惫解释了一番,这才打消了她们以为的大小姐一言不合就揍人的猜测。</p>

    把人送走关上门,鹿鸣和鹤音对视一眼,忍不住扑哧一笑。</p>

    这可真真是跟大小姐说的,痛并快乐着!</p>

    一众小丫鬟们边往回走边说着话。</p>

    “原来大小姐在教鹿鸣和鹤音姐姐强身之术,咱们这下都误会了。”</p>

    “什么强身之术?”</p>

    正说话的小丫头抬头,看见是院子年纪最长的那位姐姐,“回寒烟姐姐,是鹿鸣姐姐和鹤音姐姐,方才她们从大小姐房间出来,我们去探望,才知道今晚并非大小姐在罚鹿鸣和鹤音姐姐,而是在教她们强身之术。这墙身之术想要练成,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要把身体四肢的筋脉给拉开,过程有些疼,她们才会忍不住呼痛。”</p>

    “寒烟姐姐,时辰不早,我们就先回去睡觉了。”</p>

    寒烟点点头,等一众小丫鬟们神色轻松地离开,她转头看向正堂的方向,喃喃自语道:“若果真是如此,那我还真是错怪大小姐了。”她转身回屋,脚步不自觉地轻松了些。</p>

    翌日,天刚蒙蒙亮,整个城主府便已经苏醒过来。</p>

    下人们早早便开始忙碌,易符笙带着一众下人也早早就来到两个女儿的院子,敦促早起,等林宪和易轻雪洗漱好后,一家人又一齐用过早膳,这才到了城主府大门口。</p>

    两辆马车已经停在大门外。</p>

    易符笙看着面前的大女儿和小女儿,“去吧,行李和在学院里能用到的东西娘都已经放在你们马车上了,记得昨天娘嘱咐你们的话。”</p>

    林宪和易轻雪一前一后上去各自的马车。</p>

    易轻雪站在车辕上,进车厢前,回头望了一眼容临的方向。</p>

    父女两人对视一眼,又各自移开目光。</p>

    眼底升起暗涌。</p>

    </p>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