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再见刀剑枪
    三人出了悦来客栈,明易便拱手道别想要离开。火然文ranena`

    李青峰倒是一把拦住他,说什么既然相识便是有缘,当好好亲近亲近。

    这笑容在明易看来当真虚伪的紧,见夏侯玉梨朝自己摇了摇头便转而言之“那好吧,就劳烦李兄弟了。”

    “好说好说。”

    一路上李青峰献着殷勤,夏侯玉梨对他爱答不理,反倒是时不时和明易搭话,明易眼瞎尴尬,他已经能感觉到李青峰对自己的负面情绪极速高涨。

    李青峰道“玉梨妹妹,城北张氏制衣才出了一批秋款新装,要不去转转”

    女人无论多大年纪对漂亮的衣服都不会有抵抗力,何况还是全国都有分店的张氏制衣,李青峰终于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一行人有了目的地便直接去了,“玉梨妹妹,咱们第一次见面,咱们进去之后看中什么衣服你随便挑,我送你。”

    夏侯玉梨哦了一声便走了进去,女人有了事情做,男人就会被抛弃。

    “李二,你进去跟着玉梨小姐,不要用说话,凡事玉梨小姐停留超过半盏茶时间的衣服,通通寻了玉梨小姐的尺寸买下来”

    李二点头,便跟了进去。

    “明兄弟今年多大”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明易虽有这讨厌李青峰,但还是回道“十六岁。”

    “那我痴长你三岁,十九。”

    明易点点头不在说话,这让李青峰有些尴尬。

    李青峰不是傻子,光看明易这身打扮便是知道他家世一般,与自己是比不了的。

    “明兄弟知道玉梨妹妹是什么人”见明易不说话他接着说道“玉梨妹妹的爷爷乃是陈国的卫国大将军,而在三代之中夏侯老将军最疼爱的便是她了。”

    明易听得出他话里意思,没有与他纠缠,直言道“李公子,在下与玉梨姑娘只算是萍水相逢,才认识一日不到,李公子完全没必要视在下为敌,当真不用与在下讲这些,我与她只是普通朋友罢了,李公子不用担心。”

    上道

    李青峰笑道“那便好,是哥哥我多想了。”

    这明易便又沉默不言,空气安静了一会,突然瞥见街角走来三人,虽样貌不同,但身形一般无二,此刻看起来竟有些熟悉的感觉。

    明易眉头一挑,遂对李青峰道“李公子,在下突然有些急事儿,要先走一步,过一会玉梨姑娘出来后麻烦李公子代为告歉。”

    李青峰以为他开了窍,不愿再做这电灯泡,笑逐颜开“那太可惜了,原本还想请明兄弟一同吃个饭,既然如此便不强留明兄弟你了。”

    明易点头,道了声多谢,便转身离开。

    李青峰看着他背影笑道“倒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家伙。”随后手一挥,不起眼处迅速窜出三人聚了过来,“你们三人好生盯着,去看看他做什么,不要惊动他,事后来报。”

    三人领命而去。

    明易远远盯着那三人一路跟着。几番琢磨便认定了这三人就是当初的刀剑枪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枪老三最是警觉,木讷道“大哥二哥,有人跟着我们。”

    剑老二面色平静“看清楚长什么样了么”

    枪老三摇了摇头道“这人躲避很快,很是警觉,我一回头便看不见他。”

    “呵,看来是个不怕死的,老三,确定只有一人”刀老大问道。

    枪老三点点头,“确定,只有一人。”

    剑老二当机立断“咱们分头行动,分开后大哥三弟盯着我,若是没猜错应该是冲我来的。”说罢随手摸了摸背后宝剑。

    另两人点头,于路口突然一分为三,朝三个方向而去。

    明易暗道一声自己已然暴露,但既然发现他们总不能就此放手,能跟上一个便是一个。

    无双神剑才是整件事情的关键,明易想通便朝身后背着两把剑的那人跟去。

    这边明易丝毫没有发觉自己也被人跟踪。

    这剑老二三环两绕寻了一个偏僻的死胡同进了去,明易自认胆大,一个闪身便跟了进去。

    “我说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子。”剑老二已然持剑在手看向闪身进来的明易。

    明易神情严肃看着站在胡同底的此人,放下锦盒儿踢到一遍,缓缓抽出手中的碧水剑。

    “你不是我对手,将无双剑交出来,咱们的事情便算了结。”明易淡然而言。

    “小子,看来你是真的傻。”这剑老二话音一落,嗖嗖嗖几声,飞蝗钉便从明易背后袭来,明易早有准备,弯腰侧身便躲了过去。

    明易回头一看,自己已然被包围。

    老大老三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宽刀长枪挺直而上,刀劈面门,枪刺小腹。

    明易轻身而动,化作残影,先前自己傻笨,不晓得灵活对敌,此刻云罗飘烟全力而出,在自己深厚内力的支持下似同鬼魅。

    在明易看来,之前与这刀老大交手,此人的一柄宽刀走的是一力破万法的路子力量有余,灵动不足。因而首当其冲,明易直接向他而来。

    一招天门剑法中的“大日升晖”幻化出十数道剑影向他笼罩而去。老三见此长枪直进,死盯着明易膝盖刺去。

    明易余光瞥到这一枪,内力翻腾,整个人的身子竟然凭空猛然拔高三尺高过刺来长枪,足下随即一踩,借力而上。

    刀老大临危不惧,见明易向他而来,体内劲力鼓荡,肌肉绷紧,双手紧握刀柄全力施展刀法于自身周遭圆转,刀锋煞煞,密不透风,想用这一招“漫天尘”来挡明易这一招“大日升晖”。

    明易见此情景暗道此人好大的力气,竟然能将宽刀舞动到如斯地步,灵机一动,想起与祖母过招时她所施展的点香剑法,手中长剑临时变换招数,“大日升晖”陡然变成点香剑法中的“一点穿香。”

    目光所聚便是刀老大刀法破绽所在,便是这宽刀自下而上,或是自上而下之时那一点点停顿衔接的时刻。

    只见碧水剑寒光一线,化作一道银光,直接一头点进刀老大周身刀光之中,丝毫没有阻碍

    明易宛若雄鹰展翅,已到刀老大前上方,一剑立功,直接点进了刀老大的肩膀处,剑身相接处登时绽放出一道血花儿来。

    一剑穿香,便是来也快,去也快,明易一剑得逞使的刀老大动作一顿,紧接着一个“划”字诀自剑尖儿点中的肩膀处处向刀老大胸口下划去。若是让明易将此剑划至胸口,接下来明易便会再出一招“刺”字诀

    刀老大自认看穿明易想法,足下猛然蹬地快速向后退去半步,直接离了这长剑杀伤范围。

    且说剑老二在他兄弟二人出招之时便提剑往前,怎奈自己刚刚走到了胡同底,之间还有个六七丈的距离。

    然两相死斗,片刻都是关键,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因此剑老二已失先机。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