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41章 听到了冤家路窄
    叶玉婷挑了挑弯弯的、淡淡的犹如新月般的眉头,厚厚的嘴唇抿动时,带出了艳丽的骚扰和诱惑浅笑。那乌黑的头发,自然地倾泻在侧肩上,一副诧讶而又错愕的神态。

    她好像没听懂我所说的新名词,却又释放着取笑的悦色。

    “你就别装着了,我是问你什么叫快餐?难道出台还要管饭给男人吃?那不是做了赔本的买卖吗?”

    我没等到她开口解释,只能再次做了解释的催问。

    其实,我真对叶玉婷说的好多话无法理解,因为我在村子里,包括在县城里上班时,绝对没听到那样的新名词。而且,在我的感觉中,叶玉婷对社会现象确实了如指掌,跟她的性格还真有着紧密的联系。一个上大学的女学生,居然知道舞厅里有三陪小姐,还知道三陪小姐的收入水平,这些在我看来,绝对没法了解到,也不可能打听得那么详细,可是她却做到了。

    “看来你真有点井底之蛙的感觉,都什么年代了,竟然不知道男人跟女人吃快餐是干什么。哎!如果再让你待在农村,也许你连我都认不出来啦!就你现在的土老帽样子,别说丁不凡了看着不顺眼了,或许你的初恋岳思洋都不会喜欢你。”

    叶玉婷嘟囔着是说话,表露出了鄙视的心态。

    她提到丁不凡我并不会见怪,但是,只要提到岳思洋,我心里的怒气就会不打一处来。原因很简单,岳思洋曾经对我的逼迫,让我在家人面前无法抬头,这个仇恨我是永远都无法忘怀,此刻听到他的名字,我几乎是气炸了心肺的愤怒。

    但是,我也清楚,在叶玉婷面前发怒,并没有实际意义,相反还会让叶玉婷的心里产生其它的想法。

    “如果你想跟我做解释,那就是跟我用最浅显的话语说清楚,如果不想解释吃快餐的真正的意思,那就别说开口了,我真不想听到岳思洋的名字。”

    我没好气地说完时,瞪了一眼叶玉婷立即抓起了茶几上的饮料瓶,扬着脖子开始了咕嘟嘟的大口灌下。其实,这时候,我还真有点饿的感觉,毕竟是没吃早饭的结果。

    此时,偌大的电视机上,正在播放着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那熟悉的旋律,确实能激发着人想跳舞,只可惜我不会跳舞,要不然绝对不会如此的安然。

    放下饮料瓶的同时,我顺手拿了一块包装特别精美的饼干,快速地放进了嘴巴,还没咀嚼的时候,饼干居然化开了。虽然我吃过不少的饼干,但吃到这么酥脆的饼干,还真是第一次。

    “阿香,难道你对岳思洋真的那么讨厌嘛!”

    叶玉婷无声了好久之后,才发出了确认的问话。

    我抬起头的时候,已经咽下了好几片饼干,如果不是被她的问话打搅,我根本就停不下狼吞虎咽的动作。

    “不是真不真的问题,他那个人,已经从我心里被删除了,所以不存在讨不讨厌。”

    不假思索地说完时,我更快地从叶玉婷的脸上移开了视线,开始扫视着茶几上的食品,好多食品好像我以前绝对没见过。由于饼干的好吃,让我有了更多的食欲,当然也是为了尝尝鲜,毕竟我所见到的和吃到的有限,既然碰到了我肯定不会放过品尝的机会。

    男女之间的快餐到底是什么,在我心里已经不重要了,而重要的是我现在更需要快快地品尝没见过的食品。

    “我告诉你吧!岳思洋受父亲的委派,已经是荣升成了采购不经理,而且专门负责常驻省城。准确一点说,现在的岳思洋就是商贸公司驻省城的一把手。”

    叶玉婷提高了嗓门的喊说,还真有点吓到了我。

    倒不是她的高声喊话吓着我,而是让我听到了岳思洋也来省城的消息。本来,我还以为自己进了省城,嫁给丁不凡就能摆脱岳思洋的纠缠,没想到他也进了省城。

    其实,让我惊心的还有一个更要命的事情,为了给小雅打胎,也为了拒绝在旅馆里免受凌辱,我确实答应过岳思洋,等我结婚了之后,一定要满足岳思洋的要求,也就是他提到要做情人的关系。那时候答应他,只是个权宜之计,但是我现在却非常的恐惧,因为我马上要跟丁不凡为了搭伙过日子而结婚,这事被他知道了,肯定会逼着我跟他发生那种关系,而且还会要挟着我做他永久的情人。

    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捏在手指中的小点心,直接落在了茶几上。

    “玉婷,你的消息可靠嘛!岳思洋真的来到了省城?”

    我喊出了疑问声,但心里并没有多少怀疑,叶玉婷不可能骗人,因为没理由拿岳思洋来跟我开涮,毕竟她不知道我跟岳思洋之间的秘密协定,只知道我跟岳思洋是高中时的初恋。

    “你脑子进水啦?我有必要偏你嘛!岳思洋应该比李晓峰先一天到了省城,而且他一到省城的晚上,就请我吃了顿大餐炫耀。”

    叶玉婷说出了大致的时间,不过,那时候我已经被姑姑驱赶着待在了农村的家里,并不知道县城里的情况,也没见过岳思洋的面。如果不是李晓峰来省城的前一天去村子里看我,李晓峰到不没到省城,我照样不会知晓。

    “他为什么要来省城呢!我怎么感觉这个人有点阴魂不散,我到哪里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我喊说着无可奈何的话语,心里已经开始有了六神无主的感觉。

    虽然是极其的不愿意,但是我也清楚,自己没法左右岳思洋,还只能是很现实的面对。

    “这不是阴魂不散,而是你俩之间有着理不顺的缘分,说直接一点,那就是你们俩上辈子有欠债,这辈子非要偿还的结局。我建议你,还是别恼火了,也别说你从心里已经剔除了岳思洋,好好的面对吧!”

    叶玉婷的态度有点说不清的感觉,既有点失落的样子,却又仿佛是很坦然的心情,反正我感觉很不正常。

    “这么大的省城,只要你不说我的地方,岳思洋绝对找不到我。”

    我说出此话的时候,心里居然有着庆幸的感觉。在我看来,只要岳思洋找不到我,就没法纠缠我,也不可能逼着我兑现以前的承诺。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