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还是缺个章节名吧
    因为围观百姓无意之间的一句: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庆王权衡再三,最终还是把爷孙二人带回到了府邸内。

    看着一早带着两个护卫出门,晚上回来的庆王身后竟然是多了两个人,庆王妃神情有些不解的看着眉头微皱的赵恺,轻轻的把茶给放到了手边。

    庆王府总管,在庆王的示意下,带着杨白劳与杨喜儿,先是离开了前厅,庆王这才有些沉闷的说道:“想必你很好奇,为何我会带回来这么两个人吧?”

    说完之后,仰头长吁一口气,胸腹之间依然是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料到,人可以伪装的如此之深,若不是今日亲眼所见,他绝不敢相信,今日陪同他浏览了一天的扬州知府刘德秀,竟然是如此纵容府邸下人之人!

    “是……北地那面过来的,看着可怜?”华国夫人看着面色阴沉的赵恺,轻声问道。

    又是深深的叹口气,冷笑了下后,庆王才把今日的所见所闻,包括在外城门偶遇刘德秀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盘告诉了华国夫人。

    呆呆的听完了赵恺的叙述,神情有些恍惚的华国夫人,也是一下子变的犯愁了起来,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若是今日不是庆王执意要见识下二十四桥,恐怕也就不会碰到这样的事情,那么就依然还是被蒙在鼓里浑然不觉。

    “那您打算怎么办?上奏圣上吗?”华国夫人有些担忧的问道:“要不征求下他人的意见?”

    对于淮南东路必定是初来乍到,所有的一切都还不是很熟悉,若是贸然就上奏圣上、朝廷,万一这其中还有什么误会,那等同于就是在淮南东路给自己树敌了。

    但若是能够征求下他人的意见,看看淮南东路官场上其他人对于刘德秀的评价,如此一来或许会保险一些,而且即便是中间有什么变故,不也是多了一个人跟庆王站在同一立场不是,不至于被人孤立于此。

    庆王皱着眉头,庆王妃嘴里的征求下他人的意见,无怪就是指叶青跟同为宗室的崇国公赵师淳了。

    自昨日跟赵师淳在马车里深谈一次后,庆王已经能够确定,赵师淳是坚定的叶青拥护者,若是从他口中相询,得到的答案必然是有利于叶青的答案,而且必然还会添油加醋的指责刘德秀的种种罪行。

    而若是征求叶青的意见……庆王心里犹豫了下后,苦笑着道:“夫人所言的怕是指叶青跟崇国公吧?但昨夜你我赴宴于崇国公府,你也看到了,叶青跟崇国公府的关系匪浅,若不然的话,岂能开如此的玩笑,而不会惹的崇国公真正的发怒?”

    华国夫人听着庆王的提醒,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如此说来,妾身所言是……。”

    “也不尽然,多问问总比不问强。”赵恺叹口气,而后道:“怕是这两日,叶青这个淮南东路的安抚使,也会下帖子为我们的初来乍到接风洗尘,毕竟,他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淮南东路的主人。到时候可以旁敲侧击一番,看看他如何评价自己的同僚吧。”

    “那妾身现在先准备些礼物,明日陪您前往崇国公府?”华国夫人想了下后说道。

    两人夫妻多年,该有的默契还是存在的,所以从赵恺的话中,华国夫人也能够听得出来,庆王并没有放弃从崇国公那里问询一些事情。

    叶青这两日一直是忙的焦头烂额,除了淮南东路的一些事情外,便是北地四路的事情,无论是济南

    府、开封府还是京兆府,如今他叶青在有了吏部尚书的支持后,自然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在这五路之地,任命差遣所有大大小小的官员。

    所以这两日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北地四路跟京兆府路的文书,如同雪片似的往叶府里飞。

    一开始他还能够做的仔仔细细的研读,而后琢磨一番,但到后来,已经变的很不负责任的叶青,把那些品阶相对较低的差遣文书,直接就给扔到了一旁,开始只对一些州县官员负责。

    而且因为是大部分出自杨怀之、陈次山、刘克师,以及虞允文的举荐,所以叶青最后连看都不再看了,直接点头同意他们几人举荐的任命差遣名单,至于那些不入他法眼的,就由杨怀之等人自己头疼去。

    当然,至于各路转运司的差遣,叶青还知道当该遵守当初他跟史弥远之间的君子之约,自然是留给了史弥远来任命差遣,毕竟,如今有了扬州商会这个影响力更大的财源后,最起码他叶青是看不上转运司那三瓜两枣的利益了。

    坐在书房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拿着自己举荐、自己批准的任命萧振为扬州知府,兼淮南东路同安抚使的文书,叶青开始憧憬着,等元日过后,想必这份文书就可以生效了吧。

    燕倾城敲门后走进来,看着叶青手里拿着文书呵呵傻笑,不明就里的凑到跟前看了一眼。

    官府文书向来不感兴趣的她,放下参汤后,又从旁拿起湿帕帮叶青擦拭了下有些通红的眼睛,示意其先把参汤喝了。

    “转运司你真打算就这么交出去?”燕倾城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参汤碗,收起来后问道。

    “怎么,现在对你还有用?”叶青神情虽然有些疲惫,但能够看的出来,心情还是不错的。

    燕倾城蹙着好看的眉毛,道:“如同鸡肋吧,但我有些担心,若是转运司以后对商会横加阻拦的话,那该怎么办?毕竟,我把今年的账簿刚刚了清,有些事情还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那倒不至于,转运司不会全权由史弥远来掌控,只不过是淮南东路、北地四路的商贸交易上,给转运司开了一个口子而已。怎么说呢?”叶青想了下后,道:“就如同轻烟的斜风细雨楼跟扬州其他酒楼的关系一样,不过是以后商会会多了一个竞争对手,而这个竞争对手嘛,你也可以挑选一些得力的人手,来到其中充任各阶吏员。”

    燕倾城继续蹙着眉头,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后道:“那就是说,最终还是要架空转运司?”

    “不错。”叶青露出一个孺子可教也的表情,在得到了燕大佳人一个大大的白眼后,继续说道:“我跟史弥远只是暂时彼此利用而已,而转运司也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需要让出来的利益。以后等我们二人关系不好了,到时候自然是要有后手来重掌空空如也的转运司。”

    “唉……。”燕倾城听着夫君的话,轻轻的叹口气道:“真搞不懂朝堂上的事情,难怪那日白纯跟你在书房谈完后,这两日来,总是有心事儿似的心情不好。”

    “放心吧,什么在我心里最为重要,我自有分寸。”叶青笑着抓着燕倾城柔若无骨的小手说道。

    从上一次自北地四路回临安,途径扬州停留大半个月的时候开始,叶青渐渐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如今他在这个家里的地位,看似是一家之主,但在生活上,他却是没有选择权,只有被选择权。

    燕倾城也好

    、白纯也罢,或者是柳轻烟也好,总之,从上一次叶青回到扬州后开始,他就成了被三女选择侍寝的对象。

    一到了晚上,若是自己在书房忙活,那么这一晚上,谁会端着参汤、热茶进来,难么自己今夜就是要侍寝人家了。

    但若是没有人来看自己,则就是他站在二楼的栏杆处,看着那一栋栋的阁楼,在自己连番示意咳嗽下,若是一直都没有动静的话,他自然而然的就是往白纯的房间里钻,钻不进去的话,只好就接着试另外一家了,所以有一天晚上,他是在书房里孤独度过的。

    两人已经躺在床上开始亲热的时候,燕倾城突然之间则是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吻着她嘴唇的叶青,手臂也渐渐的松开了叶青的脖子,推开叶青的脸庞,有些紧张的说道:“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儿,明日你要在斜风细雨楼宴请庆王。”

    “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容易吓出毛病来。”叶青没好气的说道,而后便惩罚似的一口向着燕倾城雪白的脖子咬了下去。

    佳人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得意,但随着脖颈被咬疼,佳人则是开始连连求饶,但不过一会儿的时间,佳人便开始化被动为主动,翻身上来时,随着被子滑落,雪白的娇躯便重重的压在了叶青的身上。

    朝阳再次升起时,湿冷的清新空气,随着燕大佳人打开一扇窗户而被带入了房间内,洗漱的热水已经被端了进来,但昨夜被燕大佳人榨取过度的某人,此刻依然是睡眼惺忪,拥着被子不愿意起床。

    直到听到外面传来了没心没肺的孩童笑声时,叶青这才在燕倾城的伺候下开始穿起了衣衫,不过即便是这样,燕大佳人依然还是趁着机会时不时的挑逗着叶安抚使大人。

    两个小家伙也在叶青终于洗漱完毕后,才被外面的丫鬟放进了房间里,没心没肺的两个小东西,也因为元日即将到来的缘故,天天掰着手指头盼着。

    领着两个小家伙一同用膳,而后随着赵师淳从后花园再次过来时,这才撇开了他叶青,领着崇国公府的两个小丫头,又不知道去哪里疯玩去了。

    “你倒是沉的住气啊,是不是我若是不去找你,你也不会问问我,第二日庆王到底问了我一些什么吧?”赵师淳的语气带着一丝的兴师问罪道。

    “还用问吗?既然如今庆王没有特意来找我,就说明,他已经信了大半了。”叶青翻了翻眼皮说道。

    “你老实告诉我,那叫杨白劳、杨喜儿的,是不是你安排的?”赵师淳看着刚刚吃完早饭,正在漱口的叶青突然问道。

    “我疯了啊?我有那么大能耐……。”叶青否认道。

    只是刚否认了一半,就被赵师淳打断:“你有这么大的能耐,甚至你的能耐比这还要大。”

    叶青叹口气,接着道:“即便是我有那么大的能耐,时间上也来不及,我一时之间上哪里去找那么合适的人去?”

    听完叶青的话,赵师淳啧了一声,开始捋着下巴的胡须,琢磨着想了下后道:“也是啊,若都是你安排的,那你在扬州也太过于无所不能了。这么说来,就只有刘德秀府里的几个下人是你安排的?”

    “是临时花钱收买的。”叶青再次纠正道。

    他岂能不明白赵师淳诈他的心思,不过就是想要通过杨白劳、杨喜儿,以及刘德秀府上的几个下人,来推测是否自己在他的府里也安排了眼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