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二十二章 一剑
    “还是让我来吧!”

    急骤的流风过境,无形的锐气纵横,一道于场外充当看客的年轻身影豁然间挡在了墨舞衣的身前。

    气场很足!

    全场众人皆是为之一惊!

    “什么情况?”

    “这人是谁啊?”

    “搞什么东西?”

    ……

    场下一阵嘈杂骚乱,城主齐霄等以及诸位落霜城的家主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显得更加阴沉了。

    就在刚才,墨舞衣展现出“血之月”的时候,众人的心头还稍稍升起了一分期待,可随着眼前这道陌生身影的上场,期待顿时全无。

    有的仅仅只是憋屈和愤怒。

    “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场外的姜帆气的咬牙切齿。

    “我就说他是奸细,你们还不信。”盛起也是骂道。

    墨舞衣的状态本来就极度虚弱,现在被他这么一阻,节奏更乱,只见流贯于墨舞衣身外的血月之力变的很是紊乱。

    然,对于场外的诸多刺耳的声音和愤怒的眼神,苏逸辞却是不为所动,他微微侧目,对身后的墨舞衣,道,“这一战,由我替你出场!”

    墨舞衣柳眉轻蹙,一双泛着青墨的美眸带着几分异样。

    可就在这时,苏天王府的队伍中直接是传出一道极度轻蔑的冷笑声。

    “他根本就不是落霜城的人。”

    霎那间,齐刷刷的目光顿时扫向苏天王府那边,说出这句话者,不是别人,正是苏晴。

    她站起身来,指着苏逸辞,道,“他是玉城苏家的人,和落霜城一点关系都没有。”

    玉城苏家?

    一听这四个字,场外再次窃窃私语。

    “玉城苏家?那是什么小地方?”

    “没怎么听过!”

    “我好像听过一点点,那玉城的苏家好像是苏天王府的‘弃子’。”

    “哦?被苏天王府遗弃的产物?”

    ……

    弃子!

    遗弃的产物!

    众人看向苏逸辞的眼神都或多或少的涌现出几分不屑,而,当中揭穿苏逸辞的苏晴更是洋洋得意了。

    “哼,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就凭你的那点能耐,也敢站出来插手别人家的事。”站在苏晴身后的苏邱也是冷笑道。

    “简直胡闹!”本就在气头上的几位落霜城家主心中也是怒火升涌。

    “无干人等,立刻滚下去!”一名脾气暴躁的家主更是直接是骂出了“滚”字。

    “呵呵!”枫陵君淡然轻笑,“看来落霜城真的是无人可用了,既然如此,齐霄城主何不爽快的交出‘霜魂令’,避免拖延大家的时间。”

    齐霄眼神一寒,眉宇间冷意涌动。

    然,就在这时,苏逸辞却是一脸平静的说道,“我是墨家之人!”

    “哗!”

    此言一出,场下又是一片躁动。

    但更多的人流露出来的眼神都如同看待“蠢货”一样。

    究竟苏逸辞是蠢货?

    还是他把在座的众人都当成蠢货?

    一个外来者,竟然明目张胆的说自己是墨家之人。

    简直可笑!

    “哈哈哈……”苏晴更是不屑的嘲讽道,“我们还没有收回你的姓氏呢!这么快就急着找新的祖宗了?不知道苏远桥那个老东西知道了,会不会被你给气死。”

    “难道姓苏,就不能成为墨家之人?”苏逸辞平静的回道。

    “哦?”

    众人的目光不觉望向苏逸辞身后的墨舞衣。

    “不知你和那位墨家大小姐是什么关系?”苏晴轻蔑的说道。

    “是什么关系?与你无关,但我却和墨家有所关系,而我那代表落霜城出战,有什么问题?”

    “你……”苏晴直接被说的哑口无言。

    流枫家族枫陵君摇着手中的折扇,淡淡的说道,“你说你是墨家之人,那还请你证明你和墨家的关系,如果你无法证明的话,那么,你将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代价!

    枫陵君声势一凛,双眸之中冷芒陡射。

    “简单!”苏逸辞俊眉轻挑,话音落下的瞬间,一股浩然之气竟是于他的体内宣泄出来,苏逸辞单臂一起,五指化掌。

    “嗡……”的一阵雄浑的气浪颤响,一座璀璨夺目的浩月光环于空气中扩散荡开。

    绚丽的月色光环宛如古老的阵纹摇曳,一道道神秘的秘箓环芒很是亮眼。

    霎那间,掌波叠起,大地龟裂,苏逸辞的掌劲所及之处,顿时地陷一尺。

    “是墨家的《浩月归流》。”一位落霜城的家主惊呼道。

    “怎么会?”

    “这部《浩月归流》向来只传墨家宗亲,他怎么会的?”

    ……

    城台上下,再次一片哗然。

    场外的商亦妃,齐忘书,杨贤城,戚小怀等人都是一脸错愕的望着那归纳于苏逸辞掌中的磅礴气流。

    甚至连苏逸辞身后的墨舞衣都怔住了。

    “如何?”苏逸辞冷眸瞥向一脸困惑的苏晴,最终望向枫陵君,道,“我现在可以证明自己和墨家的关系了吗?”

    不等枫陵君回答,位于其前方的流枫恨雪饶有兴致的轻笑,道,“当然,有人愿意为了护花而死,我岂有不成全之理。”

    流枫恨雪眉宇之间,杀机流露。

    “与其在这里浪费口舌,战斗,最为省时。”

    很显然,流枫恨雪并不在乎苏逸辞是不是墨家之人,他也不想知道苏逸辞和墨舞衣的关系,其只想以最快的方式结束对方。

    以此来终结掉对方这突如其来的挑衅。

    不过,流枫恨雪并没有要自己出手的意思,他缓缓的退回到场外,并对流枫嚣,道,“知道该怎么做?”

    “嘿……”流枫嚣的嘴角已然露出了阴厉的诡笑,“我的利刃,愿意为您效劳!”

    说罢,流枫嚣直接是纵身一跃,其以力踏千钧之势重重的落回到广场中央,脚下的地面顿时呈现出巨大的蜘蛛网裂痕。

    紧接着,流枫嚣右手五指凭空一握,一柄粗豪宽刀落入了他的掌中。

    源自于刀锋上的凛冽寒芒隐隐刺痛了场外众人的眼球。

    之前对阵齐修宇的时候,流枫嚣并未出刀!

    现在,他亮出武器,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浓烈的杀意。

    “开,始……”流枫嚣眼角一挑,嘴角泛着轻浮的戏谑冷笑。

    话音落下的瞬间,流枫嚣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滔天的狂怒之势,其执握粗豪宽刀,刀身内外流动着一道道金色的光曜。

    二话不说,流枫嚣一刀祭出,纵横的刀势顿时令前方的地面凹陷出巨大的沟壑。

    “哞……”雄浑霸怒的凶兽咆哮惊天,一头体形硕大的金色巨犀直接是从那粗豪宽刀中冲了出去。

    在急速的移动过程中,那金色巨犀的身形急剧的幻化成一道可怖霸道的毁灭刀芒。

    杀伐之力来袭!

    金色刀芒贯冲!

    场外众人大惊,此刻的墨舞衣甚至都还没有退下场,流枫嚣就直接对苏逸辞下达杀手。

    简直欺人太甚!

    “太卑鄙了吧!”戚小怀忍不住的骂道。

    面对着流枫嚣这爆发出来的夺命一击,苏逸辞身上释放出一股绵柔暗劲,先是将身后的墨舞衣震退开来,接着,其竟是身形一动,正面迎向那一路贯冲而来的毁灭刀芒。

    移动过程中,血色杀戮之风散发开来,连同一阵凌厉的颤音,一柄虚幻魔剑直接是惊现于苏逸辞的掌中。

    魔剑似染血,妖异邪魅!

    苏逸辞舞动魔剑,接连回旋的两道剑气迎面冲击在那由金犀幻化成的恐怖刀芒之上。

    “轰!”

    “嗵!”

    ……

    刀芒剑影相交,顿时大地崩裂,天空变色,金色的刀芒和血色的剑气产生的巨大碰撞力令城台广场的中央寸寸炸裂。

    然,就在两股狂暴的力量尚未分出高下之时,苏逸辞身形犹如残影掠动,众人只觉那乱腾的剑气刀芒中有着一道快如闪电般的身影穿过,下一霎那,苏逸辞直接是携带着一股恶风欺身闪现至了流枫嚣的跟前。

    好快!

    众人大惊!

    流枫嚣更是大惊,“你……”

    尚未等其反应过来,苏逸辞那冷逸的面孔已然泛起一抹冷笑,同时掌中的血色魔剑于空气中划出一道弧状的剑束。

    “嘶!”

    血溅长空,魔剑斜切,流枫嚣的瞳孔急剧一缩,其还未反应过来,对方那持握着粗豪宽刀的手臂直接是飞了出去。

    一剑断臂!

    霎那间,整个城台上下的所有人,脸色剧变!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