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卷 一鹿有你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火魔女王一剑开山
    铸剑人韩瀛一剑落地,剑光化为万千萤火重压,但最终依旧没能压垮整个四岳的气象,最终,人族以数十位山神阵亡、东岳山君弈平金身受创为代价,硬生生的将铸剑人韩瀛献祭无数亡魂的一剑给艰辛的挡了下来,代价不可谓不大。

    “哼~~~”

    风中,韩瀛转身化为一抹血色光辉落在了王座之上,睥睨天下,蔑视人族,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肉身依旧还是人族的凡胎肉体一般。

    小人一朝得志,何等猖狂?

    ……

    “持续进攻!”

    云海中,传来了林海的声音:“别让人族的军队有任何休息的余地,恶魔之翼,你的军队休养生息许久,也该上阵了。”

    一座王座扶摇升起,上方坐着的正是恶魔之翼兰德罗,他眉头紧锁,手中恶魔镰刀泛着妖冶光辉,淡淡笑道:“绝不会让林海大人失望。”

    他手掌轻轻一挥,丛林中战鼓响起,紧接着半空中出现了无数血红色裂缝,形同传送阵,转眼间就有无数恶魔骑士仿佛下雨一样的凌空降落,战马四蹄“蓬蓬蓬”的在林中激荡出一缕缕雪花,不到两分钟,拓荒林海里就已经刷新出不计其数的恶魔骑士,真正意义上的不计其数,根本数不过来。

    “进攻!”

    兰德罗镰刀扬起,笑道:“斩杀流火大帝者,获得王座传承序列的资格,斩杀荆云月者,没什么好说的,本王的王座就归你了。”

    云层中,其余几个王座哈哈大笑。

    ……

    大地之上,恶魔骑士裹挟着滔天的杀气而来。

    “小心点啊!”

    我在公会频道里沉声道:“恶魔骑士本来就棘手,后排注意打控制,别让前排的人阵亡太多,不然可能就很麻烦了。”

    “嗯!”

    林夕身躯微微一沉,进入了白神变身状态,同时不断在公会里发布具体的指挥和战斗命令。

    清灯、卡路里、杀戮凡尘、昊天、月流萤、天涯墨客等人也各自坐镇锋线上的一段,在团队频道里飞速指挥,一时间,整个一鹿的锋线、阵地发生了微妙的转变,所有骑士挺身而出担任第一线,剑士候补,而擅长控制的拳师、妖术师两大职业的玩家则前移了近20码,之后则是密密麻麻的弓箭手,手中箭簇之上氤氲着成片的震荡箭前奏。

    细节决定成败,显然在战术针对上,一鹿的这些指挥全部都是传说中的“老鸟”了,打过的怪物、玩家太多太多了,实践出真知,所以在战场具体指挥上,一鹿在国服是绝对的T0天花板级别,无惧于任何公会的挑战。

    “还不去帮忙吗?”

    云师姐看着山下一鹿的阵地,笑道:“按照以往,此时你是绝对不会留在师姐身边的。”

    我心念一转,命令小九在山下一鹿锋线上全力御敌的同时,笑道:“总不能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就连怎么打仗都不会了吧?这可不行……而且这场决战,我心头十分的不安,总觉得待在师姐身边更好一点。”

    “嗯~~”

    她柔声点头,道:“不愧是准神境,预感确实远胜于从前了。”

    “啊?”

    我狐疑的看着她。

    她则轻抚长剑,笑道:“没事,我们能赢的。”

    “嗯……”

    我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但是我知道,我阻止不了这一切的发生,流火大帝又如何?坐镇天之壁又如何?深渊锏主人又如何?在天下大势的裹挟之下,我能做的事情实在是不多,而在飞升境之间的交锋中,我能做的事情就更少了。

    ……

    山脚阵地。

    恶魔骑士的冲击宛若潮水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洗礼着一鹿的阵地,强如一鹿,阵地依旧不断被渗透,有的位置甚至直接被打出了小范围的缺口,虽然在林夕、清灯等人的指挥下能够迅速补全空白,夺回阵地,但面对着355级的恶魔骑士,一鹿已经不再是无损状态了。

    其余公会也不好过。

    神话、风林火山那边,被恶魔骑士撕开的缺口更大一些,而无极、乱世战盟、名门世家、龙骑殿等公会的缺口则更加密集,就像是被腐蚀的礁石一样,锋线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恶魔骑士在人群中肆虐的画面,至于其余的中小公会就更惨了,许多位置的玩家团队直接在第一时间就被恶魔骑士攻破了,无数恶魔骑士突进攻山,不过在踏入山脚的瞬间就被山岳气象被碾压成了一滩肉泥了。

    NPC阵地方面稍好一些,无数重炮北射,一道道密集火焰在怪物群中绽放,由于火力太过于凶猛,当恶魔骑士冲到面前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残血了,很快就被训练精良的各大甲等兵团的精锐军士砍成碎片,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悬念。

    看着山脚的战场,我眉头紧锁。

    虽然整体守住肯定不成问题,但已经需要动用山岳气象来轰杀这些恶魔骑士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面对着王座“献祭”方式的问剑,四岳本来抵挡起来就相当的困难,毕竟这次异魔军团一副拼命的样子,此时还要分出一部分的山水灵气来抵挡恶魔骑士的进攻,这让本来就不占上风的四岳山水气象更加的捉襟见肘了。

    恶魔军团的进攻持续不到二十分钟,云海之中杀机凛然,林海颇为冰冷的声音毫不掩饰,宛若春雷般的在玩家们的耳边炸响:“恶魔世界的精锐军队已经超过七成抵达战场了,你还在等什么?苏拉,你的火焰剑道堪称独步天下,恶魔世界性属火,这一场,就由你来问剑了。”

    “……”

    恶魔之翼兰德罗坐在王座之上,手握巨大的恶魔镰,他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俯瞰着大地之上密密麻麻的恶魔骑士,这位恶魔之主竟然也心痛了,转身看向一座缓缓升起的王座,道:“苏拉大人,能否手下留情?”

    “不能。”

    苏拉缓缓拔出火焰神剑,美眸之中透着淡然,道:“兰德罗大人,为了亡者的未来,也只能稍微牺牲一下恶魔世界的军队了。”

    “可……”

    兰德罗还是心有不忍。

    混沌的云层之中,林海淡然道:“兰德罗,不必惋惜,这些英勇的斗士不会白白牺牲,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至于你,你为了整个天下牺牲极多,今天你没了这许多的恶魔骑士,但本王将会将麾下的麒麟亡骨军团的一半调拨给你,以补充恶魔世界的力量缺口。”

    一听到“麒麟亡骨”四个字,兰德罗脸上的惋惜瞬即烟消云散,笑道:“既然如此,多谢林海大人了,苏拉大人,请尽管动手!”

    “哼~~~”

    ……

    苏拉一双雪白长腿踏空,缓缓走出王座的范围,手中火焰神剑轻轻一横的瞬间,云层中一抹浓郁的死亡气运降临,笼罩周身,顿时苏拉深吸了一口气,眸中透着凝重,下一秒轻轻叱呵一声,大地之上的恶魔骑士们纷纷凝固不动,被死亡气运所牵制,紧接着一个个神形扭曲,一抹抹恶魔火种与魂魄一起被抽离,紧接着化为无数萤火萦绕在火焰神剑周围,密密麻麻一片,火焰神剑就像是瞬间变成了棉花糖。

    预感告诉我,苏拉这一剑绝不会留情。

    “风相。”

    我皱眉道:“全力接剑,苏拉的这一剑……必然全力以赴!”

    “知道!”

    风不闻身形微微一振,群山气象瞬即增强了三成以上,愈发的凝实、稳固起来。

    ……

    “风不闻,跪下领剑!”

    苏拉骤然一剑落下,剑光泻落数百里,就这么横亘在北约骊山上空,紧接着剑光砍入山水气象之中,就像是切蛋糕一般,瞬即切开了三层山水禁制,紧接着就落在了风不闻亲自凝聚的西岳华山气象之上,剑光“铿锵”疯狂鸣响,犹如金石交鸣,火星四溅之下,献祭的无数亡魂开始侵蚀,协助苏拉的剑光继续朝着下方渗透。

    要守不住了!

    风不闻一咬牙,猛然双手倒握白玉剑,“蓬”一声剑刃刺落在山巅之上,顿时掀起一场风暴,一道金色山岳气象瞬间撑开,挡住了苏拉劈下来的一剑!

    “拼了!”

    南岳沐天成怒吼一声,同样将金色巨剑猛然轰在在地,撑开了属于南岳鹿鸣山的额一道山岳气象,与西岳气象飞速融合在一起,持续加固。

    “来啊!”

    关阳、弈平一同拔剑,同样撑起了两道山岳禁制,这是已经在耗用主岳的灵气在抵挡苏拉这一抹剑光,可见这一剑有多么恐怖。

    远方天际,苏拉一双纤足腾空,整个身躯弯曲,双手压住剑柄,浑身火焰力量澎湃,将这道横亘天穹之上的剑光都压弯了,她已然祭出全部的力量持续劈出这一剑,一双秀眸中透着凛然杀机,怒吼道:“今天若是劈不开这座骊山,我们北方的九大王座岂不是成了天下人的笑柄?给姑奶奶……破吧!”

    “蓬——”

    一声巨响,四位山君刚刚撑起不久的主岳禁制一同震碎,风不闻等四位山君纷纷跌退,吐血不断,金身上出现了一缕缕繁复裂纹,而苏拉的这道剑光虽然力量锐减了许多,但依旧一剑斜斜落下,直劈骊山!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