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220 推凶断案
    七天一晃而过,处在暴风中心的东江仍然是鸡飞狗跳……

    事情完全没有朝着预计的方向发展,大仙会一夜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安全局只抓到一批小喽喽,绑匪张莽也被无罪释放,连发布江湖追杀令的白家,全都一口气跑了个干净。

    “大家随便坐,这间茶艺馆我买下来了,暂时不对外营业……”

    赵官仁走进了一座古朴的包房,除了身在外地的七个人之外,剩下的守塔人全都到齐了,夏不二也带来了三个弟兄,还有个叫做安琪拉的姑娘,正是陈光大的亲女儿。

    “大家请用茶,这都是最好的普洱……”

    沙小红领着几位服务员走了进来,三十把太师椅摆成了回字形,每人手边都有一张小茶几,大家都挺放松的互相谈笑,窗外是一座绿叶成荫的园林,院门一关就没人能打搅到他们。

    “小红!你带人出去吧,不叫你们别上来……”

    赵官仁端起茶碗挥了挥手,他老娘很乖巧的应了一声,摆上几罐特供烟和雪茄才带人出去,一直等到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大家谈笑的声音才猛然消失,全都望向了中间的赵官仁。

    “张莽连夜跑路了,已经跟朱鹤雷在海峡对岸汇合,人是抓不回来了……”

    赵官仁放下茶碗说道:“二子说的李崇宇刚从警校毕业,目前看来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倒是你父亲夏明亮不在老家,人家都说他在外地打工,但我查到他半年前,从东江汇了笔钱给你爷爷!”

    “我去了他打工的地方,人家说他一年前就不干了,寻呼机也停了……”

    夏不二靠在椅子上说道:“我拿到了他的寻呼记录,有一个来自杭城的ic卡电话,在停机前连续一周呼叫他,那部电话就在张莽单位附近,而且打给过朱鹤雷的办公室!”

    赵官仁皱眉道:“有没有跟孙楚辞的联系?”

    “明面上没有,但ic电话每次呼叫我父亲前,还会拨打一个手机……”

    夏不二说道:“手机登记在孙楚辞学生的名下,圣甲虫事件发生之后,当晚他就上吊自杀了,所有黑锅都扔在了他头上,但他是个没背景的寒门子弟,人住在单位宿舍里,他花一万多块买手机干什么?”

    “不需要深究,我们不是法官,分析的合情合理就行了……”

    赵官仁摆手说道:“孙楚辞显然早就加入了大仙会,事发之后他又想赶紧切割,所以诱杀了去老矿厂的警察,制造了轰动全国的大案,倒逼大仙会的主脑们逃亡,抓不到人也就查不出他的勾当了!”

    “等下!这我就不明白了……”

    刘天良困惑道:“如果孙初雪不在大仙会手上,孙楚辞不会被迫加入他们,可大仙会要是绑架了孙初雪,没道理又把她杀了吧,况且现在有证据表明,孙初雪不在大仙会手上啊!”

    “大哥!大仙会肯定不会说实话啊……”

    夏不二说道:“张莽他们来东江找孙初雪,忽然发现她和情夫都失踪了,他们完全可以回去告诉孙楚辞,你女儿被我们绑架了,或者说你加入我们,我们一起帮你找女儿!”

    “关键是说不通啊,这第三方是从哪冒出来的……”

    刘天良摊手说道:“你们之前说是孙楚辞派的人,误杀赵老师之后又隐姓埋名了,那他还有必要加入大仙会吗,而且孙初雪百分之百死了,否则咱们就不会接到找凶手的任务!”

    “良哥说的没错,他们俩喜欢凭直觉做事

    ,但这次显然不管用了……”

    陈光大的女儿忽然站了起来,说道:“直觉来源于经验,可你们俩并不是凶案专家,你们的直觉不一定准确,而且没有真凭实据的瞎猜,反而会误导在场的其他人!”

    “大侄女!你有啥高见,尽管畅所欲言……”

    赵官仁笑眯眯的打量着她,安琪拉是个标准的漂亮混血妞,口音也有些怪怪的,而且在场除了赵飞睇就她的辈分最低。

    “我有个最大的疑问,凶手为什么要仔细打扫现场,甚至粉刷了墙面……”

    安琪拉说道:“正常杀了人都想赶紧离开,况且一栋废弃宿舍楼,几个月都不见得有人来,哪怕发现血迹也未必会报警,所以答案只有一个,凶手知道一定会有人来找,不是找受害者就是孙初雪!”

    “非常精彩!请继续……”

    赵官仁忍俊不禁的点了根烟,还是夏不二尴尬道:“安琪!你要是看不懂卷宗就跟我说,警察早把你说的写上了!”

    “我、我又没看见,但有一点你们肯定没发现……”

    安琪拉的俏脸猛然一红,说道:“孙初雪是配合侵犯的,否则她不会采用趴伏式,这是女性最后的自我保护,她不想让对方触摸胸部,更不想跟对方接吻,只能埋下头默默忍受!”

    “好嘛!你说半天跟没说一样……”

    刘天良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但赵官仁却说道:“我总觉得侵犯这个环节很奇怪,值得再仔细推敲推敲,正好上次说复盘也没时间去,今晚干脆让安琪拉扮演受害者,咱们现场演一遍!”

    “我不行!我胆子比较大,不会任人宰割……”

    安琪拉摆手说道:“你们找个胆小的女孩,复盘出来的情况会趋近真实,最好再把死者的血样送去化验一次,东江警方既然贪腐成风,说不定连血样检测也敢作假!”

    “好!我这就安排人去做检测……”

    赵官仁端起茶碗喝了两口,大伙又七嘴八舌的聊了一会,到了中午饭点才分散离开,但赵官仁却独自来到了后院,推开一间小茶室的房门,只看他爹正独坐在里面喝茶。

    “看到沙小红了吗,觉得她怎么样……”

    赵官仁坐下来抓了把花生,他爹今天的装扮几乎跟他一样,黑色的西装和黑衬衣,加上油亮的二八分头,桌上摆着鳄鱼皮的夹包,除了身材没他健硕,简直就像双胞胎兄弟。

    “太漂亮了!时髦又大方……”

    赵家才轻轻推开了半扇窗户,偷瞄着二楼包房里的沙小红,迟疑道:“我跟你说句真心话,我做梦都不敢娶这样的美女,而且她看起来很强势,我怕她……瞧不上我啊!”

    “你别瞧不起自己啊,你现在可是领导干部啊,我教你怎么对付她……”

    赵官仁趴在桌上跟他耳语了一番,听的赵家才又惊又怕,最后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了,赵官仁便让他冲着对面招手,自己跟唱双簧似的喊道:“小红!过来陪哥喝杯茶!”

    “哎!来啦……”

    沙小红清脆的答应了一声,赵官仁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很快就看沙小红推门而入,笑盈盈的给赵家才倒了杯茶,说道:“哥!这才几天不见啊,你怎么都瘦了一圈呀?”

    “忙工作嘛,你那个坐、坐过来……”

    赵家才脸红脖子粗的拍了拍腿,沙小红一屁股坐到了他腿上,搂住他的脖子轻笑道:“嘻嘻~老公!我家人已经接来了,你什么时候带

    我去见父母呀,我爸妈可都催婚了!”

    “我跟我父母说了,可我妈说你太漂亮了,怕你跑了……”

    赵家才红着脸也不敢看她,沙小红立马羞愤的辩驳起来,但赵家才闻着她身上醉人的香味,已经有些晕头转向了,颤抖着抱住她问道:“小、小红!我能亲你一下吗?”

    “你今天怎么了呀,我不让你亲还让谁亲啊……”

    沙小红纳闷的看了看他,不过脑袋一低就吻上了他的嘴,赵家才估计是个童子鸡,让她一亲整个人都硬了,而沙小红的眼珠也是一亮,居然引导着他来到了软塌上。

    “啊!老公,你欺负人家……”

    沙小红抱着他倒在了软塌上,抱住他的脖子又是一顿深吻,吻的赵家才连亲儿子都忘了,满脸通红的去扒她的衣服,沙小红看似半推半就,实则是引到他这个童男子。

    “老公!”

    沙小红幽怨道:“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你要了我可就得娶我呀,不然人家怀了你的宝宝,你又玩玩就算的话,人家可就死给你看了!”

    “好老婆!我发誓一定娶你为妻,下午我就带你回家见父母……”

    “嘻嘻~真是我的好老公,再叫一声老婆吧,人家好喜欢听……”

    “老婆!我的好老婆……”

    “尼玛!这叫什么事啊……”

    赵官仁郁闷的蹲到了不远处,点了根香烟无语的望着花草,他准备的一堆套路都没用上,老爹和老娘就已经开火了,等他掐指算了算日子,估计这一炮就能让他诞生了。

    “老公!没关系的,我知道你爱我,太激动了才会这样……”

    沙小红忽然安慰了起来,赵官仁刚把一根烟给抽完,不过童男子的持久力也算不错了,他等两人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这才绕到茶室的正门,笑眯眯的把房门推开了。

    “啊!!!”

    沙小红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整张脸一下子就白了,一屁股摔坐在了软塌边上,不停在父子俩的脸上来回扫射,跟见了鬼一样狂打哆嗦。

    “嘿嘿~老娘!不要怕,我是你儿子……”

    赵官仁笑嘻嘻的蹲了下来,将忽悠他爷爷的那一套,搬出来又说了一遍,当然还将两人的隐私给讲了,惊的夫妻俩半天都回不过神来,最后还是给他爷爷打了个电话证明。

    “哦!我明白了……”

    沙小红连忙起身系上皮带,羞愤道:“难怪我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亲切,你又无缘无故的给我几百万,我还当碰上了冤大头呢,原来你是我生的呀,那你还让我给你洗脚按摩?”

    “谁让你小时候虐待我,我是被你从小打到大的……”

    赵官仁坐到椅子上笑道:“我爸是个老实人,你们的媒人又意外死了,我只能亲自撮合你们俩喽,我争取在走之前给爸提到处长,再送你们两千万,我就算对得起你们二老啦!”

    “呃~”

    赵家才挠着头皮说道:“我还是不敢相信你是我儿子,而且你这性格也不像我啊?”

    “儿子像妈!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沙小红的内在,赵家才的外表……”

    赵官仁笑着说道:“妈!你好好的相夫教子,说不定我已经在你肚子里了,但这段时间你们不能在东江,现在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下午我就送你们俩去海边度假,回来再拜见父母吧!”

    “哥!呸~你是儿子,咱都听你的……”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