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五章 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四千字,两章合一)
    “各位姑娘?”

    江临看向众人,心里一时间不由有些慌

    江临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只误入狼群的小羊羔

    “江公子。”林清婉先是开口,温婉而言,“公子真的是忘记了之前全部的记忆吗?”

    “唉……不瞒姑娘,确实如此……”

    依旧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江临继续演出,并且使用出了自己毕生的功力。

    “我确实是想不起之前的记忆了,只不过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怎么都想不起来?”身穿黑裙的姜鱼泥,眯着眼睛看着江临,“公子当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是的。”

    不知道为何,江临被看得有些心慌

    但只要自己足够淡定,那灾难就始终慢自己一步。

    “这样啊”沬枼也是冷笑一声,“也就是说,公子是真的不认识我们了?”

    “诸位姑娘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吗?若是可以,日后还请告诉一二。”江临演技越发逼真,眼中那种对于记忆的渴望,对于现在失去记忆的迷茫,皆是表演着淋漓尽致。

    “当然可以啦。”舞愫愫婀娜起身,走到江临的身前,拿起酒杯,“妾身敬公子一杯。”

    “哦,好。”江临举起酒杯。

    而就当江临举起酒杯那一刻,舞愫愫抓住江临的胳膊往前一拉,脚尖踮起。

    所有人都还未反应过来,嘴唇被堵住的江临更是骤然睁大了眼睛。

    江临先是一愣,想要把她推开,可是又生怕自己一用力就会让她受伤。

    “偷腥猫!你在干嘛!”

    “江临,你到底推不推开她。”

    最终还是白千落上前,将二人给扒开。

    可是看着江临这个大渣男,又想起这个家伙没有失去记忆,却还欺骗自己。

    难道你这都是为了迎娶殄彷和沁儿吗?

    你就那么喜欢她们么?!

    白千落越想越气,“嗷呜”一声,将舞愫愫拉开后,白千落竟然朝着江临扑咬了上去。

    “等等!千落,你干嘛!”江临开始慌了,它感觉到她们些许的不对劲……

    “千落?你怎么不叫我白姑娘了?”

    “那个”江临发现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

    “大猪蹄子,你明明没有失忆!”镇压住江临的白千落眼眸湿润,张开银牙,往江临的脖子上又是一口。

    “不!我真的失忆了!刚才只是只是隐隐想起了什么”

    “江临你还嘴硬!玖依已经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了!”

    “哈?”江临抬起头看向白玖依,按道理来说,玖依不该会“背叛”自己的啊。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玖依则是哼唧一声,扭过了小脑袋,那可爱而又傲娇的小表情仿佛再说“谁让你的做的好事!”

    不过江临已经没有心思去猜想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才惹得玖依“背叛”自己。

    此时鱼泥和清婉她们也是朝着自己走来。

    2221231=————————————————————————————

    “嗯?真的?”

    “真的!”

    江临无奈地点了点头,没想当自己的开门弟子竟然担心自己给他带绿帽,江临感觉自己的道心一下子受阻。

    说好的人与人之间互相的信任呢?

    我江临像是那种喜欢给别人带绿帽子的人吗?

    拍着钱小胖的肩膀,江临深沉地说道:“不瞒小钱你说,来东林城游玩之后,为师就回老家结婚。”

    “呼”钱甄多松了口气,“老师你早说嘛,要不然我就早点带您来见胡霜姑娘了”

    “”

    “那老师,我们走吧,我已经准备好了!相信您教我的三浪真言一定有用的。”

    说罢,钱甄多深吸一口气,就要往院子里走去。

    “等等。”

    就在钱甄多迈入院门的时候,江临叫住了他。

    “老师?”

    “小钱啊。”江临轻轻叹了一口气,理了理钱甄多的领口,一脸同情地看着他,“三浪真言你还记得是哪三浪吗?”

    “弟子记得!浪漫!浪费!浪叫!”

    “很好,不过,这三浪已经不管用了。”江临拍了拍钱

    本来江临还以为小胖喜欢的女子是一个修士。

    在这个大道无情的世界,一般修士都会拒绝和普通人有什么牵扯。

    毕竟对于修士来说,十年不过一梦,而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就足以发生太多变化,二者根本不可能走下去。

    所以江临觉得这个妹子为了拒绝小胖,才会不理会小胖。

    结果这个妹子不仅不只是一个修士,还是乘黄?

    也就是说小胖是想骑乘黄???

    卧槽!小胖这是想当尹志平吗?不对,也不完全是,毕竟尹志平骑的是龙

    不过只要骑上乘黄增加寿命两千岁,这肯定是假的,要不然的话自己就去白国!

    然后抓一只小乘黄,天天骑在它背上,那自己不就长生不老了?

    西游记那些人吃个吉尔的唐僧肉啊,那些妖怪直接联手去抓一只乘黄,然后轮流乘乘黄不就好了?

    但是虽然传闻肯定有夸张的成分,不过嘛,延年益寿应该是有点效果的,说不定还强身健体!

    一想到骑乘黄城强身健体。

    江临两眼变成了滑稽的表情,使劲地瞄了瞄面前这个小巧女子。

    “我就知道你们人类都一样!都是冲着骑我来的!”

    听到小龙女的声音,小黑赶紧收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理了理覆盖着沙土的发型

    虽然理着理着,小黑才发现自己控制的是傀儡人,没有发型

    同样的,太二真君也是扬了扬额前的刘海,正了正左眼的口罩

    小龙女缓缓落地,迈着小短腿“吧嗒吧嗒”地朝着二人走上前,从小小的背包中开心地拿出两张纸,抬着小脑袋举起小手递给二人:

    “这是念念今天练习的书法,送给小黑叔叔和太二叔叔。”

    太二开心一笑:“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谢谢念念。”

    “不过念念写的不太好看”小念念低着脑袋,两根小食指互相戳着,看起来有些没有自信。

    小黑和太二真君蹲下身,接过纸张轻轻展开。

    “不会啊,念念写的很好看的。”

    “是啊是啊,念念的字很有灵气,就像是小念念一样可爱哦。”

    “真的吗?”

    小念念抬起额头,眼眸开心的看着俩个叔叔。

    “真的真的。”小黑揉了揉念念的小脑袋,从自己的肚子里中拿出一个小球,“既然念念送给叔叔念念的字,那叔叔也送给念念一个小礼物,这是一个星空小球,放在房间中,只要按下去,就是一片美丽的星空哦。”

    念念小手抱过小球,小尾巴开心地摇啊摇:“谢谢叔叔。”

    “我也送念念一个小礼物。”

    太二真君从怀中拿出一个八卦图,由于小念念手中抱着星空珠,太二真君就把400平方厘米的八卦图放入小念念的小背包中。

    “这个是一个小拼图,念念如果在家里感觉有点点无聊了,可以拼起来玩哦。”

    小念念开心眯起两道月牙:“谢谢叔叔。”

    “两位还是那么精神啊。”

    孔霸霸走上前,拱手一礼。

    铁甲小宝小黑拱手回礼:“孔先生,咋么今天是捏送念念归家啊?不似般是姜妮子去接念念的么?”

    而撞在院墙散落的树叶也是迅速凝聚,再次盘聚成一条木龙,对着江临吼了一声,从后面直直往江临的菊花冲去!

    “初雪!”

    江临轻声喊道。

    语落剑出,全身通透如同冰雪锻铸的绝美长剑从江临的眉心飞掠而出,由绣花针般大小迅速变成正常飞剑刺向水龙。

    江临也是举手握日,体内暗自调动日月同修心法。

    “吃老子握日一拳!”

    初雪刺入水龙,从龙头到龙尾一穿而过,江临那带火的拳头也是硬憾木叶凝聚的龙头。

    “pg”

    “哗啦”

    一剑一拳过后,水龙变成冰龙,再下一刻冰龙散架,碎成万千的冰晶飘荡于空中,折射着午后的阳光,还有几条被冻僵的鱼掉在地上,已经放弃了挣扎。

    木叶凝聚而成的木龙也是全身燃了起来。

    初雪飞掠江临手中,江临一剑轻挥,初雪的寒气剑浪如同“波动斩”一般向燃烧的木龙冲去,木龙瞬间连渣都没剩下。

    看着正前方的那间小屋,江临再次往前踏去,刚走一步,房门突然打开,还有三个金色武将轰然而出。

    江临想要迈出步伐,结果发现自己的脚掌好像被黏住了。

    不仅如此,自己的双脚已经开始石化。

    “金木水土,那是不是还有火呢?”

    江临微微一笑,翻转初雪,剑尖朝下,一剑刺地!

    就在江临一边撑着下巴钓鱼一边思考人生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钱小胖那欢悦的声音

    “老师!这是我的功课!还请过目!”

    钱小胖毕恭毕敬地拿出一叠纸张递给江临,上面是将近千字的读书感悟。

    江临将小胖的读书感悟瞄了几眼,可是字实在是太难看了,江临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被那啥了一样。

    “老师学生的读后感如何?是否有领略到老师您的些许皮毛?”

    一旁,钱甄多怯怯地问道。

    “这个嘛”

    江临思索着,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行书飘逸,言语感人,理解深刻,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但是却给人一种如同泥土一般芬芳的朴实,尤其是纸张最后的两行泪渍,更显得深刻。”

    “那个老师”钱小胖灵活的扭捏了几下身子,胖脸微红,“其实,弟子一不小心睡着了的口水……”

    “”

    江临把纸张随手放在椅子上,双手往钱小胖的身上擦了擦。

    “老师弟子是不是太愚钝了。”钱小胖低着头,委屈得像一个三百斤的孩子。

    “不!小胖!”

    江临搂着钱小胖的肩膀。

    “其实,纸张上写的什么,这不重要的,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纸上读来终觉浅!

    江临叹了口气,眼神中有种淡淡的忧伤……

    说实话,当江临昨晚知道这是血名阵,而且阵法基本已经成熟的时候,江临就有种想跑路的冲动了……

    虽然说当进到东林城之后,基本上就出不去了,因为江临零星记得,太二真君写的那一本书关于血名阵的一段介绍就是:

    【当血名阵濒临完成,施阵者已无退路,入阵者亦无退路,凡活物强行离阵,终将化为血雾。】

    也就是说当自己一行人踏入东林城的时候,就像是进入了吞噬森林。

    除非是打通里面的boss,否则绝对不可能离开。

    现在的东林城就是一个只让进不让出的牢笼。

    东林城现在就是被一个锅给盖住了,强行冲破这个锅,就会撞死……

    不过对于江临来说,这一切的束缚都是不存在的……

    自己的复活币是可以在方圆百里无束缚任意复活的,这个血名阵怎么可能困得住自己……

    但是江临还是没有选择跑路……

    开玩笑,自己可是豪放派的剑仙!什么时候成了花间派的采花贼了?

    但是仔细一想,如果这本册子一灵石一本的话,那自己不就赚了吗?

    小钱也是钱啊

    而且这也是为自己洗白的好机会啊!

    自己怎么就采花贼了!

    这都是谣言!

    再说覃师兄问的问题也还好,不算太过隐私。

    所以江临和覃萧讨论好事后五五分成,买一本采访册外加一个记录水晶还赠送亲笔签名后,双方一下子就来劲了,一下子就答应了!

    覃萧也是问完师姐要求问的问题后,再多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短短半个时辰,江临就把自己的喜好啊、喜欢吃的东西什么的啊都说了出来,然后再加上感(添)人(油)肺(加)腑(醋)的经历以及江临的内心独白。

    一本采访册就这么形成了,还有记录水晶

    不过覃萧还是摇了摇头,有些搞不清楚师姐在想些什么。

    喜欢江师弟就直接说嘛,还要自己来问这么多。

    而且问的问题没有一个“师弟你是否对林师姐有爱慕之意”类似的问题。

    好像是师姐很怕江临说“没有”一样。

    不过说真的,幸好师姐没让让自己问。

    要不然如果江临说有那还好,但是如果说没有,那估计师姐可能会黑化。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