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6章偷偷发糖
    云湛心中一疼,大步上前,甚至忘了还有外人在。

    “澜澜,你怎么样?”

    夜千澜见是云湛,脸上露出一抹安心的微笑。但由于脸色过于苍白,那抹笑尤其的让人心疼。

    云湛的手指攥了攥,非常想将夜千澜搂进自己的怀里,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大周帝没想到夜千澜竟然会牺牲自己的真气来救云凌,心中也有几分感动。

    造谣生事的小丫鬟见势不好,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悄悄要跑路。

    “站住,你可知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吗?”大周帝威严冷喝道。

    小丫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陛下,我,不,奴婢不敢,不敢欺骗您啊。刚才,她,她确实是要杀了长公主啊。”

    小丫鬟手指着夜千澜的方向,极力撇清自己。

    夜千澜为云凌输完最后一分真气,人便也虚脱的倒下了。

    云湛再顾不得其他,上前一步,将夜千澜接到了怀里。

    大周帝自然看到了云湛有失体统的举动,但这次他却装作没有看见。

    夜千澜靠在云湛的胸膛,抬手阻止了云湛要为她输送真气的举动。云湛对外隐藏了自己会武功的事实,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打算。

    她只是损失了大半的真气而已,以后勤加努力,还是可以补回来的,他还是不要暴露的好。

    云湛看着夜千澜握着自己手腕的小手,眼中微动,喉结滑了滑。

    夜千澜缓了一会,仰头看向云湛,示意自己没事了,他可以放开她了。

    云湛瞥开眼去,假装没有看懂夜千澜的意思。

    夜千澜心中好笑,这个家伙是在闹什么别扭。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轻声道,“太子殿下,我没事了。”

    既然看不懂她的眼神,总能听懂她的话吧。

    夜千澜都表达的这么明显了,云湛无法,只好轻柔的放开了夜千澜。

    夜千澜看向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对大周帝道,“陛下,臣觉得这个丫鬟非常有问题。”

    听到自己捧在手心的宝贝身边竟然有心怀不轨之人,大周帝立马提高了警惕,“有何问题?”

    夜千澜也不隐瞒,将自己来时看到的听到的都一五一十的跟大周帝叙述了一遍。

    听完夜千澜的描述,大周帝眼中闪过深思,“来人,去将给长公主看诊的太医们都找来。”

    “是,陛下。”几名侍卫出列,去往了太医院。

    很快,负责诊治云凌的太医就全部被带到了。

    事关云凌安危,大周帝没有先兴师问罪,而是先让他们去给云凌把脉。

    几个已经白胡子的太医,战战兢兢的轮流给云凌把脉,只不过在把脉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各不相同。

    最后,几个人凑到了一起,嘀咕了一阵,然后齐齐跪下。

    大周帝一见几人的举动,心中一沉,难道,他们唯一的骨血也要保不住了吗?

    没等大周帝的心跌到谷底,跪在最前面的太医开口了,“回禀陛下,长公主已经脱离了危险,只要好好调理,不日就可以恢复。”

    “你再说一遍。”大周帝生怕这是自己的幻听,要求太医再重复一遍。

    “回禀陛下,长公主已经没事了,好好调理,很快就可以醒过来了。”

    这次大周帝听清楚了,脸上是无法言说的喜悦,此刻的大周帝不是一国皇帝,更像是一个疼爱孩子的父亲。

    云湛看到大周帝激动喜悦的神情,移开了眼。

    虽然云湛性格冷,感情不轻易表露,但夜千澜还是从他挺拔的背影上,看出了落寞。

    大周帝高兴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好,赏,通通都有赏。”

    “谢陛下,但这次长公主能够脱离危险,还多亏了东方神医的那颗药丸。”

    “是的,陛下,臣等才疏学浅,竟没有发现,毒其实是藏在长公主的心肺里。但说来惭愧,就算臣等知道,也是无法解的。”

    大周帝点头,心中暗道,如果你们有东方鼎厉害,那你们就不是太医,而是神医了。

    “不,你们胡说,不是这样的,长公主吃了那颗药丸后,就吐血不止,明明是要人命的毒药,怎么在你们口中就成了神药呢。

    要不是我家公主命大,早就不在了。你们怎么能这么恶毒,收了别人的好处就颠倒黑白。”

    小丫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个人怒怼八九个人。

    能当上太医的,都是有真本事的,而且,多少都是有脾气的。在皇帝面前做小低伏也就罢了,对待一个奴婢,他们实在不用忍着了。

    “你这个丫鬟,当真很有问题。我们之前跟你说的是要勤通风,你却将所有的窗户都关了起来,而且,还在床前拉了厚重的帘子。

    因为你是长公主信任的人,我们也没有怀疑你。现在看来,你好像并不想长公主醒过来。”

    太医的话很直接,丝毫没给小丫鬟留面子。

    大周帝听了太医的话,也开始起疑了,他之前来看凌儿的时候,更多的是担忧和焦虑,所以忽略了很多细节。

    但细节是不敢让人揣摩的,只要前后一贯穿,马脚就露出来了。

    “来人,将这个小丫鬟抓起来,投入刑部,严刑拷打,务必要问出有用的消息。”

    “是,陛下。”

    “等等,你们不可以抓我,不可以的,长公主最喜欢我,如果她醒来看不到我,会伤心的,你们忍心让她伤心嘛。”

    小丫鬟的话颇有几分威胁的意味,但却让大周帝犹豫了。凌儿从小丧母,他所能做的就是力所能及的补偿她。

    如果她真的喜欢这个丫鬟,他惩治了这个丫鬟,恐怕要让凌儿伤心了。

    见大周帝沉默,小丫鬟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哼,只要她稳住那个蠢公主,就算是大周帝也不敢将她怎么样的。

    “父皇,这次如果不是夜小姐,皇姐的命恐怕都要保不住了。”

    云湛点到为止,并没有劝说大周帝处置了这个丫鬟,但有些话往往说一半更管用。

    果然,大周帝犹豫的神色转变为坚定,“来人,带下去,如果长公主醒来问起,就说得病暴毙了。”

    小丫鬟的瞳孔微微睁大,她是真的没想到,她的筹码竟然不管用了。

    “不,你们不要抓我,我没罪,有罪的是夜千澜。”

    小丫鬟被带走了,还不忘诋毁夜千澜。

    人被带走了,也安静了,大周看向夜千澜,“夜爱卿此次救长公主有功,朕要重赏,就官复原职吧,封号仍然是璇玑将军。”

    夜千澜早就已经宠辱不惊了,天家的宠爱向来都是喜怒无常的,她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她这次也确实立了功,而且,云湛也必定为她付出了不少,所以,这个赏赐她受的心安理得。

    想到这里,夜千澜行礼谢恩,“臣谢陛下恩典。”

    大周帝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夜千澜波澜不惊的一句话,却让在座的人无法淡定了。

    历来被皇帝厌弃的人都是很难翻身的,但夜千澜却用这么短的时间,不但翻身了,还官复原职了。

    这?这也太快了点吧。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陛下还是非常仰仗夜千澜的。

    夜千澜走到床头边,端起那碗已经冷掉的汤药,递给离的最近的一名太医。

    “张太医,请您帮忙检查一下,看看这汤药的成分。”

    张太医赶紧双手接过,连连道,“璇玑将军太客气了,这是应该的,我这就检查。”

    张太医怕自己检查的不准,又叫其他的太医一起检查,最后,得出了一个令人后怕的结果。那就是这碗汤药不是按照他们开的药方煎熬的,不,也不能说全不是,而是被人加入了一味药。

    一味能活血化瘀的药,这药在平时吃倒是没什么,但是给不断吐血的人吃,那病人将会雪上加霜,更加吐血不止。

    “陛下,怪不得臣等开了那么多止血的方子,不但没用,反而还加重了长公主吐血。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人在暗中动了手脚。

    陛下,这次如果不是璇玑将军及时赶到,并用真气护住了长公主的心脉。

    就算是东方神医在此,长公主也救不回来了。”

    大周帝听了太医的分析,眼中迸射出杀意,“去,将那个小丫鬟再给朕带回来。”

    之前,大周帝以为这个小丫鬟不过是仗势欺人,嚣张跋扈,现在看来,她是包藏祸心,连自己的主子都敢害。

    最最重要的是,他要问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这个丫鬟毒死凌儿。

    可惜,小丫鬟没有被带回来,却带回来了她的尸体。

    大周帝怒气不消,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侍卫不敢隐瞒,叙述道,“回陛下,这个小丫鬟的牙底下藏了毒,她就是趁我们不注意,咬破毒囊,自杀的。”

    普通人怎么会在牙齿底下藏毒囊?这个小丫鬟看来还有着其他身份,难道,是和前朝势力有关吗?

    夜千澜和云湛快速的对视了一眼,又迅速的错开了目光。

    大周帝平复了一下怒气,“继续给朕查,将跟这个丫鬟有关的人都给朕抓起来,一个个拷问。”

    “是,陛下。”侍卫再次领命下去办了。

    长公主云凌已经脱离了危险,夜千澜下毒毒害长公主的罪名自然也就洗清了。夜千澜失真气过多,刚才又说了那么多话,整个人更加的虚弱了。

    强忍着没有倒下去,但出了宫门口,夜千澜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软,朝地上摔去。

    一直跟在夜千澜身后的云湛,瞳孔微微睁大,几乎是瞬间就到了夜千澜身后,稳稳搂主了她的腰。

    夜千澜强撑着眼皮,见是云湛,便安心的睡了过去。

    云湛将夜千澜打横抱起,大步朝夜府的马车走去。

    夜千澜自从被夺了将军之位,出行几乎都是马车。因为被夺了将军之位的夜千澜,就只是夜将军府的嫡小姐,凡事不可越了规矩。

    因为夜千澜被大周帝的侍卫带进了宫,小桃实在放心不下,便带着马夫一直在宫门口等着。

    现在见到她家小姐毫发无损的出现在宫门口,小桃是非常高新的,但没等高兴的迎过去,她家小姐就晕倒了。

    而且,现在还被太子殿下抱在了怀里。小姐可是未出阁的女子,太子殿下如此做可是会毁了小姐的清誉的。

    “太子殿下,将人交给奴婢吧。”小桃大着胆子挡在马车门口,不让云湛进去。

    “你想让更多的人看到你家小姐被本宫抱着吗?”

    宫门口虽然是皇家重地,但来来往往的人还是不少的。

    为了夜千澜的名声着想,小桃只得将门口的位置让出来。云湛抱着夜千澜上了马车。

    小桃本以为云湛将夜千澜抱进马车就会离开了,却没想到,云湛丝毫没有要将夜千澜放下的意思,而是给她调整了一个姿势,让她舒舒服服的躺在他的怀里。

    小桃只看了一眼就红着脸跑马车外面跟马夫坐着去了。

    太子殿下刚才看小姐的眼神真的好温柔啊,说是能滴出水的温柔也不为过。

    马夫见小桃一直用手捂着脸,摇了摇头,专心赶车,半个时辰后,马车直接停在了夜千澜的暖阁前。

    不用小桃说,云湛已经挑开马车上的帘子,稳稳的抱着夜千澜下了车。

    看着淡定的往自家小姐闺房走的太子殿下,小桃赶忙跟上去。小姐这是在人怀里睡了一路啊,也不知道小姐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

    更不知道小姐醒来后会不会责怪她没有阻拦啊,其实她是阻拦过的,可惜,太子殿下太强悍,几个眼神就让她说不出反对的话了。

    而且,小姐跟太子殿下真的好配啊,如果他们能够在一起,那也是一桩美谈啊。

    夜千澜被带走,夜夫人一直担心着,知道她回府,赶忙带着丫鬟急匆匆的赶来了。

    但当看到给夜千澜掖被角的云湛,夜夫人愣了一下。太子殿下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屈尊降贵的给人做掖被角这样的事。

    小桃见夜夫人站在门口,赶忙行礼道,“奴婢见过夫人。”

    云湛听到小桃的声音,也转过头,对着门口的欧阳柳微微颔首。

    欧阳柳忙回礼,“臣妇见过太子殿下。”

    云湛虚扶了一下,“夜夫人不必多礼,本宫只是送夜璇玑将军回来。现在人已经安全送到,本宫也该回去了。”

    “是,多谢太子殿下。”欧阳柳压下心中的疑虑,恭送云湛离开。

    等云湛走后,夜夫人才问道,“小桃,太子殿下为何叫澜儿璇玑将军?”澜儿已经被夺了璇玑将军的尊号,云湛是最守礼的人,万不会弄错的。

    小桃摇头,“夫人,奴婢也不知。小姐出了宫门口就晕倒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醒。”

    听了小桃的话,夜夫人赶忙来到夜千澜的床边,摸了摸她的额头,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提着的心才算放下了一半。

    “小桃,去将府医叫来。”

    夜千澜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因为在回来的路上,云湛还是将自己的真气度了大部分给夜千澜。

    府医很快赶来,给夜夫人行了礼,就开始给夜千澜诊脉。

    一刻钟后,府医开了个方子递给小桃,“回禀夫人,小姐没有大碍,只不过是消耗过度,好好补补,很快就能恢复了。”

    夜千澜年轻,恢复能力快,再加上食补和药补,夜千澜很快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夜夫人的心放下了一半,又止不住的担忧,都说伴君如伴虎,真的是太对了。

    她的澜儿那么好,却屡次被污蔑,这次更是险些去了半条命。

    夜夫人命所有的人都下去,让小桃去煎药,自己则是亲自守在夜千澜的身边。

    夜千澜从小就有踢被子的习惯,即便是身体虚弱着,这个小毛病仍然存在。

    看着被踢开的被子,夜夫人无奈摇了摇头,起身将被子拉起来,想要给她重新盖上。

    但当看到夜千澜腰间挂着的玉佩时,拉被子的手却仿佛被定住了。

    夜夫人出身名门,眼界颇高,几乎是瞬间就认出了夜千澜腰间玉佩的来历。

    那可不是普通的玉佩,那是只有皇族皇子和公主才有资格拥有的龙纹佩。而澜儿身上这枚,不论是做工还是材质,都堪称极品。

    能够拥有这块玉佩的人?

    夜夫人不敢想下去,赶紧将被子给夜千澜盖好,心中却是不平静了。她这一生也算是孤苦,虽然夜将军为人正派,不好女色。但两人常年分居两地,这再好的感情也会打折的。

    所以,夜夫人不想让夜千澜嫁人豪门,更是不想让她嫁入皇家。她只想澜儿能够找一个相爱的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度过一生。

    但现在看来,很多事并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怎样的。

    夜夫人压下心事,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继续守在夜千澜的床边。

    第二天,夜千澜觉得自己好多了,还打了一趟拳,正在桌前陪夜夫人吃早餐。就有家丁从门外飞奔进来,家丁虽然跑的急,但说话还是条理清晰的,这点足见夜将军的家教是非常严格的。

    “夫人,嫡小姐,出事了。”

    夜千澜放下粥碗,优雅的擦了擦嘴,才问道,“发生了何事?”

    小桃替夜千澜盛了一碗汤,放在她的右手边。

    家丁如实将外面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听了家丁的描述,夜千澜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原来,家丁口中的出事了,是公孙南的母亲带着女儿来夜将军府的门口闹了。

    “小姐,这个公孙夫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儿子自杀跟我们夜将军府有什么关系。”小桃要气死了,公孙家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夜夫人的眉头也蹙了起来,“澜儿,这件事你不要出面,你身子还弱,母亲可以处理好。”

    夜千澜摇头,“母亲,她们是冲着我来的,如果我不露面,她们怎会善罢甘休。”

    夜夫人正要再劝说夜千澜,夜老夫人就带着人气咻咻的跑来了。

    “夜千澜,你这个不肖子孙,还不赶紧滚出来。我是老了,但还能走动路,这世间的不平事,我还能管一管。”

    小桃厌恶的皱眉,夜将军府一门英豪,怎么就出了夜老夫人这个搅屎棍。

    夜千澜也皱眉,对这个祖母真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

    夜夫人虽然眉头也皱着,但语气还算客气,“我们出去看看。”

    看来,是公孙家那边找上了老太太。

    夜老夫人正跳着脚辱骂夜千澜,就被一道视线冷冷的钉住了。

    夜千澜站在门口,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淡淡的道,“祖母还请慎言,否则,孙女手里的匕首可不是吃素的哦。”

    夜老夫人虽然骂人骂得凶,但也是真的怂。见到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的匕首,吓得缩了缩脖子,也没有刚才那气势了。

    夜千澜就知道,对付这个老太婆只能来硬的,否则,你跟她说再多,她都听不进去。

    夜老夫人觉得自己丢了面子,不甘心的又道,“夜千澜,你敢做还不敢当了,都将人逼死了,你怎么还能跟无事人一样呢。”

    夜千澜走进了夜老夫人几步,吹了吹匕首锋利的刀刃,“祖母,你怎么知道人是我逼死的,你亲眼所见?”

    夜老夫人吓得又是身子一阵抖擞,“这还用亲眼所见?我外孙子的绝笔信可是都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

    “哦?外孙子?呵。”夜千澜一声呵吓得夜老夫人后退了好几步。

    “你不要胡来啊,大周国最注重孝道,如果你敢对我不敬,我就去告御状,让你彻底官声扫地。”

    被夜老夫人这么一吓,夜千澜乖乖的点头,“嗯,祖母说的有理,所以,为了以防祖母去告御状,我是不是应该先废了祖母的腿呢。”

    说完,还将匕首朝着夜老夫人的膝盖处比了比。

    夜老夫人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直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看夜老夫人那怂包的样子,夜千澜将匕首入壳,无辜的耸了耸肩,走到夜老夫人面前。

    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残忍的话,“祖母最好弄清楚,你吃的是谁的,喝的是谁的?还有,您那不是很光彩的身份。”

    提到曾经的庶女身份,夜老夫人咬了咬牙,但最终还是没敢顶嘴。

    夜千澜的脸严肃起来,对着夜府的侍卫道,“还不赶紧将老祖宗扶起来。”

    “是,璇玑将军。”

    夜千澜官复原职的圣旨昨日连夜就来了,所以,现在帝都的人都知道,夜千澜已经重新获得大周帝的看重,又是那个无上荣光的璇玑将军了。

    但有人替她高兴,也有人幸灾乐祸的等着,看她什么时候再摔下来。

    侍卫扶起夜老夫人,就将她带去祠堂的方向。

    “喂,你们这帮狗奴才,快放开我。夜千澜这次可没有说让我在祠堂思过,你们凭什么自作主张。”

    夜老夫人几句话倒是差点将夜千澜说乐了,夜千澜朝着侍卫摆了摆手。

    侍卫会意,松开了夜老夫人的胳膊。

    夜老夫人以为夜千澜要放过她了,嘴角刚挂上得意,就被夜千澜接下来的话浇灭了。

    “以后就不要让她去打扰我夜家的列祖列宗了,就在她自己的院子里思过吧。”

    “是,璇玑将军。”夜千澜一句话等于将夜老夫人禁足了,而且,还没有说期限。

    “夜千澜,你敢这样对我,你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吗?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报应呢。

    解决了夜老夫人,夜千澜和夜夫人一起来到了门口。

    公孙南的母亲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门口已经围满了人。

    公孙南的母亲身为朝廷命妇,此刻也顾不得仪表了,如泼妇一般坐在夜将军门前的台阶上,死赖着不走,嘴里还喊着还他儿子的命来。

    公孙南的母亲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曾被夜千澜和夜千绝合力赶出府的公孙柔。

    那个在前世,害了她哥哥一生的女人。

    围观的百姓见夜千澜出来了,都主动安静下来,听夜千澜怎么说。

    夜千澜看了眼坐在地上,形象全无的公孙夫人,嘴角勾了勾。

    “公孙夫人,我将军府的台阶每日都擦,干净的很,就不劳你再给擦了。”

    夜千澜的话中尽是嘲讽,让公孙夫人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也不赖坐着了,直接起身,走到夜千澜身边,开始了破口大骂。

    “夜千澜,你这个贱人,你这个……”后面的话是越说越难听,让周围的百姓都暗暗皱眉了。

    这个女人真是好大的胆子,连陛下亲封的璇玑将军都敢如此辱骂,当真是要佩服她的勇气。

    等公孙夫人骂完,夜千澜拍了拍掌,“骂的甚好,怪不得公孙南要自杀,就是有了你这个道德败坏,口无遮拦的母亲,他才会想不开自杀的吧。”

    公孙夫人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夜千澜竟然不主动提赔偿的事,竟然还在跟她正面刚。她是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严重性啊,死的人是她的儿子,朝廷命官的儿子,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的。

    夜千澜现在不但不为自己辩驳,反而还敢惹怒她。真是看她南宫府没人了是吧。

    南宫柔从夜千澜出来就一直没有说过话,此刻见夜千澜如此奚落自己的母亲,仗着胆子回嘴道,“璇玑将军,你是高高在上,得陛下恩宠的将军,我们只是小门小户的公子小姐。

    求求您,您就高抬贵手,给我们母女一条生路吧。”

    说完,还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如果说刚才公孙夫人大吵大闹,又骂人让人很是不耻,此刻南宫柔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倒是让人生出了几分怜惜。

    “璇玑将军,人真的是你逼死的吗?”人群中不知是谁,问了这么一句。

    夜千澜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给暗处的影使了个眼色。然后才回复那道声音的话,“陛的圣旨说明了一切。”

    “陛下的圣旨?哦,我知道了,是指昨日将夜千澜官复原职的圣旨吧。”

    “对哦,陛下是最宠爱长公主的,如果人真的是夜千澜杀的,怎么还会给她升职呢。”

    “喂,我们现在说的是公孙南死,长公主的死先放一放。”

    围观的人分成了三帮,有的认为夜千澜是无辜的,有的则是认为这一切都是夜千澜设计的。还有一帮,就是中立的,既不赞同夜千澜是无辜的,也不说夜千澜就是杀人凶手。

    “来人,竟敢污蔑辱骂朝廷命官,掌嘴五十。”夜夫人欧阳柳冷冷的道。

    夜千澜不是普通的朝廷命官,她是最年轻的女将军,而且,还被大周帝赐予了璇玑二字。所以,夜千澜的分量是极重的,掌公孙夫人的嘴也不算冤枉了她。

    公孙夫人急了,她来不是被打脸的,她来是要搞死夜千澜,从她这里拿好处的。

    公孙夫人赶紧给公孙柔打眼色,示意她接着哭,接着扮可怜,争取让大家都站在她们这边。

    公孙柔给了公孙夫人一个放心的眼神,继续哭诉道,“璇玑将军,我不知道你是否是清白的,但我哥哥却因为这件事而死了。

    人死为大,我公孙府不希望他死的那么不明不白。”

    “哦?你哥哥不是在信中写的很清楚了吗?”

    “是很清楚,就是因为我哥哥在信中提到了你,我们才要请璇玑将军给一个说法。”

    夜千澜歪着头,讽笑道,“什么提到了我?你哥哥信中说看不惯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他以死明志,来引起大家对这个案子的重视。”

    公孙柔仔细斟酌夜千澜说的每一句话,觉得都没有问题,是她哥哥信里写的那样。

    “璇玑将军,你没有杀我哥哥,我哥哥却因为你而死,所以,你就不会觉得愧疚吗?”

    “停,打住。什么你哥哥因为我而死啊,你哥哥是因为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而死,也就是说,你哥哥的死跟真正的凶手有关,而不是我。”

    “你不就是凶手吗?夜千澜,你敢做不敢当,真是让本夫人都看不起你。”

    夜千澜摇了摇手指,“错,我不是凶手,至于凶手是谁吗?不如,让长公主本人给你们回答吧。”

    “长公主?长公主不是死了……吗?”

    那个吗字非常尴尬的延长了语调,因为在他们的身后,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侧边的帘子被挑开,长公主那张美丽却倨傲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云凌此刻出现在这里,夜千澜也是疑惑的,按理说她昨日才醒过来,到底是谁这么大的面子,能让她一醒就出现在众人面前给她洗清罪名呢。

    要说是长公主要感谢她的救命之恩,才赶来还原真相的,这个理由她是不信的。云凌并不是知恩图报的人。

    但云凌非常惧怕云湛,所以,应该是云湛让重伤初愈的云凌赶来的吧。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