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06章 凭什么
    淳宁被王笑拉着手,低声道:“我明白夫君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如果夫君想让她进门,我不会……”

    “不会进门。”王笑道:“我和布木布泰之间分寸怎么说呢……你就当我和她都是为了汉蒙,甚至汉蒙满各族的融合而一起努力奋斗的同伴吧。”

    唐芊芊瞥了王笑一眼,似在看他这句话到底正经不正经。

    王笑又道:“她曾经想过要伤害你们,我不会让她进门,这是她做错事的结果。你们不必觉得自己不‘大度’,不必要遵遁礼教要求你们的大度。

    另一方面,她真心愿意帮我促进各族的融合与团结。我也不必再提防她、怨恨她。我若连一个一心……我的女人都不能原谅、包容,又何以包容各族百姓。

    没有足够宽广的心胸,哪能为后代留下足够宽阔的疆域?

    近来,朝中多有人对这个各族的政策有所异议。总有人说蒙古、辽东打过去就好了嘛,但在没有一个合适的治理政策出来前,打过去了又怎么样呢?只能满足少数人‘封狼居胥’的功业而已。

    打下的疆土不能稳固、民众不能归化,只能在青史上写一笔‘盛世’,有什么用?那些军饷钱粮,是老百姓一锄头一锄头种出来的。供给我们打仗,是为了让四海一家,后世再没有‘异族’入侵。而不是为了谁去立战功流传千古的。

    这是我伐辽的态度。在现阶段,支持我融合各族的就是我的同伴。这就是我想和你说的分寸……”

    淳宁颇受感动,唐芊芊却是早看透了王笑,嗔道:“说的好听,不过是带那女人去趟关外,满嘴的冠冕堂皇……”

    总之王笑既然安抚了家中数位妻妾,到了六月二日,他便启程去往大宁都司,同行的还有布木布泰,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王玄烨、王融……

    ~~

    而随着时间到了六月,盛京城中的岳乐愈发忙碌起来。

    这日他还在崇政殿接见诸王,商议政务,忽听外面传来奴才们的一声疾呼。

    “皇上,皇上,安亲王还在……”

    岳乐转过头,已看到福临大步冲殿中。

    他于是道:“你们都下去吧,我有事向皇上禀报。”

    福临似乎冷笑了一笑,道:“安亲王好大的摆排场啊。”

    岳乐苦笑着,站起身走到福临面前,郑重拍了拍袖子行了一礼,道:“我是皇上的奴才,为皇上办事,不敢摆排场。”

    “朕看你是想当这个皇上!”

    福临大吼一声,目光看去,见岳乐低着头,小小的辫子上夹杂着一半白发。

    他刚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了,却又听岳乐说了一句大逆不道的。

    “我若要当皇上,早就当了。”

    福临眼睛一瞪,因岳乐这句话勃然大怒。

    但福临终究还是有理智的,忽然又想到,生气又怎么样呢?岳乐说的有错吗?他现在要想当这个皇帝,自己凭什么阻止?

    怒气冲冲的来,到此时还是只能把怒气又憋回去。

    岳乐这感受到福临冷静些了,这才抬起头,问道:“皇上是因为襄亲王的婚事来的?”

    “是。”福临道:“你明知道朕想娶董鄂氏进宫,为什么还敢?为什么还敢?!你若是想打压朕,朕告诉你,大可不必……”

    “皇上觉得自己凭什么争得过襄亲王?”

    福临又是一愣,感到无比的吃惊。

    什么叫争不过博穆博果尔?博穆博果尔算什么东西?不过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比得上自己九五之尊的皇帝?

    可笑!

    可笑至极……

    然而,岳乐竟是很认真地又问了一遍。

    “时至今日,皇上还觉得自己比襄亲王重要不成?”

    “你……你……朕……”

    仅仅就这一句话,福临只觉一口气堵到嗓子口,堵得他要窒息过去。

    好久,他才顺过气,道:“博穆博果尔才多大,他……”

    “他额娘是太妃。”岳乐道:“先帝在时,他额娘是西宫大福晋,地位高过皇上的额娘。子凭母贵,襄亲王之尊贵,不输皇上。甚至……”

    “那又怎么样?!朕才是皇帝!”

    “襄亲王的额娘,是蒙古阿霸垓部郡王之女,不仅如此,她还曾是蒙古林丹汗的大福晋、八大福晋之首,是察哈尔的囊囊太后。她还有一个儿子,是如今的察哈尔亲王。”

    “那又怎么样……”

    “襄亲王背后,代表着漠南蒙古诸部在我大清的利益。他同母异父的兄长……”

    “放屁兄长,朕才是他的兄长。他甚至都没见过那察哈尔的阿布奈……”

    “重要吗?皇上你是聪睿之人,难道不明白这其中道理?见没见过这重要吗?襄亲王,他这个人在我大清宗室中有多尊贵,他背后的蒙古娘家就在我大清朝有多大权柄。”

    岳乐话到这里,接着又道:“眼下这个时候还不同于以往,王笑正在会盟蒙古诸部。阿霸垓部因为是襄亲王娘亲家,还愿意坚定地站在我们大清这一边。一旦它倒戈了,皇上知道会是怎么样吗?更别提势力最大的察哈尔部了!

    我们女真才多少人?这些年又战死了多少人?满蒙一家,若没有太祖与先帝坚定这个国策,能有大清吗?满蒙一家,这是我大清立国的根!

    皇上你为什么能当这个皇上?为何如今这个位置上的人不是豪格?豪格一生立下战功无数,先帝驾崩时他正当壮年,这样一个皇储的最佳人选,为何就不能登上帝位?

    豪格母亲可也是大福晋,乌喇纳喇氏可不是什么小氏族。但又怎样?乌喇纳喇比的上科尔沁吗?!”

    福临已然无言了。

    但他还是摇着头,不停摇着头。

    岳乐伸出双手,一把捧住他的对,不让他摇。

    “皇上!还不愿承认吗?你为什么能冲幼之龄继承大统,不是因为你战功比的上豪格,不是因为你雄才大略胜过多尔衮,就只是因为你血上流着科尔沁的血而已啊。

    但现在,你还剩什么?你的额娘不在了,吴克善也背叛了,科尔沁投靠了楚朝。你算什么?我说一句实话吧,皇上,你没了你额娘,你……屁都不是,你……凭什么与博穆博果尔争?”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