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强戴戒指
    而此时,西餐厅里,盛莞莞仍旧被刘凯文抓着手臂,哪里都去不了。

    本想找机会跟服务员求助。

    奈何没有刘凯文的命令,服务员根本不敢到这一楼层。

    眼看着刘凯文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安全起见,盛莞莞既不能说话刺激到他,也必须要想办法安抚他的情绪,让他不要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凯文先生,跟你合作,我的确觉得很开心,很荣幸能够拥有一位像你这样的合作伙伴,相信我们在接下来合作的道路上,肯定会一帆风顺,可是请原谅,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仅限于合作伙伴而已了。”

    盛莞莞的说话语气尽可能温柔似水。

    尽管这种语气,她并不是十分习惯。

    但是除此之外,她哪里还有别的选择?

    如果真的将刘凯文激怒的话,天知道,他还会做出怎样过激的举动来?

    尤其她现在还是怀有身孕的状态。

    哪怕不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也必须要为了腹中的小家伙考虑一下。

    要是刘凯文真的发疯的话,那么她就算拼尽全力,也一定会保护小家伙的安然无恙!

    可是,此时的刘凯文,却根本听不进去盛莞莞的这番话。

    他只是迫不及待希望她能够答应自己的要求,不再继续跟凌霄在一起,而是选择他。

    于是他皱紧眉头,紧盯着盛莞莞的脸,语气听起来有些霸道的喃喃自语。

    “不,我想要的并不是合作伙伴的关系,盛小姐,你是知道的,我希望能够跟你有更进一步的发展,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嘛,没跟我接触过,你又怎么能确定,我的优秀程度比不上凌霄先生呢?”

    说完,刘凯文更紧的抓着盛莞莞的手。

    “我不否认你的优秀程度,可是优秀归优秀,我并不是个擅长移情别恋的人,凯文先生,你又何必要强人所难呢?”

    盛莞莞并不想跟刘凯文浪费口舌的解释,她跟凌霄之间,能够走到今天实属不易。

    毕竟作为旁观者,仅仅只是听她这么说,他恐怕也无法理解。

    最让盛莞莞感到头疼的,就是不知道他到底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纤细的手臂在他用力的抓握之下,已经隐隐开始有些红肿了。

    伴随着他不知怜香惜玉的继续用力,疼痛的感觉,不断浮现在盛莞莞的脑海中,甚至已经快要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盛小姐,我真的很喜欢你,当然,我不介意你有孩子,真的。”

    刘凯文瞪大眼睛继续说道。

    尽管每每他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盛莞莞都没有去接,但她的隐忍跟让步,似乎已就不能让眼前的男人心满意足。

    见她迟迟不愿意接纳自己,刘凯文开始心急如焚了。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不顾一切的走上前,并一把将盛莞莞拽了起来,试图强行搂住他。

    没想到刘凯文竟然会这样做,盛莞莞随即眉头紧锁。

    “刘凯文,我警告你别乱来,如果这件事被我丈夫知道,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愤怒警告着,盛莞莞希望刘凯文能够保持一丝理智。

    可是,她的提醒,在激动的刘凯文眼中,却显然不算什么。

    盛莞莞越是警告他,他就越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抱住她,亲密接触。

    “纵然那位凌霄先生实力雄厚,但是强龙难压地头蛇,想必他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来,盛小姐,只要你答应我的求婚,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你看,为了跟你表白,我甚至就连戒指都准备好了。”

    说话间,刘凯文亮出一枚早就准备好的戒指。

    硕大的珠宝戒指,在西餐厅流光溢彩的灯光中,显得格外光彩夺目。

    只不过盛莞莞的无名指上,已经有了一枚钻石戒指,根本腾不出地方再去戴上这枚珠宝戒指。

    刘凯文仿佛也意识到这点。

    他微微皱眉,开始喃喃自语说。

    “明明这样的珠宝戒指最适合盛小姐,以你的气质和神韵,这样的钻石戒指实在是太普通了,不过你别着急,我这就帮你摘下来,然后帮你带上珠宝戒指,这样就完美无缺了,对不对?”

    说干就干。

    不顾盛莞莞的挣扎拒绝,刘凯文就要强行将钻石戒指从盛莞莞无名指上取下来。

    这枚戒指,可是盛莞莞当初跟凌霄结婚的时候,他亲自帮她戴上去的。

    无论款式还是钻石质地,都属于最上等的存在。

    最主要的是,这枚钻石戒指的存在,宛如代表着她跟凌霄之间的甜蜜婚姻般。

    就这样被刘凯文一个外人随随便便摘下来,盛莞莞怎么能够甘心?

    “刘凯文你放开我,不准碰我的戒指,这是我的婚戒,你有什么资格随意触碰?”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盛莞莞呢?

    她早就对刘凯文忍无可忍了。

    偏偏这个男人还要继续在她面前放肆。

    渐渐的,盛莞莞只想快点摆脱他,于是干脆伸手,用尽全身力气,将刘凯文推开了。

    情绪激动的刘凯文提前根本没有防备,就这样狼狈的被盛莞莞推开了。

    踉跄几步之后,他差点直接摔倒在地。

    索性一把扶住了餐桌,这才不至于倒地的过于狼狈。

    不过即使如此,他转头重新看上盛莞莞的眼神,目光却在悄无声息间,发生着改变。

    皱紧眉头,他仿佛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盛小姐,你竟然伸手推开了我?”

    刘凯文苦涩的一笑。

    与此同时,他一双眼神中,露出了凶神恶煞的表情。

    盛莞莞还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刘凯文,危险的气息,在身体四周不断蔓延着。

    此时餐厅这一楼层之中,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万一刘凯文真的发疯,做出伤害她的举动来,恐怕盛莞莞连求助的对象都没有。

    想到这儿,她开始警惕性的不断后退,应对着不停笔上前来的刘凯文。

    “我不是故意的,凯文先生,如果你能冷静一点的话,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请你不要再胡闹下去了,难道你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就此破灭吗?”

    急中生智,盛莞莞用合作关系来威胁刘凯文。

    希望他就算已经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也会顾虑一下他们之间的合作项目。

    然而,盛莞莞却高估了刘凯文……

    听到她这么说,刘凯文仿佛听到了一个有趣的笑话般。

    他鄙夷的冷哼一声,眼神中夹杂着些许讽刺和嘲笑。

    “关于项目的合作,如果合作对象不是盛莞莞你的话,我对这次的项目根本不感兴趣,你用项目为借口的话,根本威胁不到我。”

    刘凯文哼道。

    随后他一个箭步,便朝盛莞莞扑了过去。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行为,盛莞莞只觉得危险感十足。

    就像是饥饿的野狼,看到盘中餐一般存在的小兔,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只想赶紧果腹似的。

    只不过,成为小兔的感觉,在盛莞莞看来,实在是太煎熬了。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争吵声。
为您推荐 留言反馈